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沒有邁不過去的坎。世界上最難約的客戶都約到了,我們還有什麼理由不努力前進呢!」當金正恩與文在寅牽手跨過北緯三十八度線的水泥檻,《商周企業家聯合會》會長彭仕邦在群組中的PO文,觸動了共鳴。

從劍拔弩張到高呼和平,文在寅送給金正恩的花束,有代表歡迎的牡丹、象徵和平的雛菊,還有從非軍事區摘取的野花;金正恩則承諾全面停止核試爆,「不再打擾總統先生早上的睡眠時間。」

這場政治大戲的編劇功力一流,裡頭既有硬實力的比拚,也有軟實力的鋪陳;較勁得優雅、耍心機也賞心悅目,是一場成功的秀。

當視線轉回台灣,卡管大戲超過百日,大學自治vs.行政程序違法、藍綠鬥爭Plus台大校內派系之爭,這些軸線卻荒腔走板的各自出演,台灣上空被搞得烏煙瘴氣,社會也被撕裂。到底有什麼邁不過去的坎?今年台大的畢業證書上,校長署名會是代理校長之名?唉!

然而,在企業界,我們總能看到永不停止的創新,因為競爭的市場機制。

譬如,三十幾年的老產業──娃娃機,這兩年不但重新席捲大街小巷,甚至進駐台北信義區百貨。資深記者吳中傑推算,娃娃機門市數量已經超過兩大超商,產業從業人員超過十萬,年產值逾千億。

這個象徵「末端經濟」的大商機,除了娃娃機,還包括了「電話亭式KTV」、行動餐車、咖啡車等,它們都是因應M型社會的低薪現象,而蓬勃發展的商機。它有兩大特色:低生產成本、低消費門檻。然而,低價,不代表無法創新;低薪,更不代表沒有商機。從娃娃機案例可以看到,若非結合了新零售、無人店分租、網路社群等結構創新,這產業就不可能重生。

正因競爭激烈,創新誕生;坎,自然也就邁過去了。

但一到了政治、學術的疆域,管制、壟斷、補貼,各種缺乏市場機制的手段,創新,自然無從出現。這個坎,要如何邁得過去?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1590期 2018-05-03

末端經濟來臨!

滿街娃娃機、平價美甲店、電話亭KTV,
到底怎麼回事?

台灣進入「低成本、低消費」時代
獨家調查:9成玩家認為是泡沫、74%兼職者正職月薪不到4萬

單期購買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