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下半年,東南亞金融風暴發生以來,由泰國開始,股、匯市急跌、急貶風暴,如龍捲風般,一路橫掃東南亞、南韓、台灣、日本、香港。

目前這股風暴還在持續著,並且擴散的範圍愈來愈廣。俄羅斯、拉丁美洲也紛紛受到波及,美國的新經濟是否也有可能成為泡沫經濟?(見九十四頁)一直被看好的歐洲是否進一步步上後塵?也是一個很值得觀察的議題。

之所以會急速蔓延,與整個世界幾個經濟體之間關聯、貿易依存日深有關。因此只要有一個東南亞國家「感冒」,南韓、台灣、日本、香港,另一個國家也會受到傳染。

為什麼全球會在短短一年內,相繼得到貨幣瘟疫?請看本期《商業周刊》特別企畫。〈見七十四頁〉在這個企畫專集中,有來自美國、日本、歐洲專家的看法。一些日本金融界人士甚至預測美股有可能在半年內暴跌。這一路而來的全球貨幣瘟疫,不斷後浪湧前浪,浪潮不斷,幾乎要讓全球投資人無處可逃,幾乎處處遭逢滅頂的困境。

投資人資產大幅縮水,產業家在股市每日急跌的狀況下,資產價值也大幅滑落。

產業成為風暴犧牲品

連台灣的半導體產業也成為亞洲金融風暴的犧牲者。遭逢產業景氣谷底的台灣半導體產業,是否有足夠的資金撐過可能延到明年的景氣復甦期,也是相當令人捏把冷汗的事情。

曾經是新竹科學園區的寵兒,半導體業卻在今年以來失色不少。然而走訪新竹科學園區,一間間還在虧損中的半導體工廠仍然不斷在擴建新廠。「半導體產業就是這樣,不管處於什麼處境,你必須不斷投資,」園區一名業者說。

風城的陽光亮麗地灑在園區一棟棟大玻璃窗鑲崁的廠房中,即使是週日的早上,廠房內仍有兢兢業業的工程師與作業員在默默地工作著。只是他們的心情何時能像窗外的陽光一樣炫爛起來?「半導體產業正經歷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打擊,」浩威證券在台分析師麥維特說。(見七十四頁)

儘管科學園區已因為一向最閃亮的星星(半導體產業)開始黯淡而似乎風華不在(見本期《商業周刊》第三十二頁至第五十二頁的封面故事系列報導),但是今年上半年園區產值還是比去年同期成長了近二八%。雖比不上三、四年前四、五成的年成長率,但比起去年的負成長進步很多。這是唯一由烏雲重重中,所析透出的曙光。

產業風暴幾乎是尾隨金融風暴而來,連服務業也難倖免。尤其一向是購物者的天堂香港,一家家名牌專賣店、日系百貨,相繼撤離中(見八十頁)。消費者再這麼緊縮日益羞澀的荷包,許多人擔心是否三○年代的經濟大蕭條、全球通貨緊縮的經濟危機,即將來臨?

許多分析師認為,台灣若像美國一樣,實施股票買回制度,可能會是振興台灣股市的特效藥。即使在歐洲,不少公司目前也正強烈期待可以獲准買回公司流落在外的股票。只是歐洲與台灣政府又有何顧慮?〈見八十八頁〉

《商業周刊》副總主筆康添財也為你發掘一件獨家內幕。根據康添財的報導顯示,層峰有意規劃讓劉松藩連任,只是年底選情難測,變數仍多。

日子越講越黑暗,但是生活還是要過。就讓我們面對問題、解決問題,好好活在當下吧。與你互勉之。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562期 1998-08-27

科學園區風華不再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