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可有新聞自由?

最近,兩大報分別發生干涉新聞自由事件:其一,因為報導劉冠軍貪瀆弊案,《中時晚報》遭到檢方的封鎖及搜索。中晚指稱,相關記者及親友的電話都已遭到監聽。其二,《勁報》記者因為報導「中國船艦出現蘇澳外海,國軍林口雷達站遭不明人士破壞」等,被國防部高等軍事法院檢察署依涉嫌外患罪疑案偵辦。

這兩件事,兩大報也都做了反擊。

由於高等軍事檢察署有意傳喚中晚記者,協助查明其內部人員有無洩密。中晚立即做了聲明,包括「報導貪瀆案旨在發掘事實真相。消息來源,基於新聞傳播倫理,不應透露。」另,「高等檢察署表明未將劉冠軍弊案轉以洩露軍事機密案件偵辦,既無洩密報導,記者亦無提證言之義務。」

《勁報》總編輯吳戈卿則在十月六日召開記者會:「言論自由一向是民主政治的基石,……記者保護消息來源,並非媒體特權,而是國家政治民主體制的象徵。對於記者報導軍事新聞以函送偵辦,國防度高等軍事檢察署又另發出傳票要求非軍人身分的記者,以證人身分出庭,國防部顯假司法之名,行新聞檢查之實。」

誠如所言,保護新聞來源是記者的責任,而非特權。如果所有的記者在碰到政治壓力時,就「招供」新聞來源,以後誰還敢跟記者說話?可想而知,那將會是一言堂的世界,記者找不到說真話者,大家噤若寒蟬,只聽到居高位者的片面之言。當然也只剩下粉飾太平的報導。

這時候,其實也不需要記者了,也不需要新聞媒體了。筆可以拋掉了,嘴巴也可閉上了。

或許有極少數記者的行為受到社會詬病。但是,我相信多數記者都有一份使命感,都希望為社會盡一份力量,才會投身新聞工作。大家以不同的方式,表達共同的理想。

外界以為,保護新聞來源只是記者的口號嗎,它同時也需要很大的道德勇氣。而今,我們只看到記者為了這份道德勇氣,孤軍奮戰。談新聞自由談了這麼多年的台灣,究竟有沒有這樣的環境?這是我最近的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