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年輕的電腦程式設計人員,因為嚮往無拘無束的自在生活,決定從組織中離開,投入獨立工作者的行列,由於他的技術能力不錯,剛開始時就接到不少生意。

半年後,問題逐漸顯現,他承諾做完的事,經常延遲,而品質也大有問題,許多客戶合作過一次就再也不會上門了。他的工作漸漸少了,最後連基本的生活所需也無以為繼,他不得已,只好重回上班的行列。

他的問題在於他是個完全無法自律的人,當變成自由工作者,工作、生活時間完全自主,自己安排,生活步調就亂了,想休息就休息,想遊玩就遊玩,而該工作時,卻又常常拖延不工作,或者有朋友相約,總是優先赴約,把工作放一邊,這樣的生活,讓他總是想:明天再開始認真工作,明天還有明天,工作永遠不會開始。

我從小也有類似的問題,我極度缺乏自律,自己下決心的事,從來沒有完成過,對此我曾經非常沮喪,為什麼我總是做不到?可是我也發覺只要是學校要求做的事、老師交代的事、同學要一起做的事,我從來沒有拖延過,幾乎都是準時做到。我非常重視外界的要求,也非常重視對外的承諾,我逐漸知道,我自己約束不了自己,我需要外在的約束。

進入職場工作後,我需要外在約束的特質更加明顯。組織要求的事、老闆交付的任務,我從不說不,也從來就準時完成,我是組織中最值得信賴的人,我也習慣在組織中工作,幾乎不讓自己有自律的機會。我也不確定自己不能自律的習慣是否已經改變。

直到我開始創業,我終於有機會檢視自己是否能夠自律。

因為我是創業者,公司中的一切唯我命是從,我也常下決心,要做各式各樣的事,可是這種決心,如果只有我自己知道,只要我自己去完成,真正能完成的比例很低,大多數都不了了之,我知道,我不能自律的毛病還存在。

那我要如何改變不能自律的習慣呢?

我決定不再對自己做承諾,我決定把所有承諾都變成組織的承諾,要讓所有人都知道,也要讓大家一起為承諾負責任。

要做任何事,我都把它變成組織的行為,每個人都扮演一定的角色,我自己也不例外,我自己是集體行動的一分子,我不能不完成,如果我失手,整個組織都受傷害,這是互相監督的機制,沒有自律可言。

我用這樣的方法,彌補了我不能自律的缺陷。就算我已是創業者,一切我說了算,我也不讓自己有管理自己的機會,我設法讓組織一起管理我。

能自律的人,是極少數意志特別堅強的人,大多數人都缺乏自律精神,而如果一個人擁有自由,卻又不能自律,最後必然是悲劇。想擁有自由,請先問自己能不能自律吧!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1572期 2017-12-28

【2017年度風雲人物】馬化騰

一手打造市值超越臉書、三星、阿里巴巴的騰訊帝國
最重視用戶體驗的山寨之王,
連臉書和Line都反過來模仿
10億人生活育樂離不開它,是中國社群之王
中國最大手機即時通訊軟體微信是他做的
熱門手遊《王者榮耀》、全球最賺錢線上遊戲《英雄聯盟》都在他旗下
亞洲第一家市值突破五千億美元的公司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