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年輕的時候開始,我對所有長官都抱持著極尊敬的態度,當有機會和他們接觸時,永遠是戰戰兢兢、小心謹慎,我常覺得因為自己太緊張了,以至於講了不該講的話,或者該講的話沒講。

這種對長官的尊敬,並沒有因我年歲的增加,或者我職位的提升而有所改變,雖然我已經變成大多數人的長官,可是每當見到長官,或者長輩時,我仍難免緊張。

我的一生都在克服長官恐懼症,我一直在努力學習如何以平常心面對長官和長輩。

嚴格來說:我是從與部屬的相處中,學會如何面對長官。

許多部屬見到我,就和我見到長官一樣緊張,開會時講話結結巴巴;當我交代事情時,只知點頭稱是,也不敢問問題,以至於對我交辦的事情,往往無法一次辦好,總要來來回回修正好多次,才能勉強完成。我知道他們不是不努力,只是因為面對我這個長官,不由自主的緊張而已。

為了化解他們的緊張,我會努力面帶微笑,並且告訴他們:不要緊張!

後來我遇到了一些八○末、九○後的年輕工作者,卻遇到完全不一樣的狀況:他們似乎完全不怕我,也不會緊張,對我交代的事情,他們有完全不一樣的對待方式。

例如:我要他們做開會紀錄,他們會問我,要做成什麼樣的紀錄,要鉅細靡遺的逐字稿呢?還是只要重點紀錄?亦或者只要記結論,他們似乎完全不當我是長官,只是當同事一樣討論。

再例如:我要求他們做一個產品的可行性分析,他們會來問我,我期待什麼結果?希望多了解市場動態呢?還是要強調我們公司的競爭優勢?他們會提出許多問題問我,他們十分直截了當,有問題就直接溝通清楚。

有時候,在溝通的過程中,他們說話直接的程度,甚至可能讓我這個長官覺得並不很舒服,只不過因為都是對事不對人,我這個長官也只能一笑置之。

跟這些九○後的年輕人相處,讓我一生的「長官恐懼症」迎刃而解。我發覺在年輕人眼中,他們只著重在做事,眼中幾乎沒大沒小,大家都是同事,任何問題都可以直接溝通,完全不需要有任何顧忌!

這是「說大人,則藐之」的態度,職場中職位雖然有高低,但是在工作互動時,大家都是工作者,有任何想法都可以直接討論,把話講清楚、說明白,大家才好做事。不要因為對方是長官,天威難測,只能去猜測對方的心思,增加了溝通的複雜度。

我開始交代所有部屬,任何事都可以「聽清楚、問明白、探緣由」,對我交代的事,都可秉此原則,仔細溝通,我是和藹可親的,不用怕我!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1549期 2017-07-20

矽谷台灣幫

加州現場》讓Google、臉書、亞馬遜高價買下
平均40歲台裔新創,獻給台灣的創業聖經
VR界皮克斯、電競直播平台Twitch、YouTube之父⋯⋯
他們創造千億市場價值的關鍵:用生態系KO供應鏈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