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創業,燒光一億二千萬元資本額卻賺不到錢,重度脂肪肝、胃食道逆流灼傷食道十五公分,更腫成近九十公斤的胖大叔,每天吃藥控制效果卻有限,這時候,你會怎麼辦?

這是耕薪都市更新公司董事長黃張維,創業前五年的慘況。

一個案子還沒談好,三千萬就泡湯

○六年,黃張維從創投轉戰都更業,看準台北市精華地段老舊宅的更新商機,和朋友合夥投資三千萬元,成立了耕薪都更公司。

當時政府釋出都更利多,降低都更案過關門檻,吸引不少資金不多的年輕人投入,耕薪正是其一。

沒想到,一個案子都還沒談好,三千萬元資本額就燒光了,「那時候兩、三個月就要增資一次,常常在開股東會,」耕薪財務經理董芝美回憶,員工薪水要付、找建築師規畫設計也要付上千萬元規畫費,雖然股東相挺,將資本額增加到一億二千萬元,還是很快燒光。

「原本估計一年半、兩年可完成的案子,最後拖五年,甚至十年,」黃張維說,原本看好政府會動用公權力,協助都更案完成,後來文林苑爆發,政府公權力縮手,所有送進市府的都更案,全部卡住。

合夥人全放棄,只剩他堅持戰下去

這時,三位合夥人,兩位離開,剩下黃張維一個人獨撐大局,都更公司也一家家陸續收掉。對他更大的挑戰是,當時股市行情不錯,看到以前做創投的同事開心賺錢,他卻像掉進泥淖般動彈不得,每天一睜開眼睛,十件有九件是不快樂的事,「真的很想放棄公司,就這樣算了。」他形容。

「頭已洗下去,現在放棄,之前的投入不就等於丟進水裡?」「我不想讓金主賠錢、讓人失望,」他說,天人交戰後,他選擇繼續走下去。

另外,堅持也來自理性的評估。因手上整合的都更案地點佳,精華區失敗的機率較低,也是促使他沒放棄的原因之一。

這就是逆境商數中的Ownership,責任感,意指當大家都放棄的時候,自己堅持下來、願意把責任扛起來的力量。

除都更案沒進展外,他身體更亮起紅燈。

從事都更業,得經常跟地主、民代等各式各樣的人應酬,喝酒飲食沒控制,健康檢查數字「滿江紅」,重度脂肪肝、壓力性掉髮、體重飆到近九十公斤,被員工形容身材腫得很像「小叮噹」。

「那是壓力造成的,」耕薪執行長陳鵬舟說,他當時也和黃張維一樣重度脂肪肝、胃食道逆流,陳鵬舟說,都更案跟一般建案不同,都更案的地主是「要搬回來的」,每個地主對房子的要求不同,既要照顧每個地主的需求,也要兼顧市場狀況,而且,每個案子要談到地主「百分之百同意」,才能送件,要百分之百同意,通常要花很多年的溝通,甚至釘子戶、黑道都碰過。

在業績掛零、身體最差的時候,黃張維做了一件事,「我開始跑馬拉松,」他說,那時他看到大安森林公園常有人跑步,朋友也有人熱中馬拉松,他決定加入。沒想到,一跑就愛上,一開始十公里,慢慢加碼,○九年首次參加馬拉松,一二年赴日本參加一百公里的超級馬拉松,一五年更參加美國波士頓馬拉松,還參加台灣二百二十六公里超級鐵人三項,獲得分組第三名。

跑步想解方,五年賺到第一筆收入

一邊跑步,一邊解決公司難題,創業五年後,他買下一塊百坪土地,興建後出售,賺了五千萬元,這是公司成立後第一次有收入,才有能力把累積虧損彌補起來。

「老闆桌上的藥都沒了,」董芝美說,黃張維原本要控制高血壓、胃食道逆流,桌上擺著一堆藥,自從跑步後,這些毛病似乎不藥而癒,連體重也減了二十公斤,整個人神清氣爽起來。

他鼓勵同事朋友一起跑步,還成立「跑團」,如今,公司二十七人,有八成的人跑過馬拉松,累積跑步里程高達十二萬五千多公里,已經繞地球三圈多。

不論都更、馬拉松,「他都很拚,希望做出成就。」耕薪技術長林永財說,熬過十一年,耕薪今年將交出不錯成績單,一個案子交屋,兩個案子預售,成為台北都更案推案最多的公司,這就是當年他選擇不放棄,一肩挑起經營責任的成果。

★點此進入商周學院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1535期 2017-04-13

一顆小膠囊 改造百年雀巢

7大教戰守則,
教你贏得35歲世代的心
台灣100大影響力品牌調查》
一杯20元咖啡,
如何賣進米其林餐廳,
連星巴克都抄它?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