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期《商業周刊》內,有兩個人,你一定要認識。

一位是大通銀行台灣區負責人郭明鑑,一位是最近「背叛」阿扁、投效連戰的廣告人范可欽。前者是這次東元與聲寶合併案的財務顧問,成為這期的封面人物;後者是周旋於兩位總統級人物、民進黨與國民黨間的廣告才子,成為這期特別企畫的焦點。

這兩人,一位是民國五十年次,一位是民國五十一年次,如今是銀行界與廣告界的當紅炸子雞。

以郭明鑑為例,他的購併隊伍只有十個人,但是這支強勢隊伍去年創造十億六千萬的稅前盈餘(資本額一億五千萬元)。相較之下,傳統銀行的模範生,例如玉山銀行去年的稅前盈餘也只有十七億五千萬元,但股本高達一百六十九億元。更遑論其他虧損連連的銀行。

再看范可欽的崛起。幾年前台灣民眾認識他者不多,他因為與崔苔菁談戀愛而聲名大譟。但現在認識他的人可多了,他就是幫阿扁當選總統的廣告才子。去年他幫阿扁罵連戰,現在他幫連戰罵阿扁。可把大家搞糊塗了吧!他說,他不是機會主義者,不是牆頭草。他只承認自己是「廣告商人」。

我為什麼要特別標註這兩人的年齡?因為我最近發現,越來越多民國五十年次的人逐漸在主導台灣商場(姑且不論過去所謂的網路新貴)。這群新商人的崛起會產生哪些微妙的變數?他們價值觀與上一代又有何不同?

這群新商人誕生於民國五十年代,成長於民國六十年代,台灣從農業社會轉變為工業社會就是在這二十年。

想像民國五十年代的畫面,農村台灣,即便台北市都還有一大片稻田。想像民國六十年代的畫面,全世界發生石油與糧食危機,中美斷交,十大建設展開,新竹科學園區與資策會是在那個年代末期成立,台灣經濟起飛。

民國五十年次的人崛起商場,他們的價值觀將會成為台灣商人的新主流。如果你接下來的問題是:「什麼樣的價值觀?」我的回答是:請看這期的《商業周刊》,你自己解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