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賺中國錢卻 支持佔中
「我們不怕外來威脅,怕香港人把自己給出去」

王利民,四十九歲,香港本土第一大理財顧問公司康宏金融集團主席。

一九九七年香港回歸時他正在創業,隔年,加入成立五年的康宏,協助它從一家只有十多人的小公司,發展成大集團,至今在香港、中國已有逾三千五百名員工。

一踏進王利民位於香港北角的辦公室,就看見兩張黑白照片,擺在他座位後方,照片主角是香港所剩不多的老店鋪,和他身旁窗外的高樓景象,形成鮮明對比。

王利民的形象,和典型香港金融人很不一樣。

他因為支持「佔中」群眾運動,被中國網民在微博上攻擊,要王利民滾回香港,不要賺中國錢。去年康宏約有一二%的理財顧問收入來自中國。

我們問他,不怕因為立場,丟了中國市場?

「有些事對我來說,是更重要的,」他長嘆一口氣後,笑說,「如果擔心香港會變更差,那我今天想說的話就趕快說吧,免得明天就不能說了。」

「以前香港就算是殖民地,我們也不會怕說什麼會得罪英國、得罪英女皇,沒有怕這些東西的,但現在為什麼這樣呢?這是一種倒退嘛!」他質疑。

投身金融業逾二十年,當中資逐漸淹沒港資、英資,他強調,「我們的遊戲規則必須堅守,如果香港變得跟上海、前海(位在深圳西部的特區)一樣,那根本不需要存在。」

「我們不怕外來的威脅,是怕香港人把自己給出去。」他大聲的說。


中環,香港政經中心,舉凡政府總部、立法會、國際金融中心(IFC),都聚集於此。

上班時間,滙豐總行大廈前,人群依舊熙來攘往,但和過去不同的是,西方人面孔變少了,講著流利普通話的中國人,卻變多了。

「以前到中環的高級餐廳,大家碰面說的是:『Good morning! Good afternoon!』現在變成:『早上好!午安!』」一位香港資深財經記者如此描繪當地人群組成的改變。

中資執掌香港金融業,成為現在香港金融人最常議論的話題。

中環外商招牌變少了
投顧嘆:「從世界盃變踢中國盃」

走一趟中環德輔道中、干諾道中一帶,就能發現昔日高掛的外商招牌,已換上「中國銀行」、「建設銀行」、「渤海銀行」等中資金融機構。

回歸前,香港的十大上市輔導券商,全都是外資與港商,如今卻只剩下美銀美林一家外資,其餘皆是中資券商。

回歸初期,香港股市掛牌的企業中,仍有一半是外商,一半是香港本地、東南亞華商;但目前已有超過一半是中資企業,外資只剩不到三成。

香港10大上市輔導券商

金融市場被鯨吞,9大券商從外資變陸企

1997年 → 2017年
摩根士丹利(美)→ 中國建設銀行(中)
滙豐(英)→ 海通證券(中)
美林(美)→ 中國農業銀行(中)
巴克萊(英)→ 招商證券(中)
百富勤(港)→ 中國國際金融(中)
霸菱(英)→ 光大證券(中)
JP摩根(美)→ 美銀美林(美)(20年前10大券商是英美商天下,如今只剩1家是外商)
怡富(港)→ 中國銀行(中)
瑞士信貸(瑞士)→ 國泰君安(中)
新百利(港)→ 招商銀行(中)

資料來源:Bloomberg
整理:楊少強

一位外資銀行投顧分析師就用香港人最愛的足球運動跟我們比喻,「以前香港踢的是世界盃,現在踢中國盃了。」

過去三十年,香港一直做為中國走向世界的窗口,連深圳今日製造業基礎,也是港商在一九八○年代打下。

但,當中港經濟緊密融合,未來,香港究竟要做「世界的香港」還是「中國的香港」?

若香港選擇成為後者,原本公平公開、自由競爭的市場規則,是否會因為中國而改變?「是它要向上調,還是我們向下調?」香港康宏金融集團主席王利民攤開雙手問。

二○一三年,香港特首梁振英主政時期,就曾因為安插中國官員、太子黨出任港府金融發展局成員,引發爭議。香港人擔憂,當初中國政府承諾的「港人治港」,很可能不保。

中國潛規則滲透金融圈
對沖基金經理:港人要公平競爭

「香港是一個資金自由進出的市場,不可能去限制誰進來,必須一視同仁,但如果說中港要融合,就代表我們得全盤接受他們的『潛規則』,這是好奇怪的事情。」王利民說。

「香港人要的是fair play(公平競爭),」資深對沖基金經理錢志健說,支持「佔中」的他,曾在去年參選香港交易所董事,卻罕見的遭到港交所公開發函要股東別投他。他擔憂,當香港過度依賴中國,上至政府、下至企業,決策都會以中資為優先,有中國背景的企業也較容易獲得融資,「他們會說『幫我搞定』,黑色也會變白色。」

自英國時期建立的法治,是香港傲視亞洲的特色,如今卻已遭到動搖。

當中資成為香港金融業要角,另一個最明顯的改變就是,香港人的競爭優勢,正在下降中。如香港媒體就報導,金融業雇用來自中國的員工越來越多。

對中資老闆來說,普通話流利、了解中國客戶需求與市場生態的中國人,自然比香港人好用。況且,越來越多中國海歸派年輕人因為精通外語,也把香港當成進軍國際的跳板,來和香港年輕人搶工作。

「這是遲早的事,當你的生意都依賴中國,但這些事中國人也能做,甚至做得比你好時,那香港人還有什麼優勢?」一位外資投行的香港主管說,如今,他底下的實習生,不乏中國一線名校學生。

不過,也有香港金融人士認為,這只是企業因地制宜的徵才策略,「如果我要拓展台灣業務,自然也會找台灣人,而不是香港人。」

二十年來,香港人看著法治受到北京干預、國際化特色變淡、新聞自由度在國際排名評比惡化,甚至,從小到大說的粵語、寫的繁體字,也擔心會消失在記憶中。

香港新任特首林鄭月娥在上任前接受中國媒體訪問時說,未來會在幼童階段,就培養香港人「我是中國人」的觀念。

二○○八年,港府開始推行「普教中」政策,建議中小學使用普通話來教中文,取代香港人慣用的粵語,但是政策推行近十年,香港人願意使用普通話的比率,卻不到二%,比英語還少。

「有時候看到穿香港學校制服的小學生聚在一起,講的卻是普通話而不是粵語,那種感覺很驚訝,我們是香港人,會不會有天連自己的母語都不能說?」一九九七年出生、目前正就讀香港中文大學新聞系的朱安妮難過的說。

抗拒文化融合,港人僅1.9%講普通話

粵語89%
其他4.8%
英語4.3%
普通話1.9%(回歸20年,講英文比率竟比講普通話高1.2倍)

註:為2016年調查
資料來源:香港人口普查
整理:楊少強

金融中心優勢褪色
國際化或中國化,香港必須抉擇

錢志健也對香港社會越來越多使用簡體字的情況感慨,「共產黨的『愛』沒有心,我不希望香港也變得這麼無情,」他拿簡體字的愛省略了心來說笑,但一臉的苦。

香港各種特色的消退,讓它處境兩難。以金融中心地位而言,遭到新加坡和後起的上海、深圳等挑戰,面對這些新對手,香港有兩種選擇:一是維持過去國際化地位;二是加入「中國化」成為其中一員。

若選擇前者,就得花更多力氣維持現有的法規、制度、文化,「這會是一條很難走的路。」王利民說。若選擇後者,分享中國崛起的好處,一切事務就必須加入中國特色,但,「將來香港就只是中國幾個金融中心之一,不再是唯一。」一位任職於中資券商新秀的香港金融老將說。

今年五月,《商業周刊》赴深圳採訪,途中遇到一位在中資電子大廠工作的「老深圳」,他來深圳超過十年,見證香港、深圳競爭關係演變。

問他港深兩城,未來誰勝誰負?他不假思索的回答,「香港還有的一切優惠,都是中國政府給的,如果不給,香港什麼也不是。」

這番話雖然不盡正確,卻也充分反映出,當中港地位此長彼消,中國人看待香港的態度。

香港終須做出取捨。最怕的是沒有明確的方向,想要腳踏兩條船,結果恐怕會是國際化地位繼續下降,中國化也比不上其他中國城市,落得兩頭皆空。

雖然,距離鄧小平承諾「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期限還有三十年時間,但是香港人在前二十年早就感受巨變。現在的香港,已經沒有猶豫的空間。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1546期 2017-06-29

香港為何不開心

回歸20年追蹤觀察
從世界的香港,
逐漸變成中國的香港
它像被餵養的老虎,失去競爭力
台灣也面臨「戒中國癮」的抉擇,
如何走出新路?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