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最貴的菜,種在哪裡?一位出版界的大老闆在大台北華城的別墅空地種菜。這塊土地市價約三千萬元,但地上種的卻是一把十幾元的青菜。朋友戲稱,這是台北最昂貴的菜。

這一段故事,讓我思考起一塊土地的價值。一塊土地,會因為它位於市區或山區,而有不同的價值。此外,它也會因為它的地上物身價高低而有貴賤之分嗎?一塊昂貴的土地拿來種菜或蓋房子,它的價值有何差異?

可能有的,當一塊高價的土地被蓋上豪宅後,世人的眼光叫適才適用;如果拿來種菜,就成了菜田,世人的眼光叫做可惜。但是,為什麼土地「被人居住」的經濟價值是高於「被人食用」?一塊土地的價值,究竟該如何認定?一個人的人生意義,該如何詮釋?

這位出版界老闆在別墅的院子闢菜園的心境是:逃避繁華塵囂,尋找平凡。這是他年過半百後的人生價值,他也依此,給予那塊土地不同的價值。

人類有權力定義土地的價值,更有權力定義自己人生的價值。

這次《商業周刊》的封面人物主角是國票董事長林華德,他在五十歲之前是一個等待退休的教授,學生眼中「打混」的教授。但是一個楊瑞仁百億元舞弊案,讓他走出校園,走出平凡,成為讓國票反敗為勝的銀行家,更成為如今多起銀行合併案的推手。他厭惡官場,但如今政商界的聞人多是他的友人知交,他為什麼要在人生歲數已過半百之際,重新定義人生,由平凡躍入繁華?

擁有繁華、權位之後,他失去什麼?如果時光倒退,他會重新選擇嗎?

人類擁有的最大權力是定義自己的人生,你可以是一個教授,一個官員,一個商人。你還可以在這些職銜的前面加一頂帽子,例如說,傑出的企業家,或失敗的商人;清官,或污吏……。這次的景文弊案,扯出許多政商名流,我們也看到這些社會有權勢者定義自己人生的手法,教人生氣,讓人悲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