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七十八歲的謝竹妹與一條狗獨居苗栗山上。這個週末,他的么兒娶媳婦,忽然之間,平靜的祖厝車水馬龍。老人家很開心,大院子裡擺了三十個小時、橫跨五餐的流水席。當日頭又下山,月亮第二度升上老桂樹梢時,還有零星客人的麻將聲。

喜宴的客人多是不知《商業周刊》為何物的農家人。席間,嗅不到都市裡的不景氣,雖然這裡也是台灣。謝竹妹與他的親友是站在股市風暴外的台灣人。台灣經濟熱絡時,她粗茶淡飯;現在,她依然如此。

謝竹妹是我的外婆,一個聰明、開朗的老阿媽。她不遺憾錢太少,只惋惜這幾年無法爬樹摘橘子。她擁有養幾十年雞與種一大片番薯的經驗,她還有二、三十個不在膝下承歡的孫子。她不富裕,但是如果能夠丈量快樂的話,我相信台灣比她知足開心的人不多。

台灣的有錢人很多,但是快樂者少,尤其歷經下半年的風暴,更是紛紛掛彩。多頭時,許多人大肆舉債擴張,形成規模宏大的集團。好風光啊!這種積木堆砌的集團遠看漂亮,但最禁不起風暴。

西華飯店董事長劉文治是少數如今還能談笑用兵者。他旗下沒有上市公司,也幾乎不跟銀行借錢。你可以說他保守,確實如此,因為只要他再大膽些,他的事業版圖絕對不只於此。也正因為量力而為,所以別人的積木城堡倒了,他還可以滿手現金,呼呼大睡。最難能可貴的是,他還因此建造起百億王國。

劉文治不喜張牙舞爪,他的事業版圖不大,但商界都知他是真正有錢人。

他說,一個企業要能夠延續三十年、四十年,才是真正好的企業。跟人家借錢,無限擴張誰也會做。一位日本商人曾經告訴他:「生意做得大沒有用,企業能不能賺錢才最重要。」這句話言淺意深,但多少聰明商人就參不透。

最近,劉文治先生接受商周總主筆李美惠與資深記者王志鈞專訪,這是他最近十年首度接受媒體專訪。我們的採訪陣線從台灣拉到廣東,跨海報導他在兩岸的事業。這個慘澹時機,聽他的經營哲學,如暮鼓晨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