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日子,我與甲骨文台灣區總經理李紹唐聊天時,他說壓力很大。外商公司總座的飯碗難端,他每天早上七點半以前一定進入辦公室,無一日例外;半夜,還要與外國老闆對寫電子郵件。為了紓解壓力,他寄情於種玫瑰。為了把玫瑰們養得漂亮肥碩,他還有獨門絕活,上菜市場買魚肚當肥料。玫瑰,是他工作之外的新世界。

我聽了甚覺有趣,衍生出這期特別企畫的議題探討:大人物如何減壓?

我聽說過,某位第二代企業家壓力大到想自殺。壓力與勞累造成過勞死的例子也時有發生。幾年前,我自己也曾經因為壓力過大,視力受到影響。我的眼科大夫很不解地問我:「你從事什麼行業?」

壓力是一個心魔。你衝得越快,他追得越緊。你承擔的責任越大,它的重度也越大。甩開他,需要移轉情境,每個人的方式不同。新第來亨建設董事長許清芳寄情於彈鋼琴,當他的十指進入蕭邦的樂曲世界中,情緒頓時獲得紓解;微軟台灣總裁范成炬減壓的方式是聽水聲,他不但固定跑到郊區聽溪水聲,也在辦公室營造水聲的情境;精實行銷市調部總經理莊雅萌是拿起針線,縫製布娃娃。

往成功的山峰上爬行,一路上,我們看到很多被壓力擊敗者的屍體。我們為成功者喝采,為戰勝壓力者喝采,也感嘆成功的山峰,一峰比一峰高。

想要成功,你要戰勝壓力。但是,成功卻永無止境。在這一次採訪德州儀器亞洲區總裁程天縱的過程,他談到了印地安人圈地的故事。在西部拓荒,你擁有的土地範圍,取決於你策馬圈地的能耐。於是,有一個印地安人奮力奔馳,他不斷地想:「我跑遠一點,幫我的兒子也跑一塊土地。」他不休息:「我再跑遠一點,我的孫子也有土地了。」最後,他累死了,也沒有回到圈地的原點。

策馬圈地的故事,是現代生活的冷酷寫實。「很多人一輩子汲汲營營,卻不知何時回到圈地?」「得到的,何時才能享用?」這是很多商人的悲情。這期《商業周刊》封面故事,我們聆聽,程天縱如何在中國大陸策馬圈地九年,也聽他人生如何逆轉,如何尋找工作與生活的平衡,這是一篇發人深省的文章。由資深撰述朱侃如與經研室主任黃惠娟共同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