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帶有十種「人性典型」。它們塑造了你生活中最重要的決定,可是你幾乎不知道它們如何操縱你。當我們面臨最艱難的人性考驗時,你真正展現出來的會是哪一種人性?

這一切隱約指向3個問題:
我們是誰?
我們是什麼?
我們內在有誰?

問題一:我們是誰?

人類每年都逼迫幾百萬兒童陷入奴役和墮落;我們也賭上性命,去將他們從奴役狀態解救出來。

我們每年販運幾十萬名女孩和年輕女性來供應性剝削,其中可能有3萬人死去;我們賭上職涯和生命來保護她們。

在現實世界裡,我們知道有些事是你我可繼續努力的:第一、我們知道人類苦難摧殘了幾百萬同胞生命;第二、我們可做些事來減少人類的苦難。

我們的腦部極具適應性,擁有非凡的可塑性,可調整和重組自身。所以,腦部可以改變,我們也可以。

所以,這些幫助我們處理生活問題的心智模組或人性典型,雖然驅動著我們,但並不規定解決方案。相關輸出可以變更,我們的行為也可以,我們可以的。

人性典型,雖然驅動著我們,但並不規定解決方案。

問題二:我們是什麼?

我們似乎並不是完全孤單的。我們內在攜帶著許多演化來的心智模組,我稱之為「人性典型」。它們就住在我們的心智裡。它們影響我們的決定。

十種人性典型,並非不可變的:不是永遠都存在或一樣。

我們並不總是意識到它們。不過,有時候,如果我們置身於槍手出沒的學校走廊,它們就會挺身而出,但是,我們並非必須順從這十種人性典型。「護親者」可能會導引我們,即使那會犧牲其他孩子。

然而,引導並不等於決定。人類是能反思與推理的,而非只是由本能驅動。要保護誰、要愛誰;面對惡行要冒多大風險、何時要戰、何時要跑。在我們內在,存有祖先幾百萬年來採取的十億個決策路徑的印記。

問題三:我們內在有誰?

我們擁有的心智模組不是只有寥寥幾個,而是有很多個。我們的心智可能是高度模組化的。是由攜帶、處理、傳輸訊息的神經元網路構成。有時候,甚至是在生命中很長時間裡,它們處於休眠狀態、靜靜等待著。有時候,不只一個心智模組被促發,讓我們掙扎於相互競爭的衝動。我們往往、多半不知道這些心智模組、這些人性典型是什麼,甚至不知道它們存在。

當它們被促發,那感覺好像有個東西、有個人驅動我們前進某個特定方向。這些人性典型的促發可能嚴重也可能無害。因此,人類行為並未被命定、決定或規定,而是有著差異、各有特性、癖好、性格和個性。因此,這一切都不具絕對的預測性,頂多只有惱人的概率性。

傾聽我們內在那些典型的聲音,用不同方式,幫自己和他人得到自由。

如何運用人性典型?

十種人性典型可做為工具,用來解決社會問題、實現社會變革。可以幫助我們獲得自由,也可幫助我們解放他人。

我們大腦的高度可塑性,提供重新學習和重新調整的機會。大腦不是障礙,而是機會。然而,是哪種機會?

感痛者》先區分「我們如何對待他人」和「應該如何對待他人」。該如何對待他人?我們的責任是什麼?當我們感知他人痛苦,我們也感知關於自己的某件事:我們並不孤單。讓我們能以全新方式理解同情心。那並不是一條單行道。

放逐者》我們既是放逐者,也受其所害。放逐可用於維持權力,是一種社會控制:瞄準我們不安、對於沒有歸屬而孤獨的恐懼。遭排斥,是一種持續作用的痛苦。在此可依靠「感痛者」來幫助我們。

制懼者》生活中的恐懼有種種形式,(一種)恐懼可將你閉鎖在內,另一種恐懼:(讓我們)因生活壓力、日常需求與規定而閉鎖在外。制伏恐懼包括熱愛生活、對生活寬容以及對自己寬容。

注視者》我們內在的注視者看著別人,然後評判;它也看著自己,然後同樣評判或更加嚴厲評判?要怎樣才能學會寬容自己呢?學會去愛自己,建構了一種新的注視。

攻擊者》假定我們並未被設計成擁有一顆「暴力大腦」,但我們的「攻擊者」心智模組,可透過各種微妙威脅和暴力,來應對不同生存情境。攻擊只是我們所能做的事之一。(但)我們還有其他特質:有同情心、能犧牲。

結夥者》我們是習於分類的動物,剛開始是一種快速理解複雜世界的方式。然而,一旦被灌注了權力、重要性和某種排序,就能以行動再製不平等、歧視和劣勢。絕對不能忘記,切開社群的分界,不是必然的分類工具。

養育者》養育者不僅養育了我們的孩子,也養育了我們整個物種。了解那種複雜性,可以讓我們有機會對失敗和脆弱更寬容。

求愛者》求愛者的力量可以形塑人類的生活、發動千艘船、燒毀特洛伊一座座高塔。我們要怎樣才能駕馭求愛者?要怎樣才能駕馭自己?

搭救者》研究顯示,幫助無親緣他人的行為可能具有適應性。環境越是充滿風險,就越是需要互助。幫助其他同類,相信、渴望有天某個同類會來幫助自己。

護親者》跟我們基因最相近的親屬的羈絆,是一種充滿意義的關係。你對家人有何感想?你內心是否充滿歡喜?講到家人和親族,我們「永遠都在裡頭」。基因可以做到這樣。很少有其他東西可以比擬。

我們可以怎樣開始運用那些「人性典型」?要挑戰某個人性典型所引起的有害行為,可以憑藉誘發另一個人性典型;不只是要拋棄壞的,更是要啟動和推崇好的。

攻擊還是伏擊?取決於你

關於人類,亦即「十種人性典型」的載體,有 個問題就是,他們雖然有著令人惱怒的行為,卻也非常頑強而機智。 我們相互競爭,卻也彼此合作。我們追求個性,卻也想要歸屬。是的,生命具有這種能力,能夠攻擊和伏擊。你打算怎麼做?如何去做?

傾聽我們內在那些典型的聲音,用不同方式、在不同地方、在不同規模上尋找全新方式,來幫助我們自己和他人得到自由。有關人類心智的事實,我們知道一些,但不是全部。更清楚檢視自己,我們將會揭發心智運作中有害力量的存在。就更能挑戰(甚至最終改變)那些力量。

小檔案_書名:十種人性

作者:狄諤斯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19年5月30日


狄諤斯 簡介

英國御用大律師、皇家法院兼職法官、劍橋大學獲獎學者、犯罪小說家。曾任哈佛大學客座研究員,研究主題融合犯罪學、心理學、認知科學、演化學。曾入圍「自由與正義」年度著名人權律師獎,獲頒TMG「辯護與正義」傑出貢獻獎。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1645期 2019-05-23

科技鐵幕時代

華為封殺效應》台積電陷入最敏感的兩難處境!

3大殘酷挑戰,逼電子業走向「一邊一國」
川普下禁令,16家台廠獲利預估最慘掉3成

單期購買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