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七一四年荷裔英國醫生曼德維所寫的《蜜蜂的寓言》一書中指出,人性本是自私自利,追求自己慾望的滿足,否認人類自私自利的性格根本是偽善的說法。然而弔詭的是,從個人的自私自利行為出發,卻反而能真正成就公共的繁榮與福祉。公共的福祉並非建立在個人的德性之上,相反的,卻正是以個人的惡德為基礎。

這段話最近出現在日裔美籍學者法蘭西斯.福山所著的《誠信》(TRUST)一書〈立緒出版〉中的一篇由蘇峰山教授執筆的導讀中。

最近台灣一些上市企業一連串的跳票事件,就有如曼德維所說的,就是建立在個人的追求私利與外在的成就感上。

諷刺的是最近一期的英國《經濟學人》雜誌特別做了長達十四頁的台灣專集,專集中有一篇文章指出,台灣是此次金融風暴的倖存者。(見一二七頁)

台灣是不是倖存者,還有待觀察。福山這本新書的論點,倒有些值得台灣企業參考。

福山認為,曼德維這套新古典主義經濟學的立論,有八○%是正確的。他八○%贊同個人追求私利的行為乃是創造社會財富的重要源頭。但他相信成功的經濟體如美、日、德,為何那麼成功?而晚近看似較成功發展的經濟體,如義大利、南韓、台灣、香港是否真正成功?

福山認為,一個社會要能形塑有效合理的企業組織更是成就資本主義經濟的要素。相對而言,美國、日本、德國比較能自發地促成這樣的企業組織,而法國、義大利、台灣和香港等則較無法組成這樣的企業組織。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差距,關鍵在於這些國家在經濟發展之初,都能以家族為基礎,凝聚出有效的企業經營組織。美、日、德等社會隨後能自發地發展出超乎家族團體的大型企業組織,而法、義、台等地則無法如此。就算有大型企業組織也常是憑藉國家干預而成,並非由社會內部自發促成。

福山認為,義大利、中國、法國、台灣是低信任度的社會,往往將信任關係局限在家族之內,因此以家族企業居多,難以發展現代的專業管理公司與大企業。美、德則是高信任度社會,企業員工都遵守共通的倫理規範,彼此信任,企業的經營成本就低多了。因此能在個人、家族與國家之間發展出強有力的自願結合,形塑成大企業與現代化的專業管理公司,也是經濟能高度發展的關鍵。

最近台灣出事的這幾家跳票公司(見二十八頁)幾乎都是家族企業,也幾乎都是將上市公司這樣的公器當成私用,以之作為炒作股票的工具,追求個人的貪婪所致。

曝光的公器私用的例子,只是冰山的一角。坊間甚至盛傳有所謂八人放空小組,專門放出放空謠言,襲擊有財務危機的企業,宛如帶領大群禿鷹,吞食傷重的身體的血肉至奄奄一息。其中不乏某財經專業媒體介入放空,圖取股價差值。

無論是上市公司也好、媒體也好,甚至是代投資人買債券基金、經營封閉型基金的投信公司等等也好,如果將公器私用,追求個人私利至極致,卻還沒有繩之以正法,難怪台灣這個社會,無法建立如福山所言的信任關係。

財政部、證管會該是站出來、保護投資人權益的時候了。而台灣這個社會也該是積極建立互信的時候了。如何建立?就是建立起社會信任的機制。

譬如投信公司要善待投資人的資金,好好將錢投資在有經過信用評比的公司債、不濫買無擔保公司債;如果要買無擔保公司債,起碼要細查該公司的財務報表;如果要買有擔保的公司債,也要看看擔保到什麼樣的程度?做不到這些,就不足以擔任投信公司總經理。

譬如家族企業,要想辦法把棒子交給有為有守的專業經理人,而不是交給自己的家族或對自己死忠的親信,使企業成為專業的大組織。政府要紓困,不如好好建立起彼此信任的社會機制吧。

與大家兩週不見的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此期仍講授組織課程,值得你參考(見一○二頁)。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573期 1998-11-12

世紀末企業大淘金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