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波的納稅大戶─杉杉企業最近將總部遷到上海,掌舵者鄭永剛說:「不來上海浦東,我就要『死』掉。」

有這麼嚴重嗎?

最近一期的《中國企業家》雜誌也報導,另一位大陸企業家劉永行也將四川總部遷到上海。他說,他與一家外商做胺基酸生意,對方從韓國飛到上海,只要一個多小時,而且可以順便與其他上海的公司談生意,非常有效率。這筆生意他賺了人民幣一千萬元,若在四川就可能丟了。

在上海,四處都可以撿黃金嗎?大陸商人去,台灣人去、金髮碧眼者……通通在上海集合。沒錢在浦東租大樓辦公室的,在蘇州河畔租一座糧倉,也能辦公。

十一月十八日,宏力半導體製造有限公司總經理兼執行長王文洋與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主導的八吋晶圓廠在上海破土,冠蓋雲集,王文洋儼然成為台灣科技巨人的代表。這則新聞,還登上上海發行量最大的《新民晚報》頭條。不只如此,最新一期的美國《商業週刊》也爭先報導王文洋。猶記多年前,他的父親王永慶要到大陸蓋石化廠、建電廠的計畫,硬是被李登輝的「戒急用忍」給攔了下來。父親圓不了的夢,兒子做到了。

《商業周刊》的採訪團,其中一支包括資深撰述李采洪、資深攝影駱裕隆等人,在第一現場傳回上海政府如何打造「中國矽谷」的故事,呈現在這期的封面故事上。未來,我們還會深入更多城市,有更多的追蹤。

企業經營需要活路,但什麼是活路呢?它有不同的體現,可能是一個更大的市場;也可能是一種提升企業競爭力的方法,譬如企業e化。

這期《商業周刊》的特別企畫,談的正是這個話題。迎向二十一世紀,台灣企業的e化程度如何?在全球知名的適華庫寶顧問公司協助下,本刊資深撰述朱侃如與經研室張珮菁攜手完成〈跨產業企業e化大調查),這是台灣首度的大規模作業,有相當高的參考價值。

很多企業會死掉。因為它困在胡同中,找不到活路。最可悲的是,有些人困在胡同中卻不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