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停地吹泡泡,那飛舞在空中,美麗的泡泡。它們越飛越高,直向天際。然後,就像我的夢想,漸漸消逝,無影無蹤……」

這是一首美國的老歌。也是最近一期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封面故事導言所提(見一百一十四頁)。

所有有小孩的父母都知道,稚幼的小孩最喜歡吹肥皂泡泡,幾乎百吹不膩,從來不嫌棄肥皂是否衛生、黏嘴。

卻沒想到,當父母的本身,人雖長大了,卻似乎潛意識老忘不了吹泡泡的樂趣。君不見自民國八十五年起,一股借殼上市的熱潮湧起,塑造了多少股市豪傑。

大人吹泡泡

一時之間,年屆四、五十歲的中年人,開始大吹泡泡。有的人借了殼,開始募集更多的資金,介入更多上市企業的經營。最近頻傳跳票的企業主,往往就在短短兩年多來,迅速擴充,多由建設起家,跨行進入電子、百貨、飯店、航空。有的在經營企業之餘,還藉由交叉持股,護盤、炒作,從中享有一夜致富的快感,泡泡越吹越高,不亦樂乎。

不料,景氣不好,股市重落,泡泡破了。

於是就像狂風掃過的落葉地,像走了味的咖啡,很多企業主,反被借來的「殼」所拖累。而事實上,這些殼之所以越來越重,可以說都是自找的。

與這些借殼上市企業成對比的是,在上一期,《商業周刊》的獨家統計調查中,名列資訊業一百大中的第一名華碩電腦,居然把超過上兩百億元的資金擺在銀行中定存。華碩董事長施崇棠一向專注在本業的再精進。他的專注與借殼上市的企業風險傳奇成了一鮮明的對比,充分證明:「人有兩隻腳,錢有四隻腳,是錢來追人,不是人來追錢。」這句台灣古諺的道理。

「錢追人」意味著這個人極其認真地從事本業,錢也就不知不覺地跟著來了;「人追錢」,常常備感吃力,縱或有短期的成效,卻有如泡泡越吹越高。

侯西峰的豪氣可以想像,他心中泡沫的破滅,也值得同情與做為借鏡(見二十八頁)。

除了借殼上市、交叉持股的議題值得注意之外,多角化也是一個值得再研究的議題。有的企業家第二代,熱中投資各式各樣新領域的事業,戰線拉得極長,戰火全面開打,使經營失去焦距。這無論對於人力、資金的耗損都極大,對於領導力,也是極大的考驗。

許個願吧!

無論是借殼上市也好,沒有節制的多角化也好,都有如十七日深夜降臨的獅子座流星雨,一剎那間,極為壯觀,可是消逝極快。

金融風暴在台灣,是已近尾聲,或才開始,企業界及金融界有正反不同的看法(見三十二頁)。

倒是日本,泡沫破滅後,經營神話也不再是神話。如「終身僱用制」不再存在,取而 代之的是短期人 力盛行(見九十八頁)。

如何由流星轉到恆星,還是要健全公司生存的目的與組織的架構。

本期,張忠謀繼續為我們上課。這星期話題依舊新鮮有趣又實在。主要的話題是董事會與CEO的關係。張忠謀認為這兩者的關係應是既不敵對,也非橡皮圖章。兩者之間,必須有些張力。

董事會可支持CEO到一個相當大的程度,但董事會又如同CEO的諍友,最後的法寶則是任免CEO的職位。

如果董事會與CEO之間的關係能如張忠謀所言,具有某種程度的張力,台灣家族企業的問題,至少可以解決一半。

世紀末的流星極為華麗,風暴極為粗魯,危機也十分深刻。但也希望在流星傾瀉大地之際,許個願吧!讓這一切的泡沫終歸泡沫,而永續經營企業的夢想仍然存在吧。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574期 1998-11-19

借殼上市企業風險傳奇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