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多久沒去上海?

這句問話可以丈量你跟上商業時代的速度。

沒去上海,不知道世界的變化,無法感受到臥榻之旁的中國睡獅真的甦醒了。

十一月,《商業周刊》派出了兩支採訪隊伍,六人採訪團(包括四位文字記者、兩位攝影記者)一支往北,一支到上海。這是台灣雜誌界中規模最大的採訪隊伍,我們的採訪線由台北跨過上海,由浦西跨過浦東,由百年前到現在,由小台商到跨國企業,從投資面到移居風潮的社會面。製作出長達三萬字的「新上海」專題報導,我們將分兩次推出。

大家都知道上海變了,但是,唯有親眼看到,你才會感受到「上海變貌」背後的巨大力量,或許可以稱為「上海奇蹟」。一位台商說,他是中國大時代下的小人物,他很慶幸目睹這中間的變化。

最近,電視上播放一部宋能爾牧師當年逃出上海的電影。五十年前,中共初掌中國江山的集權鎮壓,如今看來恍如隔世。太平洋安泰壽險總經理張全福的父親當年也是如此撤離上海,半個世紀後,他的兒子重回黃浦江。而且在當地置產了。張全福是眾多移居上海的台灣人之一。

這群人已經超過十萬人。值得注意的是,他們不再是一群在台灣混不下去的小商人,而是一群社會精英的出走,這包括知名的企業家、建築師、記者,甚至退役的文職軍人。

目前雖然只是少數精英出走,但未來呢?

已經有很多台灣年輕人不計較薪水高低,要到上海找尋機會了。如果一流的選手都在上海競賽,你覺得,台北還有多少競爭力,還有多少人才吸引力?

我碰到一個台灣人,他在上海住了一陣子,最近換的新公司基地在台灣。但他還是把家安置在上海。因為,他認為亞洲的聚光燈在上海。

最近我看到一篇舊剪報,這是三年前的一場兩岸研討會,主題是上海能否成為亞洲金融中心?結果,現場言論與事後標題都是否定句,也就是不那麼樂觀。也不過三年,剽悍的上海就打了他們一巴掌,用它今天的繁榮嘲諷看扁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