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七年我創辦《商業周刊》,每年賠錢,一直賠到一九九五年,才逐漸有起色,約到一九九八年才損益兩平。前後十年暗無天日的日子,要不是我們沒路可走,只能硬撐,很可能中途就放棄,一切冤沉海底。

我事後檢討,我做《商業周刊》,是絕對正確的事,台灣終究會有一本商業財經類的週刊出現。可是我做早了,早了六、七年,若我在一九九三年才創辦《商業周刊》,我可以少賠很多年,少走很多冤枉路。

人生就是如此,如果我們都能在對的時間,做對的事,一生都將是光明坦途。

問題是:如何做到在對的時間,做對的事?其實這就是策略思考,人生通常是順著路往下走,可是順著走,不見得是對的事,要選擇做對的事就要仔細思考,而且不只要思考,還要有策略,策略就是不只要想現在,想短期,還要想未來,想長期,還要有方向和目標。

人通常都是面對問題,解決問題,做的都是當下的事,解決的都是當下的問題。但未來可能更重要,若現在不未雨綢繆,未來可能就萬劫不復。所有策略一定要想未來,要用長期發展來決定現在要做的事。

策略有目標和方向,每個人都知道未來要做什麼?往何處去,再決定如何去?怎麼去?

有策略思考,我們就能選擇做對的事,並選擇在正確時間做。

對的事通常有兩種:一種是未來必會出現的事;如商業活動發展地區,必會出現一本財經週刊;又如社會所得增加後,對生活品質的要求必提升,所以做提高品質的商品也是必然趨勢,這種對的事較易判斷。

另一種對的事則不必然發生,可是最後卻變成新的趨勢,這種對的事,可能是人類社會發展的偶然或者變異,不容易預測,也無跡可循,要找到這種對的事,需要敏銳的觀察力及超凡的洞見,再加一點運氣。一般而言,我們只要掌握第一種對的事,一生已經夠用。

對的策略除了做對的事外,第二個關鍵就是在正確的時間下手去做,不過正確的時間,只有在事後檢討時,才能確定,事前很難做到。因為正確的時間,通常不是錯在早,就是錯在晚。創辦《商業周刊》,就是錯在早,需要多熬許多年,才等到市場成熟。我們要如何找到正確的下手時間呢?

其實這是選擇如何犯錯的問題,既然時間精準不易確定,不是早,就是晚,那我們應錯在早,還是錯在晚呢?

錯在早,我們通常要活得夠久,才等得到春暖花開,可是只要等到了,我們也就成功了。如果錯在晚,時間過了,市場被別人捷足先登,可能我們就毫無成功的機會了,所以錯在晚必定萬劫不復,所以我們寧可錯在早,絕不可錯在晚。

對的時間,做對的事,這是最簡明的策略。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1587期 2018-04-12

逆貿易效應

美國製造 PK 中國製造2025,衝突將成新常態

全球化凍結、供應鏈搬家、物價上漲、創新停滯

美中再戰200天!消費者、台商、投資人自保手冊

單期購買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