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初,我的老闆給了我一個新的KPI:向上管理。第一時間,我理解,但體會並不深。

經過這半年,反覆沉澱,我才覺察到,原來,在過去一年的公司轉型階段,我竟然只是忙著做事,忙著領導下屬,但對於自己最大的客戶——我的老闆,卻投入最低。因為自我放棄了向上管理的主動權,所造成的後果便是,身為一級主管的我,無法更有效的提升公司決策品質,自己輸,公司也輸。很可惜!

「你無須喜歡或欽佩你的主管,也不需要痛恨他。但是你必須要管理他,好讓他變成你達成目標、追求成就及獲致個人成功的資源。」管理大師彼得.杜拉克這段話,再務實不過,讓我品味再三。

其實,我算是個擁有高同理心的人,若非老闆的提醒,我是看不到自己陷入的迷思:我因為極度厭惡逢迎拍馬,竟然刻意的不去同理老闆。我忘了,老闆也是我該管理的對象,他也需要被溝通、被理解,而且,越高處越孤單、越寒冷。

因此,我開始問自己:我真的了解老闆的目標嗎?(口說與心中的目標是否相同)他有什麼難言之隱?他此刻的心理狀態?他偏好的溝通模式是視覺或聽覺、文字或圖像、強烈語氣或平緩?他的溝通死穴是什麼?除此之外,我清楚自己的角色與分際嗎?

「老闆與屬下之間的關係,其實是兩個同樣會犯錯的人,彼此相互依賴,」就像管理大師約翰.科特說的,當雙方都能同理彼此,這將成為殺戮戰場上的最大盾牌,沒有內耗,一致對外,讓公司戰力發揮到極致。

各行各業,此刻,沒有一家企業不在激烈的轉型中,當變革啟動,「向上管理」遠較「向下管理」來得重要,因為在面臨取捨的關鍵時刻,老闆心中那一本關於你的存摺,將決定繼續撥補糧草給你,還是停損出場,追究敗戰之責。

因此,一個優秀的將軍必須學會管理老闆的預期,永遠不要認為凡事理所當然,永遠比他早一步先提出想法,並且,永遠不要低看這個工作的重要性,如此,才能擴大自己的影響力,增加打勝仗的籌碼。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1546期 2017-06-29

香港為何不開心

回歸20年追蹤觀察
從世界的香港,
逐漸變成中國的香港
它像被餵養的老虎,失去競爭力
台灣也面臨「戒中國癮」的抉擇,
如何走出新路?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