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癱瘓的老兄、兩個過胖的傢伙、一個煙不離手的老菸槍」,這是Nike創辦人菲爾‧奈特,形容他團隊的方式,「一群雜碎」。

一群雜碎,憑什麼打造出一個兆元運動帝國?

在數位衝擊的新時代,沒有一個人不受影響,傳統的管理方式還適用?最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週末重讀奈特自傳——《跑出全世界的人》時,有些啟發。這自傳背景雖在半世紀前,但主人翁毫不掩飾的赤裸告白,它那股顛覆舊秩序的野性與草莽,與新經濟的特色深刻呼應。

長達十八年,這公司的帳戶裡永遠沒有足夠的現金,負債高達九成,「我們得像經過墓園一樣屏住呼吸,直到現金能匯入帳戶,」「在多數人眼中,我們魯莽躁進,不顧後果」;被跳票時,奈特穿梭在不同的會議室道歉、下跪;被告時,他徹夜未眠,排練一百種情境,怕妻小無處棲身。

一群雜碎、每半天就上演一次的危機,帝國如何誕生?

「別告訴人們怎麼做事,讓他們自己做出成績,給你驚喜,」這是奈特的管理哲學。他的創業,來自一個瘋狂的點子,既然瘋狂,便無規則可循,如何領導?

找到一群有相同癡狂的團隊,奈特稱之為「鞋癡」(Shoe Dog),「他們腦子想的,嘴巴談的,除了鞋子沒有別的,這是一種癡迷的狂熱,一個可辨別的心理障礙。」因為癡狂,因為以身相殉,所有層出不窮的危機,都能被處理。

然後,放手,「我讓他們做自己,讓他們放手一搏,讓他們犯自己的錯……完全信任,孕育出強而有力的雙向忠誠,」這份忠誠,讓團隊自動即時互補。

昔日的管理學,講求控制,工作職場、部門KPI、職級職等清清楚楚,凡事照制度來,但當狗也能開車的新時代來臨,敵人已非同業,人腦速度追不上電腦,只有棍子與紅蘿蔔的獎懲制度不再能驅動人,一個蘿蔔一個坑的組織設計只會帶來僵化對立,唯有懂得放手,激發出人們心中的渴望,才能把雜碎變戰將,以最野性的姿勢戰勝未知,用最靈活的隊形奪下市場。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1593期 2018-05-24

狗開車時代來了

舊金山、匹茲堡雙城直擊》自駕車生活提前報到!

當你的一天變25小時,
高房價bye bye,車廂就是超商、咖啡館、美容院……
全面衝擊買房、開店、求職策略!

Uber預言:15年內,人類不再買車

單期購買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