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都叫我不要穿西裝,但我還是穿,習慣了,」朱立倫一邊對幕僚說話,一邊拉著身上的西裝外套,踏進會議室,「等下還要去議場嘛!」

小檔案_朱立倫

出生:1961年
學歷:台大工商管理系、紐約大學財務金融學碩士及會計學博士
經歷:立委、桃園縣長、行政院副院長
現職:新北市長

專訪當天,是新北市議會預算會期最後一日。新北市長任期剩不到半年的朱立倫,如同進入看守期,但近日他先是搶放颱風假,打破北北基默契,又對深澳電廠環評提出行政訴訟。任期將滿,他的新聞熱度不減反增。

但,他是目前國民黨最尷尬的政治明星。

在各家民調中,他持續是藍營聲望最高者,偏偏自今年底卸任後,他既無黨職亦無公職,兩手空空,卻要與黨內其他競爭者比拚二○二○總統選舉代表權。但對黨內而言,他許多主張常與黨不同調,例如,他認同民進黨「非核」立場,也支持形同選票毒藥的調漲電價。

上屆大選,他留下臨陣「換柱」、自己慘輸三百萬票的難堪紀錄,也是競爭對手必會善用的把柄。外界直指,保守、精算性格,是他敗北主因。

如今,他在接受《商業周刊》專訪時說:「這次我不會最後一天才翻牌。」

極可能再戰總統大位的他,過去兩年間,甚少對敏感議題發言。他自信於財經、管理專長,對全國性重大議題,能提出什麼解方?我們的話題,是從他指著《商業周刊》當期(一五九八期)封面的美中貿易大戰談起:

談美中貿易戰
不要提早選邊站,尤其政府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台商的處境夾在美中之間,你覺得有解嗎?

朱立倫答(以下簡稱答):難講喔,郭台銘不是正在威斯康辛州動工嗎?川普還參加,如果不是美中這樣,美國總統會去參加一個新廠投資案嗎?

問:但大部分台商還是中小企業,在中國也面臨轉型的壓力,有能力做到郭台銘這樣是少數。

答:是啊,我三月去南京、上海,都是跟台商接觸,現在是危機也是轉機。很多人覺得不適應,也可能是他轉進到其他地方的一個機會。我覺得這本就是產業鏈的變化。

台商特點就是群聚,就像郭台銘到威斯康辛州,可能就會給周邊台商創造新機會。一樣的,轉進到東南亞,也是一串的,大家一起做。

當中美雙方貿易戰,我們不要提早選邊站,尤其是政府,否則會把我們放在很大危機處境中。分散風險,多元投資,是我們要做的。

問:政府真有辦法引導台商去其他地方投資嗎?

答:我當桃園縣長時就講過的雙印(印尼、印度),但這兩塊,政府的腳步,比起我們競爭者,韓國、日本,都慢非常多。我去過印度兩次,一次是桃園縣長時,一次是新北市長時,兩次最大差別,日本(企業)可能成長三倍,韓國可能成長五倍,但我們(台商成長),沒變。

像日、韓政府輔導出來的韓國村、日本村,集體住宅、商業區、學校都有,這才能克服掉很多文化差異。在整體戰略上,相較過去南向、西進,這幾年來(台灣)政府主導力量越來越弱。

談中國惠台搶人才
我們有沒有留下學生的環境

問:你說要引導分散,但中國提出惠台政策,帶動新一波西進,政府能擋嗎?

答:任何一個產業,就是要找一個提供給我們最優惠條件的地區或城市。現在(中國)提供某些租稅、特殊優惠,廠商若覺得真的有利,可以利用這次政策去。

至於個人就學、就業,我認為是擋不住的。我們自己有沒有能吸引學生留在這裡的環境、條件、就業市場?如果沒有,他們可能去北京、上海、香港、新加坡,就像我們以前去紐約、倫敦。

我這兩天就一直批評,政府對外籍人士成為新住民的限制非常多。新加坡把每年外籍人士成為新加坡居民、工作(的人數),列為政府KPI,反過來我們有嗎?沒有!

問:但政府一說要引進外籍人才時,各種壓力就來了,不是嗎?

答:新加坡也有壓力,做任何事情都有壓力,但你要清楚告訴民眾,這是我們需要的。大家把門關起來,不管是(對)新人才或新住民,我們競爭力就是流失。

談基本薪資提到三萬
看美、韓,大幅提升不是錯

問:上次大選,你提出基本薪資四年內提高到三萬元,政府介入薪資問題是有效的嗎?

答:政府是其中一個力量,要增加收入有兩股力量,一個是創造更多機會,像投資、產業、新經濟政策,蓬勃後收入自然提高;第二,我們不能相信這個社會沒有慣老闆,所以當你大幅度提高基本工資時,老闆一定會告訴你我受不了。但實際上看美國、韓國例子,大幅度提升並不是錯誤政策。

問:擋得了資方壓力嗎?光一例一休就已讓政府翻來覆去?

答:應該說,這中間是個完整配套。基本工資、產業政策、貨幣政策,這三者應是連動的,台灣國民實質所得用PPP(購買力平價)算,已經近五萬美元,但我們的(人均)GDP是二萬四千元。你不要讓年輕人這麼多挫折,事實上要鬆綁一些我們在GDP跟PPP之間的落差。

問:用貨幣?

答:部分是貨幣(指匯率)。

問:但出口產業會不滿,你的意思是要重新思考對出口產業的依賴?

答:講白點,我們的出口產業若全靠貨幣政策,是無法保障競爭(力)的。

談反核又反深澳
蓋燃煤電廠,政府違反配比

問:你反核也反深澳燃煤電廠,如何解決全國性缺電問題?

答:我是理性非核、節能減碳同步進行,沒有意識形態。核安跟核廢料是台灣用不起任何新核電廠的最重要原因。你說我百分之百反對燃煤嗎?怎麼會,林口三大機組夠大了吧,但我們不能再加了,加上去的結果,就像柯文哲講的,這八年努力減碳的成果全部毀於一旦,大家怎麼接受呢?

政府不是喊口號二○二五非核家園就好,你本來告訴我五○%天然氣,結果現在要蓋燃煤電廠,你違反你的(配比)嘛!

問:你覺得合理配比是怎樣?

答:我現在不須幫他們解決。至少上次選總統,我說,一定要誠實講,不能說不漲電價。

問:換你去做,可以漲得了電價?

答:所以我(上次)沒得到選票。

問:你的兩岸主張是一中各表嗎?

答:最簡單的兩岸主張就是,和平、合作雙贏,求同尊異。

問:但中國願意「尊異」嗎?

答:求同尊異,同文同種總要承認吧!存異或尊異是,中華民國是從國父創建到今天,是個獨立自主的國家,大家在這邊有爭議,才有所謂九二共識,就是不要再去討論(歧異的地方),在九二共識基礎上繼續和平、合作。這是現狀,為何要改變現狀?

談兩岸緊張
我們必須走平衡戰略

問:所以重新承認九二共識就是恢復現狀?中國就會停止拔台灣邦交國、航空公司可以不用改名?

答:實質作為上,兩岸要走向和平跟合作,而不是要越走越遠。包括今天在美中台關係、國際關係、尤其經貿關係上,我們都必須走平衡戰略。

問:你願意明確表態,新北市長卸任下一步是什麼嗎?

答:我的標準答案絕對是,做好每一天,到十二月二十四號,然後我再來思考,現在不去思考。

問:很多人說你是政治精算師,不到最後一刻不翻牌,你不想改變人家的既定印象嗎?

答:我覺得,會有這樣印象,是因為我是會計學博士。第二個可能原因是,我太重視成本效率,施政非常重視C/P值、KPI,所以大家會覺得:你就是這樣算。但政治沒有什麼可算不可算的,要回到初衷,你能為社會做什麼?當然,我不能否認,十二月之後,社會會有些聲音出來,我們再來決定。我不會最後一天翻牌的啦(笑)!上一次我真的是,完全不要選,但是、但是⋯⋯。

問:你會不會覺得台灣選民的胃口,被柯文哲這樣的怪咖改變了?

答:我不完全這樣認為。用成本效率、目標管理原則做事的人,也許不會這麼華麗,但是它可能是台灣可長可久的一條路。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1601期 2018-07-19

NBA球星企業家 獨家專訪KD杜蘭特

蘋果、YouTube搶合作的矽谷新勢力

獨家專訪KD杜蘭特》
球場上,2年總決賽最有價值球員
商場上,布局虛擬幣、共享單車35家新創

揭密》最強球隊休息室,如何決定下一隻獨角獸?

單期購買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