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回到2007年農曆除夕,18歲就北上打拚的麵包師傅高垂琮,20年來頭一次沒回老家過年。

曾經「被錢追到連鬼都怕」
為多做生意,連殯儀館訂單都搶

電話上,他終於忍不住向人在員林的父親坦言,正安排將一對就讀國小的女兒,送到台東家扶中心的寄養家庭,必須這麼做的原因,是因為開店經營不善、揹債三千萬元……。

儘管十年後的今天,高垂琮早已經遠離這個逆境的暴風圈,獨創的「維也納牛奶麵包」,成為少見持續暴紅的網購商品,甚至統一麵包都跟進模仿;去年六月,他更被推舉出任北市糕餅公會理事長,進身烘焙業界一哥地位,但來到「商周企業家俱樂部」的課堂上,當他聽到人稱「陶爸」的奇哥董事長陶傳正,談起那段長達15年揹負的逆境歲月,他心底那個已結痂的傷疤,瞬間再度被掀開來。

他回想,那段財務最吃緊的日子,面對有如黑洞般的債務,精神壓力大到常要躲到麵包店廚房邊的後巷,一天猛抽上兩包濃菸,情緒才能鎮定下來。

「每天上床睡覺時,只希望天不要這麼快就亮,」他不只五、六點就得早起打麵糰、準備開店,為了多做生意,舉凡殯儀館大體化妝室員工訂購的慶生蛋糕,或清明節一早天未亮,就要開車上五指山公墓,沿路替市府殯葬處志工送餐盒等,別人不願接的訂單,他都搶著承接。

「那時被錢追到,可說連鬼都怕我們一家人。」高垂琮說,當時一家四口住在離麵包店不遠的一處公寓,樓下是曾發生轟動一時的合江街滅門血案凶宅。由於擔心哪一天票軋不過來,民間借貸的債主上門,波及家人安危,他甚至做出將孩子送到親戚們也找不到的台東避居,這樣的最壞打算,「孩子們忍住害怕沒有哭泣,只是對我和我老婆說,你們不要做出不好的事情(指自殺)。」

不過就是開麵包店,兩夫妻也算認真打拚,為何會負債三千萬元?

和多數麵包師傅一樣,能做出好吃麵包,並不等於也擅長經營事業,創業初始的順遂,反倒埋下高垂琮後來財務風暴禍因。

找前輩揪出經營盲點
從頭學記帳、財務表與還款計畫

缺乏數字管理經驗的他,憑著對市場反應的直覺,頂下附近商圈經營不善的多家烘焙坊,一度坐擁五家門市,生意越做越大,但戶頭內的借貸金額,卻也從百萬元增加為千萬元等級。

2003年,突如其來的SARS疫情,門市現金收入攔腰折半,加上原物料價格不斷上漲,過度擴充的資金缺口,一時根本止不了血,甚至連員工薪水都發不出來。

「很多朋友以為我賭博輸錢才負那麼多債,真的很冤枉。」他說,其實接下第二家店,就發現獲利不如預期,但就像買股票被套牢後,以為逢低再進場就能攤平,於是加碼開第三家、第四家店,但下場卻是越攤越平,終致不得翻身。

陷在逆境的漩渦,高垂琮也曾怨天尤人,「我滴酒不沾,從不踏進KTV消費,老老實實做好吃的麵包,為什麼老天要這樣懲罰我?」但他同時告訴自己,既然這個坑是自己挖給自己跳的,不應該,也沒有任何理由,將負債的責任推給別人。

於是,他停下凌亂的步伐,回頭找當年帶他入行的綠灣麵包前總經理廖本蒼等多位烘焙業前輩請益,搞清楚究竟經營哪裡出問題。

當銀行員出身的廖本蒼要他拿出財務報表時,高垂琮才發現,開麵包店已經十多年,竟然從沒分析過毛利率、淨利率,也沒有記帳習慣;債築高台之際,也只想到明天怎麼調頭寸,從未思考中長期的還債計畫。另一位烘焙業前輩得記蛋糕老闆陳國富,聽完高垂琮連殯儀館的生意都在搶,則是點出他只顧窮忙,不思聚焦的經營盲點。

前輩指點有如當頭棒喝,讓高垂琮做出改變,不顧店內麵包師傅反對,他大刀闊斧,推掉獲利率差的外送訂單,還學淡水三協成餅鋪,靠大方試吃招徠人氣,將店內最具賣相的維也納牛奶麵包,在門市切片供顧客品嘗,營造出明星商品的氣勢。

「還有這些,當年做的還債計畫表,」他從辦公桌抽屜底的資料夾,抽出一疊寫著「銀行還款計畫」、「民間快速還款計畫」Excel表格。他說,那時一邊做計畫一邊對自己喊話,既然可以賠上三千萬元,一定也能找得讓數字由負轉正的辦法。雖說後來沒有一筆債務是依還款計畫解除的,卻由此啟動高垂琮面對逆境的正面心態,讓他度過最低潮的時刻。

抽離困境,卻「不留退路」
把獨創商品送進烘焙展,終於暴紅

因為著手做計畫,高垂琮便不斷嘗試各種突圍的可能,包括首次將店內的明星商品,推進烘焙展名店街攤位,讓更多人嘗到他獨創的美味。

2007年三月,台北世貿的烘焙展上,高垂琮抱著奮力一搏心情,帶著一早從冷凍庫取出的麵包條到展場,夫妻倆原本還擔心,冰凍過的麵包如果沒人買,可能要有提早收攤的心理準備。但沒料到,原本預估四天賣出一千二百條,不到半天就被搶購超過五百條,一炮而紅成為當年烘焙展的焦點,「我知道機會來了,但還不敢高興」、「那天回到店裡,大夥加班到凌晨兩點,手掌還被麵包刀劃破……,」他攤開左手手掌,給我看虎口的傷疤,談起多年前那個反敗為勝的關鍵時刻,聲音仍略顯顫抖。

這款維也納牛奶麵包,不但從烘焙展紅回門市,更搭上宅經濟列車,曾有客人打電話到店內,指名要買在「愛合購」網購平台看到這款麵包,當時不知什麼是網購的高垂琮,誤聽成是高雄「愛河」,還急忙澄清法蘭司沒有在南部開分店,鬧出笑話。

線上線下都搶手,產能因而爆增五倍,除留住妻女一家人在身邊,不出兩年,就讓公司擺脫債務陰霾。原本留平頭的他,因天天趕工加班做麵包,甚至連出門剪頭髮的時間都沒有,索性紮起馬尾,除成為鮮明的造型風格,更時時提醒自己,莫忘逆境教訓。

問從逆境走出來的高垂琮,如果有人身陷他當年遭遇的困境,會想對他說什麼?

「不要慌、不去後悔,也不要給自己留退路。」他說,即便狀況再危急,都要讓自己能夠抽離出來,像是到廟裡走走,客觀審視問題癥結點;悔恨過去、花心思想退路,則是最無濟於事,只要願意不斷的嘗試,就一定能找到終結逆境的出路!

★點此進入商周學院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1535期 2017-04-13

一顆小膠囊 改造百年雀巢

7大教戰守則,
教你贏得35歲世代的心
台灣100大影響力品牌調查》
一杯20元咖啡,
如何賣進米其林餐廳,
連星巴克都抄它?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