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剛做出版不久時,有一天同事提醒我,倉庫的庫存書是有價值的,因此要派人仔細管理,以免損壞或遺失。

我聽了之後,告訴她,倉庫中的書都是賣不掉的書,如果有人要偷書,有這樣的愛書人,我謝謝他都來不及,不需要派人管理倉庫。

就這樣,把退回來的庫存書當作沒價值的財產,採取放任不管理的態度,我就這樣做了很多年的出版,一直到後來加入城邦,當我們的營運規模變很大時,才開始管理庫存。

我為什麼是這樣的態度?這牽涉到我對出版的經營態度。

我剛開始做出版時,起心動念全是為了「搶錢」,當時我全力經營《商業周刊》,但雜誌一直賠錢,我急須開闢新的財源,以應付雜誌的虧損,而出版就是我搶錢的方式。

為了「搶錢」,我採取了最急功近利的做法,那就是找最可能賣錢的暢銷書出版,精挑細選好賣的選題,全力推銷,能賣多少算多少,並盡量減少退回的庫存書,因為我們沒有能力去處理賣不掉的庫存,只好讓庫存書自生自滅。

這就是我的「三斧頭」策略:第一斧頭仔細選題,找到能快速販賣的暢銷選題;第二斧頭:全力編輯給予新書最符合市場需求的樣貌;第三斧頭:全力做行銷,動員各種媒體資源,讓新書成為讀者關切的話題,做完這三件事,其他事我們也沒有力氣去做了,庫存更是完全放棄不管。

我的三斧頭策略完全合乎「搶錢」原則,那些年也著實讓我們搶到不少錢,我們出版搶錢策略是成功的。

這是一個極典型的策略思考案例,不論我們著眼在如何經營出版,還是在庫存書如何管理,都可以有不同的策略思考。

如果是經營出版,方法當然不是我的「三斧頭」方法,出版是一門嚴謹複雜的行業,一定要面面俱到,出版才做得好,才能賺到錢。這些複雜的專業培養要很長的時間,團隊的養成也不容易。以我一個外行人要在出版業搶錢,極為困難。因此我從一個媒體人切入,把我最擅長的議題操作,做為出版的核心方法,去搶話題書,也只做話題書,這才有機會搶到錢,我的策略思考,讓我找到正確的方法切入。

如果從管理庫存下手,我一想到我們的庫存書都是賣不掉或者賣剩下的議題書,風潮一過,根本不會有人有興趣,那為什麼還要花工夫仔細管理?

想到這裡,我很容易就做出「如果有人要偷庫存書,我還要謝謝他」的不管理策略。但我也得到很大的啟發:庫存都是賣不掉的書,因此務必想盡辦法減少庫存,而開啟了我「 庫存極少化」,「只印有把握販賣的書」的策略。

策略思考要想長遠、想大、想周延、想完整、想突出奇兵、想徹底解決問題的方法。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1540期 2017-05-18

明日矽谷 深圳

只花10年,
從山寨大本營到全球創業家實驗場
全世界7成無人機
1/4基因序列庫
中國8成穿載式裝置都來自深圳!
人均GDP甚至超越台灣
它如何辦到?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