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塑董事長王永慶關門請客,搞得全天下皆知。因為王老闆與一群台灣大老闆生氣了,而且他要讓大家知道他們生氣了。這下子,行政院長、總統緊張了,或者登門請益,或者把王老闆請到官邸聊一聊。

這是一場戲,一場「民逼官」的戲。

這場戲反映出兩個現象:其一,當只有廣達電腦董事長林百里著急、生氣時,戲場子還唱不熱。當主角換成王永慶與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時,即便劇本不變,門票都會大賣。果然如此,十一月二十二日的台塑大樓閉門之宴,門內大企業家密商,門外百來位記者雲集。懶得到現場的民眾,打開電視機看現場轉播也瞧得到熱鬧。

其二,民為什麼要逼官?或者是官無能,逼得民必須自力救濟。

咱們的官,咱們的財經政策,企業家一提到人人搖頭。一位企業家私下很不客氣地說,陳水扁學法律怎麼會懂財經、張俊雄連公司淨值都搞不清楚。到底台灣未來的產業政策在哪裡,討論了半天,大家還在五里霧中。企業家急了,跳出來講話:「戒急用忍」大陸政策就是該廢,兩岸三通不能等了。

台灣企業家此刻的困境先不論,但很值得觀察的是:「民逼官」的新模式,究竟能否奏效?如果,我們的新政府是一個沒有遠見、沒有財經擘畫力的團隊,強民(強勢企業家)主導財經政策是很有可能的。這是好事嗎?

做官的與從商的,最大不同是對時代與國家的使命感,我指的當然是一流的好官,而非政客。過去幾十年,我們曾經看到一群好官,他們也因此主導出台灣的經濟奇蹟。如今呢?

王永慶先生不會聽任政治亂象而容忍台塑集團萎縮,不只是他,大商人都是如此的。這期商周封面故事,副總編輯許淑晴追蹤王永慶的夜宴事件,及探索台灣紅頂商人的洗牌戰,包括百年辜家未來的政治地位。

辜家的發跡地鹿港,最近,有一件地方大事,龍山寺整修。這件修繕工程背後,有一位商人叫做蔡其瑞。製鞋大王、寶成集團總裁蔡其瑞要拿出八千八百萬元協助修繕百年老寺,因為這是他童年的回憶。最近,他在老家接受商周資深記者張殿文專訪,談他們如何從台灣發跡,馳騁中國大陸。當許多製鞋業外移大陸卻紛紛陣亡後,寶成卻創造出奇蹟。蔡其瑞的故事很值得一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