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學時,「新聞學」老師留給我們兩個字讓我記憶至今,那就是「厚道」。

當記者的人多少都有使命感,「御用記者」讓人不屑。但是,頂著尚方寶劍批判事情時,有的記者顯得刻薄。這些年,我常在新聞天平的兩端尋找平衡。當我們拿放大鏡觀察公眾人物時,要理直氣壯,要嚴格審視。但是,夠不夠厚道?

處理這一期《商業周刊》的封面故事〈誰「殺」了經濟部長?〉其實,我也陷入了同樣的沉思。

企業界對台灣經濟環境的失望,進而出走,這是最近半年普遍的現象。新政府執政九個月了,為什麼失望氣息瀰漫?透過《商業周刊》的調查,我們發現三分之二的上市、上櫃公司不滿意及非常不滿意如今的經濟環境。

商界不滿意什麼?只是不滿意新政府的停建核四嗎?調查結果顯示,不只如此。經濟部該做的事情,包括對重大投資案的推動、國營事業的改造與再生、產業升級政策、投資環境的改善等項目的不滿意度都超過五成。

誰該對上述數字負責?

經濟部長林信義剛入閣時,企業界對他有非常高的期待。他其實是帶著民意賦予他的尚方寶劍上台的,比前任經濟部長王志剛有更高的聲望。但是,時隔九個月,他的寶劍斬了經濟部內部的一些人事之外,還斬了什麼?企業界看不到。他的寶劍有披荊斬棘出一條經濟的大道嗎?願景與方向是什麼?我們看不到。

正如《商業周刊》資深記者王志鈞的描述:「如果『林信義』代表的是一種企業界扭轉頹勢、向上提升的前瞻精神,那麼是誰『殺』了林信義?是誰讓台灣艾科卡到了政府官僚體系時,魄力就被謀殺了?」大家都認同,林信義身處在一個非常複雜的政治環境。這點是應該厚道視之。但是,如今,時間顯然很不利於他。

林信義還有多少時間,展現過去在企業界的實力?台灣的商人還有多少耐心?或者,歸根究柢看問題,林信義的格局終究只適合當一位企業家?政治江湖的波濤洶湧,可能是大於商場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