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海集團展開全球大布局,當總裁郭台銘忙著一邊赴美考察設廠地點,一邊邀集蘋果、亞馬遜合作投資日本東芝半導體,打造鴻海的硬體製造霸業之際,鴻海攜手全球新創企業的布局,也悄悄展開。

關鍵人物,就是郭台銘長子、三創數位董事長郭守正。

端午連假最後一天上午,郭守正現身鴻海旗下三創育成中心,這座由他一手打造的創業基地,去年三月剛開幕,目前已有將近三十個團隊進駐。

走進育成中心,郭守正就坐在會議室中央,對面則是一排來自日本大阪、福岡等城市的商會和新創代表,雙方正在討論如何對接台日資源,幫年輕人走出去。

「我們彼此串聯、交流,一起來打造一座大湖,不要再當井底之蛙。」郭守正接受本刊獨家專訪時說。

去年十二月,他以三創育成基金會董事長身分正式與東京、大阪、福岡、上海四座城市的新創代表簽署備忘錄,把鴻海的新創事業觸角,延伸到更多國家。

未來,他還計畫將聯盟版圖拓展到十一座城市,成為除中國外,另一股亞洲新創勢力。

鴻海集團亞洲新創聯盟版圖

郭守正一手打造串聯8國新創基地

首爾SparkLabs
政府、大企業帶頭扶持,給予各項資源

東京DMM.make.AKIBA、ABBALab
日本政經中心,學術資源豐沛

大阪The Deck
傳統商業大城,具備大企業和製造供應鏈資源

福岡Startup Go!Go!
比其他日本城市開放,外國團隊享有各項創業優惠

台北三創育成
電子產業聚落,具備硬體資源

香港CoCoon
全球金融中心,外國團隊進入門檻低

上海X-Node武士陣
有自貿區,國際化程度高

曼谷
政府推動,準備成立新創交易所

吉隆坡
電商、行動上網環境成熟

新加坡
給予外國團隊各項創業優惠

雅加達 
人口達2.5億,潛在消費市場龐大

註:藍色旗子的東南亞合作機構尚未定案 

這也代表著,若台灣新創團隊想到這些城市發展,從資金、人才到打通市場,三創都能協助其落地;同樣的,若有國外團隊想來台灣打市場,它也扮演橋樑角色。

孫正義胞弟主動談合作
拚亞洲矽谷「日本問題跟台很像」

郭守正為鴻海打造的新創聯盟,幕後最重要的合作夥伴,是日本軟體銀行創辦人孫正義的弟弟孫泰藏。

郭台銘、孫正義台日兩大企業家聯手,合作投資案遍布全球,私交甚篤;郭守正與孫泰藏,三年前,為了幫台日產業突圍的念頭,促使兩人決定合作。

當時,郭守正正在籌備三創數位生活園區開幕,郭台銘也喊出支持新創目標,鴻海每年將投入二○%到三○%資源協助年輕人創業、找尋轉型動能。郭台銘設立這個鴻海的新布局目標,郭守正在三創內打造育成中心,成了集團的新創舵手。

東京大學畢業的孫泰藏,就跟他哥哥孫正義一樣,自己走上創業的道路,他所成立的線上娛樂公司GungHo Online,曾靠一款手遊《龍族拼圖》,一年內公司股價暴漲十三倍,成為全球最紅的遊戲公司。

生於日本,但個性與大哥孫正義一樣,都不習於日本社會的保守文化與風氣,曾立志要超越孫正義的他,在一三年成立新創孵化器槲寄生(Mistletoe),栽培新創團隊,甚至計畫砸一億美元投資東南亞。

「我們需要矽谷那樣的創業生態,十年之內建立起亞洲的創業生態系。」孫泰藏曾發下豪語。

正因如此,郭守正回憶,起初會認識孫泰藏,是後者主動找上門,希望鴻海幫旗下團隊生產樣品,但兩人理念相近,都想做些事,改變台日新創產業困境。

「他跟我說,日本有自己的問題存在,有些(問題)其實跟台灣很像。大家嚮往成為亞洲矽谷,但最重要的是,如何找到自己獨特的定位,以及在全球生態系裡的角色。」郭守正提起當初孫泰藏的一席話。

孫泰藏認為,日本市場封閉,產業由大企業領導,對年輕人來說,能到知名企業上班,等於人生勝利組,少有人願意到新創公司工作,遑論創業,久而久之,產業缺乏創新動能,形成惡性循環。台灣也存在類似問題。

於是,兩人認為與其單打獨鬥,不如合縱連橫,一起把平台做大。「亞洲新創大聯盟」的想法,因此確立。

福岡、大阪等五城加入
鴻海製造體系與台灣供應鏈是誘因

有了構想,接著第一步,便是找盟友。

由於孫泰藏出生於福岡,加上近年福岡獲日本政府支持,大力發展新創,降低海外公司進駐門檻,因此,便在孫的人脈串聯下,成為聯盟最主要成員。

此外,自古以來就是日本商業重鎮的大阪,也是首批成員之一。

「我爸當初到日本做生意,鴻海很多技術廠商就在大阪,做加工、材料……,那裡本來就有很多中小企業。」郭守正觀察,大阪的產業狀況其實和新北市類似,同樣聚集許多有生產能量與精密技術的中小企業,擅長模具加工、材料技術,替當地大企業奠定發展基礎。

但,這些企業接連面臨台灣、中國廠商競爭,早已逐漸沒落,直到近年才喚起危機意識,為求生,只好開始往外找資源、和創客合作。

其他像政治、經濟中心的東京,以及高度國際化的上海,加上三創代表的台北,一共五座城市,都成為聯盟第一批成員,於去年底正式簽約合作。

不過,這些城市為何會加入聯盟,與郭守正聯手拚新創?

「富士康的製造能力非常強,日後如果我們布局硬體產品,很期待能與他們合作。」福岡新創社群Startup Go!Go!代表理事岸原稔泰說。

對創業者來說,鴻海遍布全球的製造體系,以及台灣完整的電子產業供應鏈,正是最大的合作誘因。

「我們希望能走出海外,機會才比較多,但選擇跟誰搭檔,這很重要。」九州經濟連合會國際部課長久保文一強調。

郭守正也說,未來三創在聯盟中最重要的角色就是,串聯其他成員和台灣中小企業,「他們(日本人)對這一點很有興趣,大家對台灣的製造和研發能力還是有很高的期待。」

尤其在台日關係友好,文化親近性也比較高,比起中國廠商,不管品質或信賴度等方面,日本人還是偏好與台廠合作,「台廠生產速度快又便宜,有些懂無線通訊,還會做硬體,這種合作廠商很難找。」這次特地來台找供應商的新創團隊Skydisc策略長末永善彥表示。

要助新創團隊「軟著陸」
鴻夏力挺,開課、辦營隊助攻量產

聯盟組成後,第二步則是協助新創團隊「軟著陸」。

鴻海投資的日本VR團隊FOVE就是一例。去年三月,鴻海宣布參與FOVE總額達新台幣三億六千萬元的A輪融資,該公司僅成立三年,創辦人小島由香曾登上日文版《富比世》(Forbes)雜誌封面,她打造的VR頭盔具備眼球追蹤技術,讓虛擬實境效果更逼真,為了幫FOVE進軍海外,鴻海不僅投資、協助打樣與量產,郭守正也嘗試替其打開東南亞市場,連結韓國與台灣創新團隊,試圖進入當地網咖與遊樂園。

不只是鴻海,連夏普也加入力挺。這一年來,夏普在日本關西的研究中心開始和聯盟成員之一的日本加速器ABBA Lab合作,定期舉辦為期十天的訓練營,由夏普工程師親自開課,教ABBA Lab會員設計、技術開發、產線管理等課程,協助創客實現構想。

「大部分新創團隊把產品交給硬體大廠生產都會被打槍,因為整個設計邏輯是不對的,你生產一百個沒問題,一萬個就出問題,沒辦法量產,」郭守正說。

有鴻夏解決硬體問題,三創連結資金、人才等軟體資源,形同父子聯手,「三創只是其一,台灣新創生態圈若有其他團隊願意加入,我們隨時歡迎。」郭守正說。

強人之子生態圈觀察:
「他們不缺辦公室,缺市場和人才」

「年輕人不缺辦公室,最缺市場和人才,」投入新創一年多,他觀察,如何培養台灣團隊進軍國際所需要的視野和專業,替其建立人脈網絡和市場渠道,才是三創育成在台灣新創生態圈應該專注扮演的角色。

這也是他和孫泰藏合作建立亞洲新創聯盟的初衷。結合其他城市一起「打群架」,提供年輕人更多機會,為亟欲創新的產業環境造血。

下一步,他將擴大聯盟版圖,納入香港、首爾,以及其他東南亞城市,計畫有天舉辦亞洲最大的新創展會,「現在大家往美國跑,以後我們能不能讓全世界的人都來亞洲?」他反思。

如今,當各個產業都在找出路,郭守正所擘畫的大計,不僅為鴻海集團轉型邁出重要一步,也正為他自己,寫下一張新成績單。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1543期 2017-06-08

400億旅遊帝國-可樂

一個門外漢,顛覆遊戲規則。
四個不拆夥的股東,
從百名排行之外的小咖,
一路疊磚塊打穩基礎,
成為旅行社的霸主。
他們,究竟掌握了什麼樣的密碼?
15分鐘出1團,全台出團量最大,如何辦到?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