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國王的行宮楓丹白露,在其花園內養了紫色羽毛的孔雀。紫孔雀很漂亮也很稀有,像法國貴族。它有時會在大草坪、石椅上散步。但不是每一個人都遇得到紫孔雀。

大概沒有人會以「紫孔雀」形容科技首富郭台銘。我在閱讀《商業周刊》二○○○年〈百大科技富豪大調查〉排名時,看到鴻海董事長郭台銘高踞榜首時,頓生此感。

雖然今年以來台灣股市已經跌掉四千點,但是,鴻海的股價還能逆勢上揚,甚而讓郭台銘的股票財富逼近千億,擠下廣達電腦董事長林百里的首富之位,這不得不讓人佩服郭先生的經營能力。〈百大科技富豪大調查〉很真切地反映誰是今天商場的老大。世界怎麼可能不變?重要的是誰在變動中領先,誰在變動中落後了。數字論英雄,〈百大科技富豪〉是一面鏡子,反映今年的商場實力,誰進步了,誰退步了:誰進榜了,誰被擠出榜外了。

譬如,通訊富豪族群就是今年的榜上新貴,相較之下,主機板業者今年財富明顯縮水,名次也明顯退步。

除此之外,我在這份調查看到另一個有趣的訊息:雖然施崇棠的股票財富不如郭台銘,但是華碩電腦依然是「產出富豪最多的公司」,有七位入榜。這雖然反映的是華碩集體創業的股東結構,同時,也引發一個值得老闆們深思的議題:你經營的是「一人賺錢」的科技公司,還是「大家都賺錢」的公司?

郭台銘雖然個人擁有龐大股票財富,但是,他只創造一個紫孔雀郭台銘,其他人呢?鴻海也能「產出」許多科技富豪嗎?如果這份調查放大到萬人排行,就更能真切地回答上述的疑問。「發薪水很大方」的老闆,與「發股票很大方」的老闆,是不一樣的。那不只是金錢上的意義,更深層的是老闆的對待方式。

我有一個朋友,如今也是科技新貴。有一次,我問他為什麼不願繼續棲在舊東家,他說:「舊老闆雖然待人客氣,但他始終視我為部屬。新老闆則不同。」幾年之間,我這位總經理朋友的事業規模已勝過他的舊東家。我常常在想,他如果棲在舊地,能否開出同樣的花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