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七年的跨年夜,我的同事小管、阿財帶著簡單的行李,往零下三度的天津飛去;比他們早三天出發的,是已經落腳昆山的自明、思迪。對他們的家人、女友,我很是抱歉,無法一起倒數跨年的原因是,他們被賦予一項重要的任務:兩週內,定義出昆山停工事件對台商的意義。

去年耶誕節,昆山差點全面停工,一百多家台商受衝擊,隨後天津、廣東、河北等地也傳出停工,我們研判,這將成為中國台商最大的經營變數,因此,決定派出兩個採訪小隊出擊。

自明、小管聯手探訪了十六家台商、十五位副總以上的高管、十六位第一線人員,他們的結論是:GDP中國不再,AQI(空氣品質指標)中國才是現在式。當習近平在十九大會議中,十六次提及「質量」這兩個字時,環保,在中國正成為最紅的政治問題。

我們看到,在天津,十六個管區有AQI競賽,最後一名要付錢給第一名當獎金;在昆山,台商得參加環保考試,考場裝有指紋辨識,無法派槍手……。

從產量中國到質量中國,第三波台商大淘汰正式展開。製作人張毅君悲觀的說,這一回,能倖存的中小型製造台商,真的很少了。

此時,跳出我腦海的是五個字:「拿出辦法來」。二○○一年半導體業陷入低潮時,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送給主管們每人一個紙鎮,紙鎮除了一一刻上主管名字,後面接著的,就是這五個字。

當中國全力追求AQI時,台灣政府拿出的辦法是什麼?

台灣的製造業投資亟待充實,那麼,對於這次數以萬計被衝擊的台商,台灣政府的想法是什麼:這可視為一股吸引台商回流的東風,或者,也跟中國一樣視他們為一群應該被淘汰的人?

世界變化以秒計算,面臨每一個國際重大變局,我們都期待政府能有想法、並拿出辦法。對於昆山停工事件,身為媒體,《商業周刊》在第一時間拿出的辦法,是派出兩個小隊,兩週內,完成一萬一千字的調查報告。請問,我們的政府何時拿出辦法來?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1574期 2018-01-11

中國環保追殺令 終結台商

昆山、天津現場追蹤》4萬台商停工大危機
兩個月被停工8次
118家台商險停產,iPhone、豐田車差點斷鏈
習近平只要「有質量的GDP」
台商不升級,就關門!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