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上美容院,設計師推薦了新護髮品,髮質果然滑順,我順口問:這系列有沒有用在臉上的?「我們又沒有做臉的生意。」吹頭髮時我再問:你們吹風機有沒有負離子功能?「如果要負離子的,就不是這價格了!」

這兩個答案很正常:「與我無關」,是工作者的心態。但如果換個眼光來看就不一樣了,當設計師將自己視為通路,把美容院視為平台的場景,這兩個問題就被轉為商機,下回,她就可能提供新服務,形成新收入。

如何定義自己的工作?未來的格局,差很大。

譬如社區管理員,可以只專注在清潔、保全、綠化這些事上,但換個眼光來看呢?

「二十年前,深圳一平方米的管理費四.五元,現在只剩二.五元;二十年前,請一個保安人民幣三百,現在要人民幣五、六千。」彩生活執行長唐學斌在「商周圓桌趨勢論壇」上形容產業困局,收入腰斬、成本攀升,「我們流傳一句話,前世作孽,今世做物業。」

但眼光一變:社區裡有人,人需要各種服務,管理員則最熟悉人們的生活作息、喜好樣貌,這不就是一個充滿可能性的平台嗎?

於是,針對那些天天都「趴」在社區、很少開的車,他們提供了便宜的保險;與基金公司合作,提供居民基金理財,以銷售佣金折抵管理費……。一個個的可能性開了出來,從一個「管物」的行業,變成「服務人」的行業;一個原本被視為作孽的行業,就變成了坐在金礦上的行業。

「那些現在對你最困難的事,恰恰是(生意)最好的入口,」唐學斌說。

如果一個這麼傳統的行業都可能變身,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呢?一個眼光的轉變,便形成天地之別。

如何定義自己的工作?若眼光只局限於當下的一筆訂單、當月的薪資、此刻的職位,那麼,可能性自然如綠豆般微小;但若將自己的邊界打開,世界將無限寬廣。

「趴在地上(看用戶),空杯歸零(看自己)」,在商周圓桌趨勢論壇上,中國車享執行長夏軍的這句話,發人深省。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1577期 2018-02-01

12家企業教你 2018管理聖經

福斯車銷量勝豐田、茅台酒廠市值逼近LVMH、
任天堂打敗iPhone變最紅3C、
UA被打入垃圾投資等級
他們為何讓人跌破眼鏡?

單期購買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