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十八日上午。

距離雅加達市中心一.五小時車程外的茂物宮(Bogor Palace)圍籬內,上任剛滿三年的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正在準備接待卡達國王塔米姆(Sheikh Tamim bin Hamad Al Thani)。

圍籬外,上百位揮著印尼與卡達國旗的小學生們,排排站著、坐著,等著迎接卡達來的貴賓。他們幾乎人手一支手機,不時自拍,與同學交頭接耳、分享臉書與Instagram上的訊息。

一旁的老師說,他們已經習慣這種場面,這幾年,幾乎每週、每月,都有來自各國的領袖與企業家來訪。

新總統+新創企業家
印尼變亞洲最新的一兆美元經濟體

沒幾個月前,佐科威才在同一個地方,與卡達的對頭——沙烏地阿拉伯國王沙爾曼(King Salman)會面。這是時隔四十七年後,沙國國王第一次正式拜會印尼,訪問團人數高達一千五百人,規模龐大,前所未有。

不只如此,自從佐科威當選後,世界級的領導人連番造訪印尼,行程幾乎沒斷過。因為,印尼不只是全球最大的穆斯林國家,二億六千萬的人口,更高居世界第四。更重要的,這個以往被戲稱為「諸神遺忘的國度」,在這位平民總統上任之後,經濟開始突飛猛進,成績亮眼。

印尼的國內生產毛額(GDP)正邁向一兆美元規模,即將成為亞洲最新一個「兆美元」的經濟體;失業率降至五.三%,是一九九九年以來新低,外商直接投資金額(FDI)創下歷年新高。這讓各國政府想跟它打好關係,也讓海外投資人將之視為東南亞必須插旗之地。阿里巴巴、京東、騰訊爭相投資,美國電商巨頭亞馬遜(Amazon)今年七月也在新加坡上架,放眼印尼等東南亞國家上億人口紅利的龐大市場。

歷經亞洲金融風暴重創、二十多年軍閥獨裁統治、族群衝突不斷、經濟動盪不安,印尼,似乎在沉睡多年後慢慢甦醒,轉而成為全球關注的東南亞大國。

是什麼改變了印尼?

《商業周刊》走訪雅加達,發現這個國家的改變,靠著兩種人:務實、認真的新型領導人,以及蓬勃竄起的新創企業家。

「他是一個全新的領導人(He is a new type of leader),跟以前的人不同。」年輕外交官員Ivan Satria Basri在接機的車上與我們閒談。今年二十八歲的他,說得一口流利中文、英文,談及他的總統,他列舉了不少政績,拚經濟、引外資,川流不息的國是訪問、接待外賓, 他指著雅加達正在興建的捷運工程說:「這是他在擔任雅加達省長任內決定的政策。」

原本,我們以為,這是一個年輕的印尼政府官員討好外賓的話術,但這一趟深度採訪下來發現,不論是計程車司機、商人、年輕創業家,談起佐科威,幾乎都豎了大拇指。

「以前印尼沒辦法發展太快速,就是因為基礎建設不夠,現在的佐科威就是努力在發展基礎建設,他是認真要拚經濟。」在印尼台灣經濟交流協會擔任副會計師的程慶玲表示。

新總統》祭16波引外資政策
會見佐伯格,邀馬雲當國家顧問

確實,佐科威上任三年,做了不少事。

上任迄今,他推動了二十三項基礎建設項目,宣示了十六項鼓勵外資投資印尼的經濟政策。邀請曾在世界銀行擔任執行董事的穆里亞迪(Sri Mulyani Indrawati)回鍋,替他的經濟政策掌舵、整頓公共財政、執行稅務赦免法案(Tax Amnesty Law),迄今讓海外資金回流申報至少七十五億美元。

他更積極走訪美國矽谷,與臉書創辦人佐伯格見面,又前往中國,會見馬雲,邀請他擔任國家顧問,因為他想用電商這股新力量,改變印尼。

印尼正用力奮起,但佐科威眼前還有很多難題。

印尼國土遼闊且破碎零散,網路普及率仍低、基礎建設仍匱乏,官僚體系雖有進步,但改善仍慢。新總統雖然得民心,但反對派的保守勢力也蠢蠢欲動。

佐科威的華裔得力左右手、雅加達前副省長鍾萬學,今年上半年因「褻瀆可蘭經事件」入獄,讓不少人解讀這是「反佐」勢力的政治操弄,更有印尼台商私下表示憂心,深怕排華事件重演。

與佐科威私交甚篤的台灣商界人士透露,一次與他聊天,談及印尼的願景,佐科威說,新加坡李光耀用了五十年,才讓國家發展起來,若要真正改變印尼,「至少要有三個我。」這意味著要讓印尼成為真正的經濟大國,至少要三十年(印尼憲法規定,總統連選連任一次,最長任期十年)。

總統領頭改革!外資入股電商全面解禁――佐科威重點經濟改革政策

█外資100%可持股電商
•過去外資不得投資
•現在資本額逾800萬美元,或創造千名就業機會者,可100%持股電商等企業
•未達成者,上限則為49%

█新創企業申請程序砍半
•程序由94道減為49道
•海關檢查程序預將等待期4.7天降至3.7天

█不動產出售所得稅降至0.5%
•不動產出售所得稅由5%降至0.5%
•資產重估稅率由10%降至3%

█砸210億美元基礎建設
•提撥20%國家預算發展基建,開發港口、鐵路、電力建設等

資料來源:KPMG、Indonesia Economic Policy Package、Indonesia Investments
整理:吳怡寬

打貪拚基建,更重要的是
他讓人民覺得「國家是在動的」

所以,他很拚。努力在拉抬經濟,讓人民看到國家正在進步、正在動;而這樣的動能,似乎在印尼社會中慢慢發酵。近三年來,若走在雅加達街頭,隨處可見一群穿著綠色Go-Jek、黃色Uber、黑綠色Grab外套的機車騎士,在街頭流竄。

他們是這幾年印尼急速竄起的新創企業,不止提供載人服務,送吃的、買東西,任何電子商務的服務,都可以透過他們送達。這些街頭「小綠人」,負責電商生態系中的最後一哩路,也成為雅加達街頭最新的風景。

到印尼打拚五年多的Rocketindo(印尼跨境電商加速器公司)執行長劉仕豪,從外國人的角度觀察印尼。他認為,印尼新總統的施政,最讓他有感的,不只是基礎建設,而是他讓印尼充滿了「機會」。

「這裏,不只是市場規模大而已,而是整個市場的動能、社會的氛圍,不是台灣可以想像的,」他說,偶爾回台出差,在捷運上經常看到一臉疲態的人,但走在雅加達的街頭,卻可以明顯感受到即便他們人均所得仍低,但人人充滿希望,「在這邊,可以看到國家經濟在發展,看到政府在打貪污、做建設,整個國家、社會是在『動』的。」

根據科爾尼管理諮詢公司(A.T. Kearney)與Google、新加坡淡馬錫控股公司的統計,東南亞七千多家新創企業中,八成集中印尼、新加坡與越南,印尼占了兩千多家。

京東、阿里巴巴、騰訊爭相投資的叫車服務公司Go-Jek、結合在線與離線的支付系統公司Kudo、旅遊網站Traveloka,連矽谷知名新創加速Plug and Play,也在今年二月於雅加達設分部,與印尼政府及民間合作,扶植孵化新創企業。

我們前往京東印尼總部訪問時,與負責公關事務的Sarah Karinda聊起印尼這幾年的創業熱潮,她突然轉頭說:「應該是三年前吧!有一天,我的好朋友突然跟我說,他辭掉工作了,在做Start-up(新創),然後我才發現,天啊!我周邊的朋友一夕之間都成了Start-up,真是瘋狂。」

瘋狂,這個形容詞,劉仕豪親自體會過。

兩年前,他曾參加Uber在印尼舉辦的創業競賽,那天中午,不知哪裡跑來的兩、三百位年輕人,擠爆雅加達太平洋購物中心大廳,「現場人人一手拿行動電源、一手拿手機,整整兩小時,每個人都在猛戳自己的手機螢幕。」因為誰先用App叫到Uber,才有機會跟坐進Uber,與其內的裁判進行一分半鐘的創業簡報,問題是,「現場只有八台特別的Uber ,競爭之激烈,我的手差點抽筋!」

印尼電商市場,3年衝4,500億元

█佐科威上任後,每年人均GDP成長稱冠東協增幅達7%
█外商直接投資增幅超越新加坡,5年內成長120%
█電商產值從去年53億美元 2020年估達150億美元成長1.8倍
█創投金額5年內成長68倍至今年8月為止累計30億美元

印尼商機3大關鍵字
• 人口:達2.6億人,僅次中國、印度、美國
• GDP:2017年將逾1兆美元,是東協最大經濟體
• 中產消費:現有約7千萬中產消費人口,2030年達1.3億人,是東協最大中產消費群

註:以2005年印尼購買力平價計算,中產階級定義為年收入逾3,600美元者;外商直接投資為2012年至2017年數據;創投金額2012年起算
資料來源:IMF、麥肯錫、Trading Economics、〈Indonesia Venture Capital Outlook 2017〉
整理:吳怡寬

新創家》抓十賭一贏機會
捨高盛、蘋果高薪,串聯雜貨店創業

對很多人來說,新創企業成功的比率,是十賭九輸;但在印尼,年輕的創業家看到的卻是十賭一勝的機會。在二○一四年創立的新創公司Kudo,就是印尼新創圈十賭一勝的成功案例之一。

印尼是一個碎裂的島國,不僅地理位置分散,更有六成以上的人沒有銀行帳戶,在物流及金流的限制下,電商不容易進行。Kudo創辦人亞伯特(Albert Lucius)想起,在柏克萊大學念MBA時,曾在一項期末報告時提出一個紙上計畫:若能將散落各島各地的雜貨店及小攤串聯起來,將會構成一個極有力量的銷售網絡。既然印尼在改變,何不把這一個課堂作業,落實在自己的祖國上。

於是,三年前,他拋棄曾在蘋果及高盛上班的顯赫經歷,回印尼創業。

一千多個日子,他與夥伴深入鄉間辦了無數場座談會,教會四十萬柑仔店及小攤子老闆使用平板上網購物、叫貨及線上支付工具,貨物到港後,再由這些小頭家,分送給沒有銀行帳戶的人,這些小老闆就成為Kudo的業務(Agent)。

現在,只用一支智慧型手機或一台平板電腦,小從柴米油鹽,大到電視3C產品,都可透過這個體系購買、配送;甚至連小額保險及跨境匯款,都在鄉間雜貨店中,順利完成。

今年四月,Kudo被東南亞最大叫車平台Grab,以一億美元購併。與Grab專有移動支付平台GrabPay結合後,成為全印尼移動支付規模最大的公司。「三年內,我們業務陣容一定會突破三百萬大關!」亞伯特一邊用手推了推眼鏡,一邊對我們說。

問他為何敢放手一搏?

「如果我為一家公司工作,我是領一份薪水,如果你建立你自己的(公司),所有的都是你的。但我很幸運,我們在印尼做得不錯!」亞伯特說。

一邊吃飯、與我們聊天,同時回覆WhatsApp訊息與電子郵件。亞伯特沒有停下來過,隨時隨地都在工作,每回與他Email往返,他幾乎都是「秒回」,因為他沒辦法忍受手機螢幕上有任何一個通訊軟體、Email跳出「未讀」的紅色數字。

這樣充滿「狼性」的拚勁,與書本上描述那種「溫順、保守、步調慢」的印尼,已經大異其趣。

不僅亞伯特如此,其他的印尼海歸派,包括:獨角獸公司Go-Jek創辦人納迪姆(Nadiem Makarim),都是新一代印尼創業家的代表,在改革號角響起的同時,回到故鄉打拚。

「印尼夢」正在發酵
變身狼性創業基地,中美日韓都搶進

聊起為何想把辛苦創建的公司賣給別人?他回答得很直白,因為中國。

「印尼現在對中國來說很熱門,阿里巴巴、京東⋯⋯他們資本雄厚,做為一個公司,你是要與十幾億美元對抗,或者你要選擇與其他人結盟?」亞伯特說。

佐科威在上任後提出的「印尼夢」,似乎真的在印尼發酵。

雖然,缺乏基礎建設、網路普及率低、國土破碎、種族差異、貧富不均,都是印尼要克服的難題;但,當中國、韓國、美國、日本大國都轉向印尼、砸重金布局時,已經證明,印尼的發展潛力與無窮機會。相對於印尼的朝氣勃勃,慢半拍的「新南向」,不只要與時間賽跑,速度與力道都要再加把勁!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1565期 2017-11-09

網紅總統力拚 印尼電商盛世

上任3年,
阿里巴巴、亞馬遜、京東全搶進
台灣媒體首度專訪印尼總統
「我一定幫郭董找地,台商來,我一定給!」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