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春天,我與新浪網董事長姜豐年訪談時,他感嘆商場的爾虞我詐。他很想放下一切,帶著孩子開車旅行一年。他甚至想到,是否要帶一位家庭教師,讓孩子休學期間也能讀書。

這是擁有財富與權勢者的苦悶與幻想。

有一年,我到德國的羅騰堡,住在一個老旅店。這家旅店收費不便宜,因為它的歷史久遠。旅店大廳內放置著一具棺木可說明它的年代,很多遊客會到這家旅店參觀這棺木,因為裡面放了一具據說有千年歷史的骷髏,這骷髏就是昔日旅店的主人。想來,此人也叫做富翁!看著他,我有些好奇,那是一場什麼樣的人生,或者他人生的尾聲發生了什麼事,會讓他在一千年後躺在一個公眾場合。

很多人窮其一生,追求成功,追求財富。有人追到了,但還覺得不夠,因為比爾.蓋茲比他有錢;有人沒追到,以自殺結束生命。

人生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有人一輩子過得很糟糕,走到人生盡頭,還不知道走一趟人間的意義。

這一期《商業周刊》我們報導一小撮很特殊有錢人的故事。我們要說的不是他獲得財富的過程,而是他功成名就後的人生選擇。站上財富與權勢的肩膀後,要走下來,是何等不容易的事。姜豐年說,他環顧周邊幾乎沒有看到這樣的富商。的確,尋找這樣的人,好比到喜馬拉雅山上找富翁,真是難上加難。哪一個瘋子會到喜馬拉雅山上去過日子?

但,如果有人做了這樣的人生選擇,你是否很想聽他心裡的聲音。這題目我醞釀了一年,直到近兩個月才進入執行階段。為了探訪這群人,資深撰述李采洪與攝影主任駱裕隆的足跡從花蓮海邊拉到合歡山山腰。

在這次的封面故事中,我們最遺憾的是沒能找到前任的台灣麥肯錫顧問總經理杜志亮。他三十歲就成為全球麥肯錫最年輕的合夥人,一年半前卻放下優渥的外商專業經理生活,聽說到西藏、中國西南一帶。原本以為他只是暫時雲遊,但是直到如今都未見他重返商場。我們從各種管道試圖尋找他,但是,他像斷了線的風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