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一周骨牌不斷往前推倒,金融血水四溢。又是一連串的壞消息,好像世界末日即將來臨。美國、俄羅斯、拉丁美洲、香港仍是一連串股、匯市劇跌的壞消息。(見第一○○頁至第一○五頁)

在台灣,也似乎是日日冬。「今天又跌兩百多點,有一度最高跌至三百點,」九月一日中午一收市,辦公室內有人爭相走告。

最近一期的《經濟學人》雜誌也指出,當今可能是繼一九三○年代經濟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一次經濟大挫敗。

八月底也是企業半年報出爐的季節,許多企業不斷降低財務預測。股票不僅跌破淨值,還跌破票面值。為此,我們哀矜勿喜,誠懇希望企業家能撐過這段黑暗期。

企業如人生起伏不定。在這段黑暗金融時期,仍有人不斷調高財務預測,成為當今不景氣的贏家。譬如行銷捷安特自行車於全世界的巨大機械、力山機械、裕隆汽車、神達電腦、仁寶電腦等。(見本期封面故事第二十八頁)

事實上,這些不景氣的贏家大多曾經歷過企業經營的黑暗期,並且也曾在寒窗內、臥薪嘗膽多年,才破繭而出。

九二、九三年相繼兩年虧損的神達,六年前要裁員時,員工歡天喜地地被裁,紛紛轉至別處上班。神達總經理蔡豐賜面對當時千瘡百孔的企業體質,不禁思索:「何處才是正確方向?」(見第四十三頁)如今神達光是上半年就已經達成全年盈餘的三分之二。

今年上半年就幾乎達成全年盈餘目標的巨大機械,也是經過十年的全球行銷布局,三年的企業內部體質改造,才得以在今年上半年開花結果。(見第三十四至三十六頁)

看了這麼多曾經滑落谷底又東山再起的企業,可能可以做為如今深陷經營困境的企業,勵志再起的榜樣。

尤其是企業的自我改造,無論是在承平時期或是在艱困潛伏期,都應該不斷地進行。「企業的改造絕對有必要。以前的觀念是經營不善才要企業改造,現在是積極的公司要進行企業改造,」巨大董事長劉金標說。

企業在進行改造之際,必須勞資雙方有充分的雙向溝通,才能改造成功。最近很遺憾地發生復興航空機師的集體罷工案。畢竟航空業已接近大眾運輸業,又牽涉到全民的公共安全。航空公司內部一旦不和諧,不只是公司自家內部的事,而是會嚴重影響乘客的安全。

《商業周刊》主筆黃原亮特別為你取得獨家資料,如財務報表以及民航局對航空公司的財務評比,顯示復興航空負責人林嘉政的減薪政策是由於有其難言的財務困境所致。(見第五十四頁)

另方面跑航空業的記者余麗姿也在三天之內完成對不滿的機師與空姐的採訪,讓他們吐露心聲。(見第六十二頁)

勞資雙方往往因誤會而結合,也因誤會而分開。復興航空的例子足以為所有勞資雙方思索的殷鑑。事實上雙方的立場都沒有錯,問題在於雙方沒有充分的溝通與協調。

暑假也是新鮮人就業的季節。畢業不過短短兩個月,新鮮人的適應不良症狀正不斷顯示。尤其這一代的新鮮人長期在溫室長大,被喻為「眼高手低不耐操的草莓族」。

今年剛從政大新聞系畢業、不想做「不耐操的草莓族」的李盈穎為你報導,企業主該如何與草莓族共生,也是當今企業人力資源管理的新課題。(見第七十四頁)

值此不景氣年代,無論是中年機師或新鮮草莓族,就忍一忍,幫助企業度過危機吧。祝夏日心靜自然涼。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563期 1998-09-03

不景氣贏家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