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前的秋天,我暫居美國。有一天,應友人之邀上教堂作禮拜,開場活動是初來者的自我介紹,一位年僅二十歲的女孩在人群中站立起來:「我來自中國。」她年紀青澀,言語簡扼,但是氣度泱泱。就是那大國人民的泱泱氣質震撼我。

我不認識她,但是一直記得她,記得她說那句話的驕傲神情。我想,因為她從小見到的是大山大川,所以談吐也能如此。這是從島國居民的身上讀不到的氣質。

在島上住久了,我耳朵裡聽到的、眼裡看的盡是蔥蒜之事,人也變得如此。很多台灣人也是如此吧。不只是人民,包括政治人物、商人都是如此。常聽父執輩笑日本,島國之民,小鼻子小眼睛,小格局。曾幾何時,台灣人也逐漸掩藏不住島國格局。

台灣小,就真的做不了大事?真的如此嗎?

國際政壇,台灣是邊陲;奧運盛事,台灣是配角。談到什麼事時,台灣才有領先說話的分,聚光燈才會打在台灣身上?很少很少,所以,台灣人越縮越角落。

台灣小,而能做大事者,可真是大氣魄。本期《商業周刊》的封面故事,報導的正是一個大氣魄的工程:台灣第一座十二吋晶圓廠,也是全世界最大的單一半導體廠─台積電的六廠。

這項投資高達新台幣九百億元,三年前開始,就在台南科學園區的一片甘蔗園中拓荒、建廠。如今廠房蓋起來了,要生產出一片片比金子貴重的晶圓片。

十二吋晶圓廠的半導體製程是最先進的,未來,台積電六廠將與英特爾等國際大廠幾乎同步量產出全球第一批的十二吋晶圓。回想多年前,台灣人在晶圓代工領域上的技術貧乏,還要到國外取經。如今,已能領先全球。這是何等氣魄,何等格局。

記錄這座有時代意義的工廠誕生,有趣但艱難。二個半月前,本刊資深記者張殿文與兩位資深攝影駱裕隆、江思賢開始籌劃這個專題。他們多次奔波於台北、台南、新竹科學園區之間,而今終於完成。筆錄於本期《商業周刊》,也期待讀者的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