談起上海的汾陽路,過去的印象是蔣宋美齡(愛廬)、白崇禧將軍(作家白先勇的父親)等名人的故居。現在的上海人,會聊到高檔的寶萊納啤酒餐廳,這裡連德國前、後任總理柯爾、施若德都曾是座上客,因為南僑食品董事長陳飛龍在那裡開餐廳後,也帶動附近成為汾陽一條街的餐廳新景觀。這是台灣人的力量。

台灣人的力量,也改觀了上海的仙霞路。仙霞路如今的別稱叫做「小台北」,豆漿店、賣檳榔的、KTV、各式台灣小吃店林立,市況熱鬧。但是,回顧五年前,這裡連路燈都沒有。改變這一條街歷史的人是一位來自台灣的女子,叫陳麗棻。她讓這一條街展現了新的生命力,她自己也從蝸居農舍的負債者,破涕為笑,成為上海台商的大姊頭。

這一年來,上海熱,讓很多台灣人興起到上海開店的念頭。過去大家說,台灣錢淹腳目,如今台灣人認為上海錢淹腳目。上海錢,真的淹腳目嗎?上海開店的成功率有多高?上海開店的辛酸有多少?如果你聆聽,經營洗衣店的黃塗龍夫婦,屈腿睡閣樓、騎一個小時路程的腳踏車只為了取兩件衣服的苦楚,也就不難想像有人在大陸失敗後,連回台灣的機票錢都沒有的慘況。

今年三月中旬,由《商業周刊》資深撰述李采洪帶領下的採訪隊伍(包括記者謝柏宏、攝影許永縉、經研室研究員林佩湘)再度深入上海,深入各業種了解台商開店的現況,以及面臨的問題,完成這篇一萬五千字的封面故事報導。

不景氣中,很多人失敗,有更多人在逆境找生機。有人出去到上海了,有人還留在台灣不放棄。這期《商業周刊》,有幾篇規模不大的報導,這些故事提供我們思索困境中的出路,例如去年賺新台幣一億元的建築師劉祥宏,例如(線上遊戲跨兩岸新天王)華義國際(每股盈餘挑戰六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