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對任何經濟體的運作都至關緊要。站在經濟的角度,投入時間、資源和金錢以在未來生產有用的東西,是企業、政府和個人的重要行為。

無形資產如構想、知識崛起

最近數十年間,投資的性質出現改變。新投資主要不是機器人、電腦或矽晶片方面,雖然這些東西全都發揮了輔助作用。茁壯成長、勢不可擋的投資類型是無形資產,包括構想、知識、軟體、品牌。

我們來看多數人熟悉的領域:超市零售業。如果你身處40年前的自助超市,你會覺得它顯得老舊,但也不會認不出來它是超市。40年前的超市是擺滿了貨架、冰箱和冰櫃的巨大空間,一如現在。

當然,超市業的有形資產40年來已經有所改變:店面形式改變了(有些變成大賣場並遷往市郊,有些大幅縮小店面並留在市中心),收銀台採用更多電子設備,有些超市甚至採自助付款方式。但相較之下,超市的無形資產變化更大。

到了1980和90年代,超市利用電腦化系統管理供應鏈,顯著提高了這個產業的生產力。超市開始投資以下方面:複雜的訂價系統;雄心勃勃的品牌和行銷專案(包括推出各種自有品牌商品);細緻的業務運作流程和系統,並培訓員工遵循標準程序;以及各種方便門市和總部追蹤績效、平衡庫存、規畫升遷的管理系統。除此之外,這個產業也出現了許多非常倚重無形資產的公司,例如線上零售業者FreshDirect和Ocado(它們以軟體取代門市),以及幫助超市處理資料的公司,譬如熟客資料專家DunnHumby和LMUK。

快速成長的科技公司是無形資產最密集的企業類型之一。其中一個原因是,軟體和資料是無形的,而隨著電腦和電訊技術日益進步,軟體可以做的事越來越廣泛。但創投資本家安德森(Marc Andreessen)所講的「軟體吃掉世界」(software eating the world)的過程,並非只是與軟體有關,還涉及許多其他無形資產。想想蘋果公司的設計和它無與倫比的供應鏈(蘋果因此得以推出優美的產品,迅速滿足市場的巨大需求),或共享經濟巨人如優步(Uber)和Airbnb建立起來的司機和屋主網絡,又或者特斯拉(Tesla)的製造能力。

企業一旦創造出或取得一項無形資產,通常可以反復使用它,而且相對於多數有形資產,成本頗低。

品牌打廣告戰,消費者受惠

軟體、研發和新產品開發是投資,這觀念對許多人來說相當符合直覺。另一方面,行銷、組織資本(organizational capital)真的是投資嗎?有些人認為行銷,尤其是利用廣告建立品牌的作業,不過是企業之間的一種「零和遊戲」:如果我的品牌市占率上升,你的品牌市占率就下降。有些人認為花錢在組織發展上,會製造出更多繁瑣的程序和無謂的工作,這些批評都有一些道理,但不足以使這些類型的支出失去成為投資的資格。

先講品牌經營是零和遊戲這說法(例如可口可樂和百事都致力經營品牌,結果只是令兩家公司的市占率此起彼落)。這說法本身不妨礙相關支出成為一種投資。投資是會產生長期資產的活動。美國航空(American Airlines)購入新飛機、搶走英國航空一些生意,沒有人會說美國航空此舉不是投資。關鍵在於:A公司的投資是否導致B公司的資產貶值?如果後者的資產貶值剛好抵銷前者的投資,則對整個經濟體來說,有效投資淨值是零。雖然至少有些廣告支出很可能涉及企業之間的直接競爭,所有廣告對業者產生的作用剛好互相抵銷,顯然是不大可能的事。此外,至少有些廣告應該能嘉惠其他公司,因為拜這些廣告所賜,消費者知道市場上有這種產品,而非僅知道賣廣告的公司之產品。

2000年之前,奧地利會對廣告課稅,而各地區的稅率並不相同。2000年,奧地利將全國廣告稅率統一為5%。因此,奧國某些地區的廣告成本增加,某些地區則減輕。如果廣告只是一種零和遊戲,稅率調整理應不影響企業的廣告支出,畢竟如果企業的廣告作業只是一種不能落後的「軍備競賽」,它們會因為競爭而被迫花錢在廣告上,無論廣告稅率如何。

但事實上,企業的廣告作業有所改變:在成本增加的地區,廣告減少了;在成本降低的地區,廣告增加了。整體而言,奧地利的廣告增加了、商品價格降低了。由此看來,廣告增加,促使消費者以較低的價格買進更多商品;消費者掌握的資訊很可能增加,市場運作改善了。

無形資產崛起使城市變得越來越吸引人,推高了優質房產的價格,這種膨脹是一群人財富增加的主因。

豐田壯大秘訣:組織變革

反對將組織發展視為無形資產投資的理由,通常是這種活動不能產生持久的資產或根本沒有價值。但是,現實中顯然有企業建立了管理有方、績效出色的強健文化,而建立和維持這種文化需要投資(必須投入時間和金錢),這些公司比文化較遜的公司更有可能成功:想想豐田的持續改善(kaizen),或是奇異(GE)的六標準差(Six Sigma)。我們知道,創新往往涉及投資在組織變革上,例如建立新業務部門負責銷售新產品線。

我們來想想:如果無形資產越來越多,而且在經濟中變得比較重要,哪些類型的人可以因此得益?在無形經濟中,充分利用外溢效應和綜效的能力非常重要。心理學家的研究顯示,經驗開放性較高的人比較有能力做這種事。或許是因為他們比較擅長將不同的構想和人聯繫起來,而這種聯繫對城市中的經濟奇蹟非常重要。或許創意和創新要求我們對各種構想持開放態度(有證據顯示,較高的經驗開放性對從事創新和創意工作有幫助)。

由此看來,川普、英國脫歐和一些民粹運動的支持者與對立者分歧擴大,可以有一種新解釋。這些支持者往往有某些共同的基本態度,例如支持傳統主義,以及經驗開放性較低。但他們發現自己身處這種經濟體:因為無形資產越來越重要,心理特徵和價值觀體系與他們不同的人越來越占有優勢。川普當選和英國脫歐背後的文化因素,因為經濟因素而強化,而這些經濟因素源自無形資產崛起。

小檔案_書名:沒有資本的資本主義

作者:喬納森.哈斯克爾、史蒂安.韋斯萊克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19年6月27日

哈斯克爾、韋斯萊克 簡介
哈斯克爾是倫敦帝國學院經濟學教授,2015年起擔任英國金融行為管理局競爭決策委員會、支付系統監管局成員。韋斯萊克為英國創新基金會Nesta資深研究員,曾在非營利機構英國青年基金會從事社會投資工作,並在矽谷的麥肯錫公司擔任顧問。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1650期 2019-06-27

全聯營收千億的秘密 像外行人一樣思考

建商跨零售>林敏雄:外行是優點,讓人專心想消費者,做好自己

每天130萬人次到店、100萬人下載它的行動支付

戲棚哲學、乞丐生意、裝翅膀策略,全聯思維一次看透

單期購買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