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水扁總統出國,原以為一定是副總統呂秀蓮當家:桌上公文滿布,陳總統時時指示,唐飛院長經常報告,沒想到呂副總統仍然是「沒有公文可批」,「沒有接到陳總統的電話和傳真」,唐飛院長也沒有任何事需要與她報告的。這種情況的當家,也難怪呂秀蓮會說「今天在台灣,很少人像我這樣處境艱難的。」

新政府的一百天,「深宮怨婦」幾乎成了副總統呂秀蓮的代號,她的內心當然「沒有一天快樂」,頭一回代理總統,這兩週表現,呂秀蓮比預期的穩健,什麼狀況也沒出,什麼話也沒亂講,當然這也可能是她根本沒批什麼公文,行政體系沒和她有交集之故,不過,沒有狀況不能視為理所當然,呂秀蓮顯然是有相當節制。

本刊封面故事(呂秀蓮當家週記),由呂副總統親自現身說法,道出她這兩個星期的「總統心路歷程」,一窺她內心的感受。由這篇深入訪談,讀者也可以自己判斷總統和副總統,以及副總統在府內及院裡的角色定位,由主角自己現身說法,應比揣摩更引人入勝,不是嗎?

「台開土地案」疑雲滿天,牽扯經年,現在發展至:檢調擬約談年代的邱復生和力霸(遠倉)的王令麟,顯然案情急遽升高,才會拉高層次至媒體大亨及立委層級。

陳總統在海外接受訪問時對記者說,新政府上任的第三個月是「掃黑月」,最近幾個掃黑動作似乎都有「不只是拍蒼蠅」的規模,但,也因為動的都是「大角」,動輒得咎,居然連「黑金殺手 」法務部長陳定南都要道歉了事,這種壓力下的反應,讓民眾不免擔心,一旦碰到大案子,新政府是否有魄力辦得下去。

本期對老事業及新事業都有精彩的報導,老字號的東元在黃茂雄的帶領下,有新事業及新棋局,他為何要廣徵十位董事長 ?內文有詳盡報導;網路燒錢的日子過去了嗎?且看全國最老牌的財經資訊網站哈網的創辦人兼董事長陳金印如何犯下「浪漫的錯誤」,把送上來的生意往外推,快速募資一億五千萬元,一年不到即決定賣掉的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