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假期剛過,但台灣心情不好的人大概不少。

政府年前才放出了大利多,卻惹出了議論紛紛。說是怕營建業不景氣,拖垮了股市,但股市卻報以長黑;說是為了幫助無殼蝸牛買得起房子,但無殼蝸牛族卻說是為了圖利建商;說是怕建商吃緊套牢了銀行,但銀行業也大吐苦水;甚至被大家所指「圖利」的營建業,也說政府所給的,並非他們原先所要的。

不但民間反應如此,甚至在政府裡,央行和財政部都不敢為此「居功」,都自稱是配合政策。連總統府都放話,說李總統原先的意思是要慎重。看起來,強力主導此事的行政院長蕭萬長,真是背了個超級大黑鍋,其心情鬱卒,可想而知。

但是又為什麼非得急著這麼做呢?據說從政府所得訊息分析,不趕緊搞個房市大利多,可能很快就有「大條代誌」要發生,不外乎又有營建上市公司撐不住,要繼續上演股市地雷或金融風暴之類。所以有些了解內情者,雖然並不認同政府紓困措施的邏輯,卻也不忍苛責。

大家的看法是,既然出了事就會鬧大,鬧大了政府就得救火,那還不如先行預防吧。不是說,預防勝於治療嗎?事前慌亂總比事後慌亂,來得好一些。

凡此種種,大約應了兩句成語:其一,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其二,屋漏偏逢連夜雨。房事低迷導因於供給過度,供給過度導因於當初政府實施容積率政策時的因循泄沓;再加上其後的誤判房價將飆漲,這是冰凍三尺。至於「屋漏偏逢連夜雨」,則是房市長期不景氣、加上股市不振作,再加上金融機構大量被套牢,這三種現象的同時發生、交互影響。

所以說,蕭萬長短短的任期內,絕不可能為「冰凍三尺」再加上「連夜雨」負責。但在其任期內,再度發生更大的連鎖風暴,他必難辭其咎,只好硬著頭皮「事先搶救」一番。所謂「前人種樹,後人遮蔭」,蕭院長這蔭,可遮得難受。

把這事再放大點看,台灣近來所發生的狀況,頗有些類似前一陣子的亞洲金融風暴。當其發生後,世人才驚覺,原來全球金融村已經形成,原來體質脆弱者是那麼容易受傷,原來某一國家或地區的受創是那麼具有傳染性。有了這樣的事例,才產生了思考和覺悟,才知道大家必須合在一起做點事,以避免未來更不可收拾的事再度降臨。

台灣亦然。在發展的過程中日趨開放,在開放的過程中加大了槓桿。大家用槓桿撐來撐去的,就形成了更加互相依賴的「恐怖平衡」。在這種新形成的「恐怖平衡」經濟結構中,任何一個環節的脫鉤崩解,都會造成無法承受的連鎖反應。

也因此,每一環節的體質健全,和相互間槓桿的力道分寸,都得格外講究。否則,政府除了忙著當救火隊員,就沒別的事可幹了。

反過來說,政府如果不認清這種新型態的嚴酷挑戰,徹底從基礎處健全經濟各環節的體質,將命定只好做救火隊員。而且必定火燒得一次比一次大,終至浴火焚身為止。

本期的封面故事,所講的就是這件事。雖然我們也不頂贊同政府急就章的做法,卻仍但願它能救急有效。更重要的是,一面救急 ,一面更該做扎根的工作,做「現在有很多人不高興,但後人會感謝」的事。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581期 1999-01-07

為什麼抒困?紓困有效嗎?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