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略是管理學上的重大議題,各種專書成篇累牘,各種理論也層出不窮,可是讀完學理,要運用到實際的經營上並不容易,大多數人講起策略,只在課堂,不在商場。

我自己的經驗是,所謂策略,在實際的企業經營時,只有一句話:就是做對的事。

企業經營做任何事都需要策略思考,而我們所做的事可分為兩類,一類是對的事,一類是錯的事,如果我們選擇做對的事,那一定是策略正確的事。

何謂正確的事、對的事?對的事一定是效益極大化的事,投入最少,產出最大,方法最簡單。而且不只短期有效益,長遠看也是最正確的事。所以對的事,一定是符合策略,經過最嚴謹的策略思考。

問題是在實際的企業經營中,我們如何常保做對的事,又如何做策略思考呢?

我的方法很簡單,任何事一定想高、想遠、想深,這高、遠、深,隱含了策略思考的全貌。

想高,就是做任何決策時,從高處綜覽全局。我們在地面上所能看見的地方就只是眼前的景觀,看到的是有限的。唯有當我們登高,才能看到附近所有的世界,才知道我們所處的地方哪裡才有路可走。

企業經營想的也是一樣,面對的問題可能只在一個點上,可是從一個點向四面發散,會從一個部門,到全公司,到公司外,到全產業;會從一個產品,到相關產品,到競爭產品,到整個產業趨勢。不只想眼前的問題,要拉高視野,從高處綜覽全局,我們才能看透問題根源,也才能找到真正解方。

想高是空間擴大的思考。

第二是想遠,我們一般遇到問題時,會想到立即解決的方法,立即就是現在,最短的、最快的解決方法,可是如果從長遠思考會如何呢?

所以想遠是從想現在,想明天,想短期的未來,想長期的未來。我們不只要想短期的利益,更要想長期的效益。

短期利益容易想,也容易估算,可是長期利益就要有未來的想像力,才能推估。我們要有能力預想未來,知道未來世界的變化,才能把自己的公司套進未來世界中去推演。

想遠是拉長時間的思考。

第三是想深。遇到問題時,仔細追究可分為表象問題、深入問題、深層問題、最底層的結構性問題。想深就是要把問題想透,一直追究到「問題背後的問題」,想到最深、最根本的結構問題,然後尋求最徹底的解決,這才是策略思考。

想深是追究問題的縱深思考。

企業經營上,如果我們能夠想高、想遠、想深三者兼具,就能夠把事情想透,而選擇最完美的解決方案。完美的解決方案,通常就是對的事,而對的事就是策略思考。

能選擇做對的事(策略),再把事情做對(執行),企業經營就無往不利了。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1615期 2018-10-25

一杯咖啡的世界大戰

反擊韓國!台灣用機器人煮冠軍咖啡
中國數據咖啡讓星巴克大裁員

雀巢膠囊木馬屠城計、瑞幸C2B策略、神秘富豪薯條戰法
3場戰爭,一次看懂最新商業邏輯

單期購買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