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過最美麗的夕陽是在埃及的一處神殿,橙橘色的餘暉輕撫著數千年的遺跡。那情境,彷彿走入長長的時光隧道,看到數千年前埃及法老的身影。不過,禁不起暮色的催促,最後,龐大的歷史帝國被黑夜統治了。

真讓人惋惜!

夕陽再美,終究是「結束白晝」的符號;朝陽不同,它是「開啟白晝」的鑰匙。太陽有其生命週期,公司亦然。你、我都不希望是夕陽下埃及神殿的佇立者,但是,如何才能等到一個朝陽公司?

在黑暗前的等待,你必須忍受徹骨之冷,而且可能只等到一個陰霾滿天。也就是說,並不是每一個初創公司都會成為朝陽。這是等待朝陽的風險。反言之,等到了朝陽,起飛的速度是讓人吃驚。這期商業周刊,我要介紹一位等到朝陽的故事。這個人是方國健,他是戴爾電腦全球採購處台灣總經理。

十年前,他只是一個失敗的貿易商。一個快四十歲了、還準備考托福的徬徨者。但是,因緣際會中,他加入正要起飛的戴爾電腦(Dell)。十年前,所謂的巨人叫做IBM,叫做HP。當時,國際大廠也不認為,台灣業者有能力設計生產筆記型電腦。但是,在他的手中,國際資訊大廠下出第一張筆記型電腦訂單給台灣。

他看著他的協力廠商鴻海與廣達起飛,看著郭台銘與林百里成為獨霸一方的企業領袖。他參與戴爾的草創,也隨著戴爾電腦的崛起,如今享有股票分紅的豐厚利潤。他真的等對了朝陽。圈內人都知道,他是最有錢的「潛水夫」富豪。

裹上一身黑色潛水衣,潛入深海世界,魚群與海龜當然不知道他的身價。換上西裝,走在台北街頭,也很少人認識他。他是物質生活與精神生活的雙贏家。因為他等對了朝陽。

方國健的同儕中,與他同樣努力者,一定不乏其人。但是,我相信很多人現在還在感嘆時運不濟……。選擇夕陽與朝陽,憑運氣,憑智慧,也憑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