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年輕時,別人叫我賭徒;等我活動範圍擴大後,就變成投機客;現在大家稱我是銀行家。其實,我始終如一,做同樣的事。」銀行家凱索爾(Sir Ernest Cassel)。

這段話很諷刺。凱索爾坦白的可愛,他是銀行家,也是賭徒、投機客。他骨子裡根本沒有變,只是隨著歲月移轉,披上不同的外衣罷了。把這段話移到台灣的時空。不知道若干年後,有哪位當權者寫回憶錄時,會迸出類似上述的表白。

就幾個月的時間,台灣的空氣從投機、短視、逐利,變成沮喪、混沌。你可以想像,有人瞬間在股市輸掉二、三億台幣嗎?也有人因此遠離台灣?這些故事最近就在我們周遭發生。這期商周我們紀錄了一群證券公司貴賓室的富太太的故事,如今她們已鳥獸散,讀完她們的故事讓人感慨萬分。

是誰讓台灣的空氣利字當頭?又是誰讓台灣的空氣陰鬱沉沉?

其實,不管是利字當頭,或是陰鬱沉沉,都不是我們樂見的台灣。但是,此刻的台灣,你能看到什麼
希望呢?這裡原本應該是一個希望之島。而我們看不到有使命感的撥雲見日者,不管是執政者,或在野者。

政壇氣氛如此,商界的氣氛也如此。景氣不好,很多商人無法談遠景了,他們只關心如何生存下來,哪裡敢奢談勝利。這與上半年的旌旗飛揚、擂鼓聲頻傳截然不同。商周已進行了十年的「銀行服務品質調查」,今年發現一個值得玩味的現象。有不少銀行家面臨現實的經營問題,已無力於高成本的服務品質,此時,他們寧可把心力放在賺取實在的獲利。這現象透露的訊息頗值得三思。

今年的「銀行服務品質調查」,是商周費時三個月、調查了五千二百個樣本,製作了萬言報導的專題,由金融組記者曾寶璐與經研室聯手出擊。調查中,我們看到玉山銀行蟬聯今年冠軍、華信銀行名次竄升最快、中國商銀在網路銀行業務的知名度最高……,我們更看到許多昔日服務品質的榜首銀行如今荒怠於此,落得陪榜的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