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的進化生物學教會我們,進化是將「通融性」這種機靈加進生物的DNA當中。生物對所處環境的適應力,我們也可以從中學到。

父傳子、子傳孫,生物會超越世代,不斷變化。變化為生物帶來了多樣性。在此刻,許多生物仍持續變化。而另一方面,人稱「活化石」的腔棘魚,外型幾乎與七千萬年前沒什麼兩樣,存活至今。牠的DNA變化速度與其他動物相比,也顯得極為緩慢。為什麼會有這種「不變化的生物」?答案是「視環境而定」。

當環境不變,生物沒有進化的迫切性。另一方面,在變動的環境下,為了適應新環境,只有進化的生物超越世代存活下來。這就是達爾文的進化論。

但生物個體也會因應成長過程中遭遇的環境變化,改變自己的身體,具有「表型可塑性」能力。例如隨背景變換體色的變色龍,或是小時候染病後,便會將這種疾病的細菌認定為異物的免疫力,也算是此種能力。

換言之,儘管同樣誕生在這個世上,但「通融性高的個體更容易存活」。舉例來說,我們人不光要忍受壓力,懂得機靈的轉換心情也很重要。這一切全憑你的想法而定。

一隻甲蟲,分化成兩種後代

命運並非光憑基因決定。試著相信自己DNA所潛藏的可能性吧,生物便是藉由這種具可塑性的DNA來度過危機。

在同一個市場出現競爭公司時,你的公司有兩條路可走:一、徹底競爭,成為業界龍頭。二、鎖定已被搜刮殆盡的市場以外的獵物(開拓新興市場)。

其實這和生物耗費數萬年進化而來的原理相同。

來看綠豆象這種甲蟲在進化過程中所學會的戰略吧。這種甲蟲的成蟲會在紅豆之類的豆子中產卵,幼蟲在一顆豆子中生成,並以豆子當食物。當豆子數量減少,綠豆象的父母只好一次在一顆豆子裡產下多顆卵。

因此,在同種類的綠豆象當中,會分化成兩種集團,採取截然不同的生存方式。一種是在同一顆豆子裡長大的幼蟲互相殘殺,戰勝的一隻成為體型較大的勝利者,長大為成蟲。也就是選擇「市場獨占型生存方式」的集團。

另一個則是完全不會在同一顆豆子裡互相殘殺,最後全都長大為成蟲,變成講求和平的集團,但這群和平主義者,付出的代價就是長成較小的體格。

於是有幾對父母改為四處尋求數量更多,但體積較小的豆子,例如豇豆,牠們可說是「新興市場的開拓者」。

一顆豆子,會進化避免被吃

而豆子也沒對牠們認輸。有些豆子會展開防衛,讓外殼變硬,與綠豆象對抗,不讓牠們潛入。有些豆子採取另一種策略,大豆就是其一。大豆準備了綠豆象不易消化的物質來對抗,許多綠豆象無法以大豆當食物。在實驗中得知,綠豆象當中只有少數可消化大豆中的成分,平安長大。吃與被吃的關係,到處都在磨練攻防戰略。

當我們陷入困境時,只要採用進化生物學的觀點來思考該採取何種策略,就能明確找出答案。當無法戰勝競爭對手,要推測自己照目前的做法,可以在排行第幾的順位下存活,或是摸索看有沒有機會成為第一名的跟班。當判斷兩者都有困難時,就只能另外找尋新興市場了。一路進化而來的現存生物,都是時時藉由這樣的選擇所帶來的「成本效益」存活下來,堪稱「歷史上的勝利者」。

一般「拖延」都給人不好的印象。工作、念書、家事,一旦拖延,往往最後爛攤子又會回到自己身上,但其實拖延是許多生物在進化過程中所學會的求生戰術。

生物們時時都被迫得針對眼前所處的狀況做判斷,現在該這麼做嗎?還是留待以後處理?當遭遇敵人襲擊時,不是選擇逃跑,而是採取拖延戰術,有時反而奏效。

所有生物都有天敵,上班族也有像上司這種「頭疼的人物」。稱呼上司為天敵或許有點失禮,但天敵這種生物,上面也會有以牠為食的更強(在專門用語中,稱之為更高層級)獵食者,同樣的道理,上司上頭還有更偉大的上司。

生態金字塔描繪出位於頂點的肉食性動物,如獅子和老鷹,草食性動物位於三角形的中央,植物和菌類等分解者位於底端,這是生物教科書一定會提及的圖形,又稱為「食物鏈」。

上司的上頭還有上司,如此井然有序的組織圖,從最底層的一般員工到最上層的總裁,一路相連,形成龐大的管理職金字塔。人類社會建立的這座金字塔,由上而下傳達命令,是許多公司的基本運作方式,但根據生物學的最新研究得知,實際的生態系統與教科書上的金字塔有很大出入。

職場金字塔,比生物還僵化

獵食者與被獵食者的世界,不是僵硬的縱向社會,而是充滿活力的在時間與空間中游移,頗具彈性。

舉例來說,獵食者與被獵食者並非總是成對位於上下的位置。生物棲息的環境隨著不同場所和季節,出現不同的食物和獵食者,這就是野生世界。獵食者會評估眼前的食物是否好吃,先從好吃的食物吃起。當營養價值更高的食物出現時,牠們的目標也就此改變。

被獵食者也一樣,能否成功逃過敵人的獵殺,得看有沒有地方可逃。被獵食者同樣也得進食,如草食性動物會隨著野草的分布變化而四處移動。換言之,某個場所下的獵食者與被獵食者間的關係並非固定。

對進入這個結構的人們來說,可以什麼也不想,推動事務進行,所以很輕鬆。上司只要分配手中的資源,賜予部下工作即可。而部下也只要乖乖順從上司就行了。以結果來說,是否該推動已完成的系統,就交由最頂端的人去決定。就這樣,最後只有被選中留了下來的Yes Man。但這樣的組織真的好嗎?

這並沒有什麼不好,其實這證明了「這是個有餘裕的組織」。新的事務現在辦不到,留待以後再處理即可。趁著還有餘裕,只憑表面的形式來推動事務,至於根本問題,先拖延再說,這麼一來,就不會有任何問題產生。換句話說,它沒有改變的必然性。只要想想在同樣環境下一直都沒必要改變的腔棘魚,就能看清楚這一切。

如果是在高度成長期,這樣就能維持組織運作。但現今時代已不再有如此的餘裕,無法配合環境加以適應的公司,自然無法存活。Yes Man型的金字塔,馬上會失去功能。

長期以來,生態系統已構築出一套很有彈性的系統,可以更換上司和部下,但人類社會卻遲遲不願採用。因為在人類社會中,有許多人一旦嘗過「權力」甜蜜的滋味後,便不肯放手。

小檔案_書名:拖延.裝死.寄生 史上最強職場求生術

作者:宮竹貴久
出版社:平安文化
出版日期:2018年5月7日

宮竹貴久 簡介
九州大學理學研究院(生物系)理學博士。曾任倫敦大學生物學院客座研究員,後轉任岡山大學環境生命科學研究科教授。獲頒日本生態學會「宮地賞」、「日本應用動物昆蟲學會賞」。另著有《戀愛的雄性會進化》、《昆蟲生態學》等書。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1591期 2018-05-10

數位黑幫

「大國政府+科技巨頭」的致命組合正把網路當武器,掠奪你的自由!

信用新中國》1千萬個「失信者」,搭不了飛機、高鐵,小孩不能入學
天網正擴散》沿著一帶一路,監控科技輸出俄羅斯、伊朗、肯亞、柬埔寨⋯⋯

台商,是台灣最容易被建檔的一群人

單期購買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