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商業周刊》最近報導企業轉型的比例越來越高?」佳芬舉手提問。這是我與《商周CEO學院》學習顧問群的每週讀書會,在這1小時裡,大家輪流發表閱讀當期商周的心得,我則以教練角色說明財經趨勢與邏輯。

這個從今年開始的讀書會,其實是商周轉型的縮影之一。過去,媒體靠著生產新聞直接賺取收入,但數位經濟正顛覆傳統,全球媒體都嘗試建立更多元的間接取償商業模式。佳芬,正是這個轉型工程中的一員。原先,她隸屬的顧客運營處,負責雜誌訂閱、售後服務,但3年前商周成立CEO學院,我們將紙本內容轉化為實體課程,加上商周累積的人脈資源,建立共學平台,用更多元的方式達到協助用戶成功的使命。於是,我們需要一群能夠洞悉用戶需求的學習顧問,顧客運營處的部分同仁也開始轉型,他們必須成為能夠與企業家們談論商業趨勢的顧問。

不只線下的轉型,線上的轉型也同時並進,最後還得虛實整合。這條路,一點都不容易。過去的業務,毛利高、很單純,現在的新業務,不好賺、更複雜。但這正是所有轉型者都須歷經的過程:沒有寫好的答案,所有人都得從試誤中,自己找出新答案。

「所有的企業現在不是正在轉型,就是準備要出發往轉型的路上!」我是這麼回答佳芬的,因為數位衝擊、逆貿易時代、地緣政治,正讓昨天的成功快速消失,不轉型,就淘汰。

轉型,是這個時代的主題曲。本期也有3則很有意思的企業轉型故事。

緯穎,七年前被母公司「逐出家門」,連尾牙都不讓參加的一個團隊;網龍,第一家上櫃的線上遊戲軟體公司,一度當上股王,後來卻連虧五年、被中國大舉挖角近50人;17Life,台灣第一家團購網,前年卻大裁2/3員工。這三家公司如何在失去昨日榮光之後,還重新站起來?

「真正衝擊各行各業的,是我們昨天的思考;真正要擔心的是,我們對昨天的依賴,」馬雲這段話,精準詮釋了轉型的核心。所以如何定義成功?我想,什麼時候,我們可以不再依賴昨天,那,才是真正可以宣告成功的時刻。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1634期 2019-03-07

習近平不敢說的危機

川習會倒數》車子、房子、新生兒,中國史上第一次同步衰退

關稅25%也能活》貿易戰最大受害者,照賺一股本

深入剖析:中國減速,台商自保守則

單期購買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