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期間,實在不想以負面報導打擾大家年假的興致。但年前劉炳偉跳票事件,又使大家不得不關心本屆立法院的政商生態。

本期的封面故事,我們針對本屆立法委員的商界背景做了一次全面調查,結果發現約四○%的立委,具有明顯商界背景(未列名者卻不表示沒有商界背景)。毫不意外的,其中以國民黨籍作絕大多數,又以營建、金融、傳播等「高敏感度」行業居多。

在如今台灣營建、金融業都不景氣、而且頻頻出事的狀況下,其實許多新科立委事業做得越大、財務卻越窘困,是大家都知道的公開秘密。眾所周知,選立委要花大錢,而且越有錢者花得越多。那麼,這些「紅頂商人」們,明明事業做得很窘困、財務也不寬裕,卻偏偏爭先恐後花大錢選立委,為的是什麼?答案還需要多說嗎?

記得在蔣家政權後期,當首批富商經國民黨提名進入立法院,大家以「金牛」稱之,以視其為異類。如今富人群聚立法院,「金牛」的稱呼也好像不再流行,反而是資產不厚、專業問政者,成了少數族群。台灣的金權政治在近十年間高速發展,如今已成為海內外皆知的常識,並被國際媒體點名為台灣經濟的隱憂。孰令至之?解方又在哪裡?

李登輝總統說台灣今年經濟問題大於政治,基本上是正確的。但他該說而沒說的是:台灣經濟問題之大病,在於政商掛勾太深,導致政令不行、市場失序。他更該說而不可能說的是:總統本人執政十年,應為此一大病向全國百姓道歉,並且痛改前非、壯士斷腕,不惜喪失政權也要治此大病。

這麼說起來,好像有點天方夜譚。大家只有祈禱,希望李總統過年期間,能在家裡多翻翻聖經,說不定翻到上帝說的哪句話,一念之間弄清楚了玩弄金權政治的不義和虛無(想想耶穌是如何念念在貧苦大眾)。

如果從佛家的觀點解釋,金權政治則可能是台灣人的共業。大家不妨想想,自己的言行是否曾助長這種共業,是否曾盡過任何一絲的心力來遏阻此一共業的產生?而既然是共業,也就是大家共同的功課,必須一起來承擔。

想清楚了,就請放心。愉愉快快過個好年。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586期 1999-02-11

立委金權關係全面解剖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