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梨田在向陽的山坡上,不到十分鐘我們已經滿頭大汗。吳榮彬卻一臉習慣,在田裡穿著灰撲撲的球鞋走動,嘴上碎念:「今年卡熱,鳳梨提早收,不知道價格甘會落(台語:會不會掉)……。」

吳榮彬是全球車用扣件市占率前五大的恒耀董事長,扣件俗稱螺絲,包括福斯、賓士等國際前十大車廠都是恒耀客戶,也讓它成為上櫃鋼鐵股王。2018年起美中貿易戰、全球車市衰退,明明有很多事該擔心,他卻蹲在田裡煩惱著鳳梨價格。

小檔案_恒耀

成立:1988年
營收:2018年108.4億元
地位:全球車用扣件前5大廠
員工流動率:1.38%
家族持股:70%

「我的根在這裡啊。有個大廠在緬甸買了30甲地問我欲去嗎?我說:免!我留在台灣就好。」他一口濃重台南腔台語夾雜英文:「你若是不upgrade(升級)只好往人工便宜的地方去,若是upgrade才能布局全球。」

他始終很堅持。當年就是為了「upgrade」,讓剛創業的他吃足了苦頭。

1988年,原本是三星五金廠長的他,離職創業,為了不跟老東家打對台,他不做六角螺絲螺帽等標準品,鎖定特殊的焊接螺帽開發,這項技術極難,當年他在三星時無法突破,整個亞洲也都沒有廠商做焊接螺帽。

對手大把賺,他卻做冷門貨慘賠
「大家都做一樣的,有一天穩死啊」

當時是螺絲螺帽的黃金年代,台灣被稱為「螺絲王國」,螺絲工廠裡機器喀嚓喀嚓彷彿印鈔機,同業們一個股本、一個股本的賺,他為了研發這項冷門技術,卻一年虧掉1650萬元,連老東家都看不下去,勸他回來當廠長,他卻拒絕。

「大家都做一樣的,看起來很好,總有一天穩死啊!」堅持走不同的路,是父親的鳳梨田教他的事。他的父親吳振益是關廟第一代鳳梨農,極盛時期曾擁有30甲的山坡地,年產30萬顆鳳梨,人稱「關廟大鼻仔」。

但是一窩蜂搶種,果賤傷農,也遇過一斤1元的歹年冬。「我爸爸跟我說,你做什麼都好,就是別務農。」他看多了家鄉產業起落,記得父親的話,認定只有困難、沒人願意做的事,才是有希望的路。

一個17個人的小廠,他要顧生產、開模具、掃廁所、還天天跑3點半,銀行借完,再跟父親的鳳梨農朋友借……,第四年終於突破瓶頸,以自行研發的模具成功生產焊接螺帽。

因為要做差異化,他不斷把技術越挖越深。他說,螺絲螺帽可以用同樣設備、透過不同模具生產不同的產品,不像其他產業產品一變設備就要全換:「這行真正古錐、真正深。」

「這個接地螺絲,全亞洲只有我打得出來。」他眼睛發亮,拿著一顆我們以為打歪了的螺絲解釋著:「不是歪啦,這個傾斜只有七度,因為汽車螺絲不能太鬆也不能太緊,接了電路還要可以導電,就是這裡難。」

模具開發動輒花費新台幣上千萬元,雖然開發成本高,但都成為集團的資產。金屬中心資深產業分析師紀翔瀛說,吳榮彬敢投資、買業界最貴的設備、不計代價開發模具,他的扣件從汽車跨足到風電,野心很足。

「直到兩年前,每次國外出差他還是坐經濟艙,捨不得花錢在自己身上。」恒耀副總經理許繼文說:「但是工廠裡的設備,一台1億元就花下去。」

砸九萬美元讓產品搭直升機
再購併德國百年螺絲廠,更貼緊客戶

站穩技術後,2008年卻遇到金融海嘯,美國汽車市場業績瞬間萎縮逾3成,為了應變,他修正自己在供應鏈的位置。原本恒耀賣給供應商,供應商再賣給原廠;但2009年他決定:直攻原廠。

想搶進原廠,談何容易。原廠認證分級繁瑣,從間接到直接,新業者極難打入;其次良率要求0ppm,零不良率;甚至連庫存、送貨時間都有嚴格要求。

「只要被它(原廠)抓到一根,一根有缺陷喔,整批十萬根打下來報廢,我還要負擔原廠檢驗費。」吳榮彬說,恒耀有機器、人工雙重篩選機制,為了應對客戶的需求,庫存、送貨都得精準計算。

為了確保服務到位,有一次錯過出貨時程,為了不耽誤車廠生產線,他花9萬美元(約合新台幣270萬元),讓總價不過一萬美元的螺絲搭飛機到美國機場,再轉搭直升機緊急送達工廠。「國際快遞業者還招待我去看倫敦奧運,我太太很高興,我說『唉,那都是我們付的運費啊!』」

因為貼近原廠,恒耀也發展同業做不來的複合件。「人家只做1顆螺絲1顆螺帽,我現在做的是4、5、6顆結合的複合件,車廠組裝更容易。」除了純金屬,他也發展出金屬跟塑膠異材質結合的複合件,目前已占產品1成以上,不但創造差異化,也提升毛利。

「台灣人很會打螺絲,但是不見得會賣。」他打國際市場,逐漸將策略轉為配合客戶「在地製造」:他在廈門擴廠供應中國當地客戶,如今已是中國車廠如上海大眾汽車的重要供應商;2014年以六千萬歐元(當時約合新台幣24億元)購併德國逾百年螺絲廠Eska,由於Eska是全球唯二生產鋁製車用扣件廠,他同時買到技術跟客戶。

「以前有幾家歐洲車廠,他們說不買就是不買(恒耀的螺絲)。」雖然恒耀早已有供應福斯等原廠的技術,但受限於品牌信賴度,總是叩門叩到手酸;一成為Eska老闆,換成原廠來敲門,陸續把世界十大車廠都納入客戶群,更進展到做協同設計(co-design)。

「以前我們連車廠把螺絲、螺帽用在哪邊都不知道。」許繼文解釋:「現在每個零配件的性能、規格、尺寸、功能,都是第一手即時資訊。」

吳榮彬能買到百年螺絲廠Eska,是因為當時兩個經營者70多歲,二代不想接班,也未培養出接班梯隊。沒人接班導致優秀企業也得出售,他看在眼裡,更重視人才與接班規畫,兒子吳健序已進入恒耀多年,目前擔任總經理。

「我兒子原本在台達電,年薪已經170萬,被我挖回來時年薪沒有100萬元……,」吳榮彬自嘲。後來恒耀從鴻海等科技公司挖角年輕工程師,年薪140萬元,入行數年的達200萬元,「嘜(不要)給人家看說做黑手,發展沒希望。」

「我父親的商業眼光獨到,雖然他是代工起家,但不會用代工思維看生意。」吳健序個性低調,雖婉拒本刊專訪,短短幾句聽得出對父親的欽佩:「很多第一代企業家是不能被二代challenge(挑戰)的,但他可以。」

「人不對,事情很難做對」
挖角年輕工程師,也高薪留下老師傅

有些螺絲同業沒有研發工程師,恒耀卻有超過60位;在工廠,恒耀也拚著比同業高1成至2成的薪水,留下老師傅。

從創業時的24種規格,30多年來,恒耀發展出3萬多個規格,從最輕0.5公克的螺絲,到應用在風力發電上一支超過40公斤的螺絲都做。老師傅們要熟記各種扣件製程,當模具轉換時就得迅速換過來,靠經驗讓運作順暢。

「沒有5年經驗以上很難辦到,所以老師傅很重要。」許繼文說:「另外為了穩住客戶,業務課級以上的主管,至少都已經十年以上沒換過。」恒耀的員工流動率僅1.38%。

吳榮彬大學時就拜入愛新覺羅毓鋆門下學國學,會議室牆上掛的是〈禮運大同篇〉,隨手拈來就是清朝儒將曾國藩的用人名言:「廣收、慎用、勤教、嚴繩」,「人是企業成功的原因啦,人不對,事情很難做對。」

至今,他仍留有幾片鳳梨田,種著父親當年栽種的三號鳳梨,這種鳳梨香氣重、纖維多,生吃口感比不上現在主流搶種的金鑽鳳梨,卻適合做成土鳳梨酥。他經營鳳梨酥品牌「鳳盒子」推廣,目前他使用的三號鳳梨約占關廟產量的3成。

他記得,有一年鳳梨收成之際大雨,父親帶著他去搶收鳳梨,父子倆把兩百多台斤的鳳梨分裝好幾袋,掛滿了整台單車,父親扯著龍頭、兒子推著車尾在泥濘的鄉間小路,來回好幾趟,才把鳳梨搶運出去。

「要種跟人家不同的鳳梨啦,才不會果賤傷農。」小男孩沒忘記大雨滂沱裡父親厚實的背影。如今男孩長大了,如父親所願沒有務農,卻靠著鳳梨田教他的事,在螺絲業打出了一片天。

影音紀實:
小鎮台霸 Ep2. 關廟鳳梨養出的車用扣件王
小鎮台霸系列報導:
小鎮台霸》一千位在地員工的信任 創造衝浪衣後山奇蹟
小鎮台霸》管理大師西蒙:66%隱形冠軍都是家族企業
小鎮台霸》當大家都西進...他們藏身台灣鄉間,如何做到全球冠軍?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1651期 2019-07-04

小鎮台霸

不離開的勇氣,讓他們在台灣,贏得全世界

宜蘭五結有全球衝浪衣大王
台南仁德有十大車廠指定螺絲廠
他們人才不足、資源受限,劣勢為何變優勢?

隱形冠軍之父:我毫不懷疑,台灣企業能在貿易戰獲得信任

單期購買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