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沙漠可以變成一個黃金城市,一塊玻璃也能變成黃金。這是商人的魔術,也是奇蹟。

上個月,我到美國拉斯維加斯度假。八年沒去了,這個沙漠之城更璀璨。近幾年,這裡很流行,把一個城市搬進一幢建築物內。譬如,我這次住在賭城的巴黎飯店(Paris),它的前門是縮小三分之一的凱旋門,屋頂景觀是縮小版艾菲爾鐵塔。走進飯店大廳,艾菲爾鐵塔的一隻腳穿過雲層伸進室內了,賭客們彷彿坐在巴黎的某個露天廣場玩吃角子老虎,因為環繞的室內景觀就是仿巴黎街頭。尤其,室內天空與雲朵非常逼真,讓人每每時空錯亂。

在拉斯維加斯的主要街道上,你可以遊歷紐約、威尼斯、埃及。商人變魔術般把世界最著名的都市、地標空運到沙漠上了。還少了哪一個城市?對了,倫敦!二○○三年,仿英國議會的倫敦飯店(London)將要落成,又是一個新話題。以後,你真的不需要環遊世界。因為拉斯維加斯,一個城市盡納大千。

這地球上如果沒有商人,世界不會如此變化萬千。商人不斷逐利的過程,創造許多魔術與奇蹟。譬如,上述的沙漠變城市,或者這期商周報導的光通訊產業,店頭市場的新股王亞洲光學如何將玻璃變成黃金。

資深撰述郭奕伶如此描述:「一片玻璃可以做什麼?丟在地上,它可能是拾荒者都不願意撿起來的垃圾。但你知道嗎?它也可以是一塊比黃金還貴的玻璃。」這就是商場魔術。

一塊玻璃,因為鍍上數十層、上百層的膜,而身價不凡。但是,在光通訊產業上只有少數台灣商人掌握這些技術,他也就成為握有金棒的魔術師。最近,《商業周刊》資深撰述郭奕伶與攝影江思賢深入亞光的大陸生產基地,探討新股王的傳奇與未來性,有第一手採訪與深度探討。這篇八千字的越洋報導,呈現在本期商周的封面故事上。

玻璃的前身是沙子,經過商業手段後,這小撮沙子的價值卻可以高過黃金、鑽石。這就好比一百年前的拉斯維加斯,原本只是沙漠之城,當第一座賭場Flamingo蓋起之時,還沒有人想像得到它能夠有今日,在沙漠中展現旭日之城的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