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月以前,上市公司東隆五金出事,我就在〈發行人的信〉中說:幹嘛非交給兒子們做?正式把這十餘年來台灣企業第二代接班的議題拋上檯面。

在那之後,企業跳票危機越演越烈,更多的第二代紛紛出事。最後,連總統李登輝、行政院長蕭萬長和「經營之神」王永慶,都出面數說企業第二代的諸種不是。這麼一來 ,近十年來風光無限的第二代,好像變成了過街老鼠。

這樣的氣氛,當然對大多數兢兢業業的第二代不盡公平。尤其是,由重量級政治人物出面批評企業,更加太沉重。老實說,今天台灣的政治人物,仍不免「作之君、作之師」心態,對企業人物動輒以大家長自居,順之者胡亂給糖吃,逆之者則擔心受「整肅」。這當然是人治,而非法治的典範。政治人物的責任在搞好經營環境、務實立法、公平執法 、有效維持市場秩序,不此之圖,而嚴辭教訓企業界,並非允當。

而我之所以批評「第二代接班」,重點也不在「第二代」本身,而在「第二代接班」這件事。正如我在前文所說,這件事是大家集體受傳統觀念制約的結果,要糾正它,除了第一代和第二代的態度要改以外,舉凡公司董監事、股東、幹部員工以及投資大眾,都不能再視家族接班為理所當然,而更應把企業(尤其是上市公司)的經營視為一種社會責任。

無論如何,雖然觀念上反對家族接班,卻不必妨礙大家肯定有些第二代認真經營的成果。為此,本刊主筆彭杏珠小姐特別製作了「企業第二代經營成果大調查」,請五十二位投信總經理和資深財經記者共同為第二代打分數。

調查的結果,與我本人的想法相當一致。絕大多數的受訪者,都認為企業所有權與經營權應該分離。也就是說,如果企業由專業團隊接班,會比交給第二代更好。但相對的,大家對目前許多第二代的經營成績,仍然十分肯定。

其中最突出的例子,就是裕隆集團副總經理嚴凱泰。大家都知道,裕隆集團是一家老大企業,面臨汽車業整體經營環境的大改變,挑戰極為艱鉅。而當時「受命」接班的嚴凱泰,只有二十啷噹歲,專業、經驗俱缺,可以說是很不恰當的安排,大家都為他捏一把冷汗。

時隔九年,嚴凱泰交出了漂亮的成績單,也受到各界一致肯定。這期間,他付出的代價不小,把他最浪漫的青春年華,毫不保留地投注在生產第一線。嚴凱泰個人值得所有的掌聲,裕隆集團這幕戲劇化的接班大戲,也絕對可以記入台灣企業史。但我們仍要很不識相地提醒大家,不要忘記裕隆所擁有的最佳專業經理人林信義,如果不是他在裕隆最艱困時漂亮地守住中華汽車,結果又將如何?

所以,大家肯定嚴凱泰之餘,絕不應模仿裕隆這種高風險的接班模式。並且也希望嚴凱泰能更上層樓,早早把裕隆建立為一家專業經營的模範企業,不要在幾十年後再由兒子接班,再讓投資大眾捏一把冷汗。

家族企業的經營型態,確實是當今台灣經濟發展面臨的大挑戰。這件事的改變需要時間,但越多人越早正視此一問題,越有助於它的加速轉型。除非真正建立經營權歸屬專業的優良傳統,台灣企業還談不上什麼永續經營。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580期 1998-12-31

企業第二代大調查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