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就是死要錢,但我只是爭取我的勞工權益。如果胡亦嘉對這事有爭議,去找賣你的人嘛,為什麼找我呢?早在我們賣給美團後,我們就沒有什麼權利了。

我無法接受的是,做為一個這麼大支付公司的CEO,會做出這種事。3月28日,我們三個(創辦)人收到威脅通知說:你們不願簽和解書,我就要讓公司破產,如果破產你們也別想拿到一毛錢。和解書內容只寫了兩條,一個是給你3月份該拿的薪水,還有10萬元和解金。然後,就開始一個個羞辱。

收到資遣信時,我的情緒差點無法控制。他這樣做也行?這台灣耶!我到現在都覺得這不是真的吧!

整件事情就是,胡亦嘉以為買了便宜的東西,但他沒有DD(盡職調查)清楚,他沒發現後面有不便宜的代價。這不便宜的代價,誰該負責任?買鞋子不合腳,是誰的問題?是你沒有試穿的問題吧?那你就去跟賣你的人退換貨啊!而且我還很誠實的告訴你所有我知道的狀況,然後就硬要說人家死要錢。

這是被投資圈形容「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網路公司,愛評網創辦人之一的葉卉婷,向商周讀者告白。

愛評網,原是台灣最大美食社群網站,幾輪融資共募逾3億元。卻在錢燒光後,2018年賣給中國獨角獸級團購網「美團」。不到一年,又被易手給台灣電子支付公司「街口」。換手不到一週,卻爆發全員解雇爭議。

街口買愛評是「便宜賭注」

4月8日,街口負責人胡亦嘉,以曠職、不履行勞務為由解僱16名愛評網員工,並嗆「不會給任何錢、要提告就去、廢話這麼多幹嘛!」員工找上民代開記者會,紛爭浮上檯面。

時間倒回3月25日下午,胡亦嘉約葉卉婷碰面。

他一開口就是,「(葉卉婷)妳的薪水太高,妳是街口裡薪水最高的,要不要降薪?」

「請問你知道你為什麼要買愛評嗎?」葉卉婷問胡亦嘉。「因為這是個便宜的賭注。」胡告訴她。據透露,這次交易價僅在數百萬元之譜。

不歡而散後,雙方以Line傳訊談判。葉告訴胡,須依3位創辦人與美團簽的聘僱合約計算資遣年資。「接下來(胡)就是一連串的罵,」葉卉婷說。

胡亦嘉指控,公司虧損,3名創辦人還給自己遠高於市場行情的年薪。3人要求以創辦至今12年的年資計算資遣費,但他認為前面11年,創辦人是資方,不受勞基法保護。

高薪聘雇合約,成引爆點

一位愛評網早期投資人透露,當時愛評網僅作價數千萬元賣給美團,除了少數有優先請求權的股東拿到現金出場外,其他人一毛未拿,美團因此願給轉為受雇者的3位創辦人一份聘雇合約,內容包括年資溯及既往、每人年薪含在職獎金共350萬元等。

這是引爆目前連串爭議的關鍵。

「我要說清楚的是,這份薪水,是美團提供給我們的,不是我們開的。」葉卉婷說,「他的氣憤,歸咎只有一個原因,為什麼DD不做好?為什麼看了便宜的東西就要買?」

對此,胡亦嘉向商周坦言,「我當時只知道交易對象是BVI(英屬維京群島)公司,從創辦人口中才得知是美團,當時賣方只給我一週時間考慮,要嘛買下,要嘛就會收掉愛評,因為很急,加上自己忙,沒時間好好DD。」

但他懷疑聘雇合約真實性。「我知道,(美團)跟他們3位沒有簽這個東西的!我們購買前請他們寄來的文件裡面是沒有的,現在變成有。」

激烈的對立、指控,讓雙方走上司法途徑。值得深究的是,愛評網為何由盛而衰,悽慘至此?而胡亦嘉「撿便宜」為的是什麼?大裁員工有何好處?

2006年成立的愛評網,曾是台灣最大餐飲資訊平台,擁有累積超過10年的餐廳資訊和長篇評價文章。2013年,是它的經營高峰,獲得日本NEC 1億5千萬元投資,網上餐廳數超過30萬家、擁有70萬名會員,營收超過4千萬元,甚至喊出兩年後上興櫃。

有了資金挹注,開始大舉投入O2O布局,包括撒錢推出消費回饋金、大手筆贈送數千台平板電腦給合作店家等。但,試圖改變使用者習慣的做法,讓結帳流程複雜且冗長,消費者、商家都反應不佳。

而且,曾是愛評網最感激的天使NEC,也可能是將它推向錯誤營運方向的手。

NEC是POS結帳機大廠,入股愛評網看上的是它網羅數十萬中小店家。「這造成愛評的會員商家即使不需要,它們也要去推POS,不是讓資源配置在市場需求上,」創業加速器之初創投創辦人之一的程九如分析,「新創在取得資金時,若拿的是策略投資者的錢,往往必須配合他們做策略布局,但這不見得對你的會員、原本的計畫有好處。」

錢用錯,9個月內兩度被併

「創業者應該要做對的事,不是只靠巧妙創意。」常被愛評網團隊諮詢的城邦出版集團執行長何飛鵬直言,愛評網應將全部的錢投入經營網路平台、擴大會員基礎,但他們卻是大幅增加業務人員做線下推廣(地推),「地推效果無法累積成平台,他們把錢用錯方向,努力店家端,找了生意進來,但平台不夠有效,生意就滾不大,就更靠業務力去衝,人員擴張使成本增加,越擴張地推,虧損越大。」

「我跟Sky(愛評網創辦人何吉弘)這幾個人說,你們要認栽,環境給你們這麼多錢,你們花完錢,這盤生意沒了,真的是犯了很大的錯。」何飛鵬說。

去年中,愛評網帳上現金燒光,瀕臨清算;7月,賣給了商業模式類似的美團。

美團握有技術,希望找台灣團隊嘗試「技術出海」,包含使用者體驗設計、讓用戶更願意上傳照片等。葉卉婷說,經美團協助,去年9月大幅更新App,力推打卡短評系統,用戶以每月25%的速度成長。

只不過,沒想到新買主這麼快就遇到自己的經營瓶頸。美團去年虧損超過5千億元,立刻快速改組,專注核心業務,切掉相關轉投資,包括愛評網。

創融資紀錄到虧損出售,愛評網13年大起大落

■2006: 愛評網創立

■2011:.獲日本創投CyberAgent投資100萬美元
.估值突破1億元

■2013:.獲NEC投資500萬美元,創台灣網路團隊融資紀錄
.每月不重複造訪人次700萬

■2016: O2O嘗試失敗,虧損擴大

■2017:.從百人規模搬至僅2、30人小辦公室;解僱12位員工
.每月網站造訪人次下滑至550萬

■2018: 7月出售給中國新創「美團」

■2019:.美團3月將愛評網售予街口
.4月街口與愛評網爆勞資糾紛,愛評網16名員工全遭解僱 

整理:王姿琳

人失和,胡拿走要的資產

葉卉婷反省,沒有串接支付,商業模式就運轉不起來。因此當他們得知新買家是街口時,內部都認為是絕佳合作機會。

胡亦嘉原先也是這麼想。街口支付從夜市、街邊店起家,靠業務單點突破簽下商家,但要找到新店家越來越難。因此,愛評網擁有龐大的線下餐廳商戶,是一大誘因。

再者,街口App雖內建撰寫評論的功能,但多只是一句短評,資訊缺乏的這塊拼圖,正好可以透過愛評網的食記分享功能補齊,讓消費者從找餐廳到完成支付的最後一哩路,都能在同個App中完成,發揮綜效。

但,與創辦團隊失和,讓胡亦嘉與愛評網員工全面開戰。「這是我不得已的手段,我需要把創辦人弄出去,不然我沒辦法管理這家公司。」他說。

外界看胡亦嘉對待愛評網員工的手法粗魯,其實,「他(胡)已經把他要買的東西(店家聯絡等資訊)拿去用了,其他對他來講是小事。如果他要照完全正常的方式做協商、溝通、處理,可能4、5個月後才可以去run(運轉)公司的資產。他現在就直接切開(人事)。」程九如冷靜旁觀分析。

「這個事件也在提醒投資者、創業者和勞工們,都得要更了解自己的權利與義務。」他補充,台灣企業面臨數位轉型壓力,以購併或購買數位資產的方式轉型將更盛行。「但購併成功率比心臟移植還低,愛評這類爭議案例將會快速攀升。」

能不能收買人心,往往是購併成功的關鍵。但若要買的不是人才,那就另當別論了。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1639期 2019-04-11

瘋媽祖經濟學

台灣地表最大遷徙活動》50人團隊如何創造50億產值、吸引百萬人?

決戰七天全紀錄》直擊行前沙推、醫療組、青年團、千桌起駕宴

20年品牌再造工程》神轎GPS、香油錢QR code,大甲媽如何越活越年輕?

單期購買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