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的時候,當記者採訪企業新聞,我是在業界的公關對象,邀宴幾乎無日無之,所有的企業都期待我下筆時,壞事少報,好事多寫,可是我會因接受宴請而改變我的報導內容嗎?當然不會。所以我從年輕時,就質疑吃飯、應酬,到底能發揮多少功能?

所以後來我創業之後,為了做生意,為了爭取客戶,我使盡了各種方法,去接近、取悅客戶,但唯獨沒有喝酒、吃飯、應酬,我們是一家不喝酒、不吃飯、不應酬的公司。

這樣說或許不準確,我們會喝酒、吃飯,如果正好到了吃飯時間,我們會和往來對象一起吃飯,偶爾也會喝個小酒,但這絕對只是正好時間巧合,絕非刻意籠絡客戶的應酬,餐食也絕不講究,我們並不期待透過應酬做到更多的生意。

對國外來的往來對象,我們也會吃飯、喝酒,但這只是因為他們遠來是客,我們略盡地主之誼,更何況我們到對方的國家時,他們也會盛情接待,所以與外國貴賓聚餐,看起來更像是禮尚往來,而非應酬。

這樣的日子久了,我變成了住家宅男,每天晚上回家吃飯,不喝應酬酒,不吃應酬飯,不靠應酬聯絡感情。

我變成一個朋友眼中極為無趣的人,不主動邀宴朋友,朋友的邀請也能免則免,因為我不會主動邀宴朋友,可是如果我常接受邀宴,那我不就只是小氣,喜歡佔別人便宜的人嗎?只吃別人的飯,自己卻不請客,這種事我做不來,於是乎就閉門謝客,不太與外界往來。

對這樣的生活,我自己美其名曰:君子之交淡如水,我還是有朋友的,只是真正稱得上朋友的數目不多,但只要是朋友,就永遠是朋友,雖然沒有時常往來,但有任何事,只要一通電話,絕對情至意盡。

個人可以不應酬,但公司真的可以不應酬嗎?生意會不會受影響呢?這是長期困擾我的問題,我不斷尋找正確解答。

我的結論是:不喝酒、不吃飯、不應酬,是會影響生意的,有許多客戶習慣於喝酒,應酬,因此這種生意我們就做少了,或者就根本做不到。

而且我發覺需要應酬的生意,通常還附帶其他服務條件,可能要送禮、給回扣,這又是我們公司不允許的事,因此這種客戶或注定與我們無緣。

而因為我們不喝酒、不吃飯、不應酬,逼使我們更努力的做生意,必須把產品做到最好,必須把服務做到最徹底,這是我們唯一可以依靠的方法,我們只能以絕對理性說服客戶,幾乎用不上人情。

我們雖然不為做生意而應酬,可是我們會因為感謝客戶而吃飯,每年歲末年終我們都會邀宴我們的主要合作夥伴,感謝他們一年來的配合,這時場面是溫馨的,感覺是熱絡的,就像老友的聚會一般。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1520期 2016-12-29

美中經濟戰!台商衝擊大調查

69%擔心美中貿易戰開打!
51%認為台商會最倒霉!
39%回台意願增加……
台商告白:被中國修理 美國不見得會補貼
外資報告:電子業恐成重災區……
台積電、鴻海、大立光等被點名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