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小鎮,以美人、醇酒、甘蔗聞名,曾被《 讀者文摘 》評鑑為「最適合人類居住的地方之一」;好山好水,百年酒廠釀出的頂級紹興,日治時代還曾經進貢給天皇。以上描繪的都是埔里小鎮。

埔里,如今卻成為台灣的「黑鄉」。小鎮天空看似潑墨畫的景象,背後卻藏著你不知道的秘密——這些詩情畫意的朦朧效果,不是大自然的雲霧所形成,而是不折不扣的工業污染物「PM2.5」,又稱「細懸浮微粒」。

三月二十三日,我們抵達埔里,當日的PM2.5指標攀上最高級第十級(指標分十級,一到三級為安全),位在台灣中心點的埔里,PM2.5達到最高的第十級「紫爆」等級,螢幕上出現一個「黑心台灣」圖像。三天前,埔里的PM2.5即時濃度值從環保署的顯示系統看到「一○四」這個數字,「一○四」代表什麼意思?它代表此刻埔里PM2.5的濃度,是世界衛生組織(WHO)日均標準四倍。「這麼高的數字,代表吸進去的空氣可能會讓呼吸道過敏的民眾氣喘發作,甚至有引發腦中風的危險,」中興大學環境工程學系教授莊秉潔說。

第一站:南投埔里溪南國小
升空污旗八天,竟只有一天空氣「安全」

埔里溪南國小的師生從三月十二日升起了「空污旗」,來警示每一天的空氣狀況。

誰教他們這麼做的?他們全校師生在三月十日看完中國柴靜紀錄片《穹頂之下》,才發現PM 2.5對身體健康的影響這麼大。

告訴他們事情嚴重性的不是我們的行政院,也不是環保署,而是一個中國人。政府沒有告訴這些小朋友的是,從二○一○年開始,肺癌開始攀升為十大癌症死亡率之首,取代肝癌;更嚴肅的是,根據國民健康署在二○一一年癌症發生統計顯示,國民每四十七.五分鐘就有一人罹患肺癌,較二○一○年四十九.五分鐘,肺癌時鐘又加速了兩分鐘。

埔里從二○一二年開始就空氣惡化,PM2.5的年均值一直在三十之上,然而環保署去年十月才開始在網站上公布PM2.5指標,讓民眾可以較容易看到所處地區PM2.5的即時訊息。一直到第一面空污旗升起,我們才意識到連好山好水的埔里,空氣品質都亮起紅色警戒,整個台灣還有什麼地方能倖免?

原本一天快樂的到學校,升起的是中華民國國旗,如今小朋友還要升起另一面旗——空污旗;不可思議的是,能不能去操場跑步,騎腳踏車踏青,不是父母親或學校老師決定,而是要看空污旗的「臉色」。

溪南國小的空污旗有綠、黃、紅、黑四種顏色,紅、黑旗代表空氣品質很差,下課時間、體育課都不能進行戶外運動。從第一次空污旗升起,至我們到訪當天,只有一天是綠旗、一天是黃旗,剩下六個上學日升起的都是紅黑旗,換句話說,孩子們有四分之三的上學日時間都會吸入很惡劣的空氣。

如果他們在這裡上小學,接著國中、高中,他們至少要吸入這些具有劇毒的髒空氣超過十年。我們看到小朋友一張張稚幼的臉孔上掛著阻擋髒空氣的口罩,諷刺是,小朋友並不知道,臉上掛的口罩根本擋不了,即使醫療專業用的N95口罩,都不敢保證能擋住PM2.5的侵入,何況是一般口罩。

這裡的PM2.5不僅嚴重超標,甚至比工業區還嚴重。正午十二點,原本應該是刺眼的陽光已被霧霾吞噬,周遭灰撲撲,卻沒有水氣,我們的眼睛、喉嚨就像被異物入侵一樣,開始有搔癢的感覺,沉悶的空氣甚至讓你連大口呼吸都不敢。

「老師,我們是不是快要看不到藍天、白雲跟星星了?」溪南國小五年甲班吳念芸,疑惑的問著老師。

根據二○一四年環保署監測站PM2.5自動年均值統計,埔里在全台灣七十六處監測站,排名第七高,PM2.5年均值達三十五.三微克/每立方公尺,台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執行長楊澤民以世界衛生組織的標準推估,埔里一年有二百二十一天都是屬於空氣品質不良的情況。

「原來我們住在所謂好山好水的埔里,吸的空氣卻是全台灣最髒!」六年甲班余佩炘說。這群國家未來的主人翁,連吸一口乾淨的空氣,都是這麼奢侈,而孩子們不知道的是,他們吸的髒空氣正隱藏著致命的危險。

空氣髒,過敏的孩子人數也越來越多,在學校任職十六年的六年甲班導師吳朋就說,他一開始來溪南國小教書時,班上沒什麼過敏的小孩,現在呼吸道過敏的孩子,大約占 了班上三分之一的比重。

這裡大多數的孩子,念完小學,都還會在埔里繼續升學,總務主任高梅華說,孩子其實還有一大段青春可以讓他們去發揮,但以目前的空氣品質來說,埔里已經快變成一個很不適合居住的地方,對於成長中的孩子們來說很殘忍。

埔里不是一個單一現象。你從新聞上看到北京的上空,以為中國一定是全世界空氣最髒的城市,根據二○一四年世界衛生組織全球PM10(懸浮微粒)年均值排名,大台北、台中不如曼谷,中南部的雲林斗六、嘉義市、高雄市、台南市,排名還落在中國深圳市之後,高雄鳳山的排名甚至比廈門、泉州、廣州、福州還要差。

你以為只有中南部空氣很差?我們把二○一四年台北的PM2.5指標與世界衛生組織調查全球五百六十五個城市的資料對照,發現台北排名竟然只有五百五十一名的後段班名次,比印尼雅加達、馬來西亞吉隆坡、菲律賓馬尼拉還差。

PM2.5鑽進你的肺泡、血液,連胎兒都會受影響

有幾個數字,你一定要知道。

PM2.5,是工廠產生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及揮發性有機氣體等氣態排放後,在大氣中一面飄散,一面進行光化學反應,而形成的微小粒子。這種微粒的粒徑是二.五微米、只有一根頭髮的二十八分之一,就連能擋住SARS病菌的N95口罩,都沒法完全阻隔它。

每一天,人們呼吸約兩萬次,每一次吸入約○.五公升的空氣,一天下來就是一萬公升以上,相當於五千支兩公升寶特瓶的空氣;一呼一吸間,PM 2.5粒子也隨之進入你的體內,散布在你的呼吸道、肺泡、甚至是血液裡,埋下氣喘、過敏、智力衰退、胎兒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的種子,甚者更進一步引發肺腺癌、中風等心血管疾病。

台大公共衛生學院副院長詹長權說,在美國,如果有心臟病患求診,醫生多半會先問:「你從哪裡來?」因為美國心臟學會透過四百多篇論文進行辨證,已經通告各大醫院,「環境污染」不僅是心臟病的成因之一,「空氣污染」更內含一級致癌物PM 2.5。全世界都正視這項重大發現,並向空氣污染宣戰。

莊秉潔說,以往你的親戚朋友無預警式中風,都認為那是心血管疾病,現在的醫學報告會告訴你,空氣污染,也是造成中風的重要因子,因為吸入PM2.5,進入肺泡,進而流入血液,會造成血管收縮、血壓上升,甚至引發中風。

沒工廠、車輛少,埔里空污全是「飄來的」

但位於鄉間的埔里,沒有工業區、車輛比大都市少,空氣為什麼是最糟?PM 2.5從哪裡來?孩子們想知道,是誰把藍天變不見了?

不僅是埔里,位於濁水溪上游的南投竹山,二○一四年PM2.5自動年均值達三十三.六微克/立方公尺,高出世界衛生組織標準(十微克/立方公尺)兩倍以上。

甚至嘉義市的PM2.5自動年均值也達到三十九.四微克/立方公尺,全台灣排名第五。但嘉義市產業結構中,高達九一.一七%是屬於第三級產業的服務業,為什麼沒有大規模工業園區的地方,污染卻這麼高?

地球公民基金會副執行長王敏玲表示,空氣是流動的,高度、風向、重量決定了PM 2.5可以飄多遠,並不是今天污染在這邊產生,空氣就只會停留在這邊,它有可能飄到其他地方去。

彰化基督教醫院主治醫師葉光芃以美國加州為例表示,加州右方因有四千多公尺高山屏障,造成空氣惡化,同樣的,台灣中央山脈高度超過三千公尺,中部空氣的污染源碰到高山後不易擴散,只能一路往下,先重擊南投埔里盆地,擴散到彰化、嘉義,再結合另一個污染重災區——雲林的PM 2.5微粒後,往南邊又加入高雄重工業區,讓台灣中南部成為空氣污染受害程度最嚴重的地方。

美國楊百翰(Brigham Young University)大學教授波普(C. Arden Pope)以美國五十一大城市為樣本,得出一立方公尺的空間裡,PM 2.5的濃度每增加十微克,就會減損人類約七至八個月壽命,莊秉潔以此為基礎,推論目前全台灣工廠所排放的污染源,可能讓台灣人平均減壽十四至十六個月。

莊秉潔研究發現,台灣肺腺癌的發生率從一九八○年代的十萬分之八,提高到近年的十萬分之二十以上,增加至少一.五倍。

但台灣吸菸人口逐年減少,為何肺腺癌發生率逆勢上揚?甚至在十大癌症中,肺癌反向取代肝癌成為第一大死因?看來,PM 2.5似乎是原因之一。這個看不見的污染粒子,比你我想像的更會跑,更加毒,全台灣,無一倖免。

別以為PM2.5來自中國,其實七成是「本地自產」

除了花東宜蘭之外,全台灣PM 2.5的年均值,全部都偏高,「如果一切不改善,十年後,肺腺癌(每十萬人)的發生率可能會升高到三十人,」莊秉潔十分憂心。

PM 2.5微粒體積小、重量輕,它可以隨著風的吹動,從蒙古大戈壁遠道抵達台灣;中國燃煤後的微粒甚至可以飄過整個太平洋,讓美國加州的空氣品質下降,讓專家急得跳腳。

然而,根據莊秉潔的研究,這些從中國來的「不速之客」,只占台灣空氣污染成因約三成,剩下的七成,全是「MIT」——台灣本地自產、自相殘害。

每一天,當你發動汽機車、點燃一根菸,或是燃燒紙錢、稻草,放鞭炮、放煙火,你都在幫忙製造PM 2.5微粒;又或是,當風吹起了施工工地的粉塵、乾涸河床的揚塵,空中也增加了PM 2.5微粒;而最可怕的,則是石化產業、火力發電廠、煉鋼等工廠,貢獻了台灣超過四成的污染源。

位於高雄左營的文府國小,就是在地污染的最顯著實例。這個四周被工業區包圍的小學,是全台灣第一所升起空污旗,卻難以降下來的學校。

去年十月開始,只要空氣當中PM2.5超過四級,學校就會升起空污旗,同時廣播要師生們戴上口罩,這時候體育課也就會改為室內活動。「一個月上課天數也才二十多天,光是十二月,大概有二十天都掛空污旗,」文府國小英文老師柯慧娟說。

第二站:高雄左營文府國小
四周全被工業區包圍,一年好空氣天數「掛零」

文府國小,東北邊是仁武、大社工業區,西北邊是楠梓加工出口區,北邊是中油五輕,與學校隔一條街,孩子們坐在教室裡上課,抬頭往窗外一望,看到的不是藍天白雲,而是像怪獸一樣的龐然大物。

楊澤民指出,依照世界衛生組織標準,PM2.5日均值大於二十五微克/立方公尺即為「不良」;依此標準來看,高雄左營良好日數幾乎掛「零」,代表這裡一年中,沒有一天的空氣是好的。

除了PM 2.5指數常常超出警戒,附近的工業區,也經常在無聲無息中,排出有問題的氣體,孩子們常常課上到一半,窗戶外突然傳來惡臭。

五年級小朋友江罄妤說:「好幾次,雖然快速關窗,但我覺得眼睛很痛、身體很癢。」那是種類似魚腥味的惡臭,很多孩子聞到都忍不住噁心想吐。「我覺得呼吸這樣的空氣是一種慢性自殺,」五年十班的鄒詔功說。

「這些沒有公德心的工廠一直排放廢氣,排放看不見的敵人」、「請工廠不要再排放大量黑煙,請不要讓原本出太陽的晴天,變成被黑暗籠罩的陰天」、「我們同樣都住在同一塊土地上,為什麼高雄的空氣比較髒,真的很不公平!」孩子們在日記中寫下心中的憤怒!

為了自救,他們到環保局索取集氣瓶,之後還認真學習使用操作,去年九月以來,好幾次空氣中出現刺鼻、難聞令人作嘔的怪味道,他們馬上蒐集惡臭氣體送到環保局檢測。

孩子自救送驗,發現呼吸的竟是第二類毒物

原本環保局打包票,送驗的集氣瓶一星期檢驗結果就會出來,結果送了六瓶只有兩次有檢驗報告,其他幾乎音訊全無;其中一次的檢驗報告更顯示,當天讓全校師生作嘔的臭氣,是「二甲基甲醯胺」超標造成。

什麼是二甲基甲醯胺?這是環保署列管的第二類毒性化學物質,台大公衛系教授吳焜裕表示,二甲基甲醯胺是肝臟毒性物質,急性的暴露會引起肝臟的損傷,對成長中的孩子影響很大。

夜幕低垂,除了北高雄,南高雄臨海工業區的煙囪越晚越忙碌,此起彼落冒著各種不同顏色的煙,就算入夜,天空仍雲霧繚繞,抬頭灰撲撲一片什麼也看不到,更別說是星星。而被這些污染怪獸包圍的大林蒲兩萬居民,就跟著這四、五百根煙囪一起度過日日夜夜。

我本身不是過敏體質,也沒有感冒,但是在高雄大林蒲採訪時卻一直咳嗽不停,這時大林蒲鳳興里里長洪富賢說,「我們收衣服的時候,都要抖一抖,因為上面幾乎都會有一層灰,夜晚路燈下,你也會看到飄下來的煙霧金光閃閃,這都是含有金屬的煙霧,」一聽之下我很震驚。

長期在這樣的環境下生活,健康很難不受到影響。只見向晚時分,彎曲的小巷子裡,衣架上掛著洗過的口罩,三三兩兩的婦女,碰面時竊竊私語,仔細一聽才知道原來她們正在討論最近上醫院檢查的健康檢查報告。

「這裡罹患癌症的居民很多,也有很多人得肺炎或是中風,」洪富賢說。根據洪富賢統計,兩千位里民的鳳興里,從去年年初至今,就有九位里民罹癌過世,三十位里民得肺炎。

場景拉到台北,這裡是另外一種類型的空氣污染受害現場。

三百四十萬輛,這是大台北的概略機車數量,占全台總數約一千五百萬輛的近二三%,也造就台灣另類奇蹟——摩托車密度全球最高,平均每一百人就擁有六十五輛。

這麼多的機車,加上汽車、柴油公車與貨車等,一起在路上奔馳;幾年前,世界衛生組織就把柴油車燃燒不完全的廢氣列為一級致癌物,毒性與砒霜同等級。

台北盆地的先天地形讓這些廢氣不易擴散,導致PM 2.5指標超出國際標準。

第三站:大台北地區
十三年,東京空氣改善一半,台北卻還在變糟

想知道台北空氣的「國際競爭力」,葉光芃拿日本東京做對比。由於台灣直至去年十月才公布即時PM 2.5指標,因此葉光芃以官方公布、顆粒較大的PM 10(懸浮微粒)指標做兩地對照,一九九九年台北指標為四十四、東京四十五,當時台北的空氣還比東京略好;但二○一一年東京已經降到約二十,台北卻升至四十五,「東京空氣品質改善了一半,台北呢?」葉光芃質疑。

一九八五年九月,詩人余光中離開香港,到高雄定居,他見到煙囪對空氣的污染嚴重,在一九八六年二月發表了對空氣污染的控訴新詩《 控訴一支煙囪 》,如今接近三十年歲月過去,台灣的空氣污染問題沒有得到解決,反而有越演越烈之勢。

白雪皚皚的玉山,是台灣知識分子的精神象徵;天氣晴朗時,台灣前輩畫家陳澄波從嘉義老家便可遠眺玉山頂端的積雪。一九四七年初,陳澄波在嘉義老家畫下最後的作品《玉山積雪》,如今在嘉義市怎麼望也望不到玉山了。新任嘉義市長涂醒哲宣示要設計「陳澄波指標」,如果有一天從嘉義市區抬頭可以看到玉山,才表示我們的空氣得到大幅的改善,還我們一個藍天。

當被霧霾纏繞的北京,期待著以APEC藍為目標,從東京遠望富士山的「富士山指數」能見度越來越高的時候,我們期待的是什麼藍?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夠再看到玉山?

【延伸閱讀】PM2.5能滲透你的血液,全台灣都躲不掉

■污染來源
重工業工廠:火力發電廠、石化廠等
運輸廢氣:以柴油車為主的汽機車排放廢氣
天然污染源:火山灰、塵灰、揚塵
其他污染源:燒金紙、燒稻草、二手菸等

■第1站:散播
燃燒排放物以二氧化硫等形式飄到大氣中

光化作用》

■第2站:凝固
凝固為細懸浮微粒(PM2.5),只有頭髮的二十八分之一,被列為一級致癌物

溶於水》

■第3站-1:進入水循環
PM2.5若溶於水,則造成酸雨,讓水族類死亡、變種,灌溉的農作物含有重金屬,再被人類吃下肚,成為另一波傷害的循環

隨空氣飄散》

■第3站-2:吸入人體
隨空氣被吸入人體,路徑是鼻腔、咽喉、氣管、支氣管、肺泡。
顆粒較大的PM10在進入咽喉之前就會被擋下,粒子較小的PM2.5則會長驅直入,甚至直接進入血液

●影響:
1. 懷孕婦女吸入,除有早產疑慮外,也會增加小孩罹患「注意力缺乏過動症」(ADHD)的機率
2. 一般人吸入,罹患肺腺癌、氣喘、過敏、中風等心血管疾病機率增高,還可能智力退化。據統計,若每立方公尺濃度增加10,人均壽命減少6~7個月

整理:王毓雯

【延伸閱讀】台灣空氣糟,僅3成與中國有關
你以為台灣的空氣污染都是大陸霾害造成?
其實外來空污只有3成,剩下的7成,全是「台灣製造」。

【延伸閱讀】台北空氣品質,竟是全球倒數第15名
把台北的指數與世界衛生組織(2011)調查全球565個城市的資料對照,發現台北竟落在551名的後段班名次。

【延伸閱讀】高雄左營空氣,比深圳還糟!——亞洲各城市PM 2.5 濃度排名

■印度德里
年平均值(微克/每立方公尺):153.0
*全球空污最嚴重城市

■中國北京
年平均值(微克/每立方公尺):83.2

■中國上海
年平均值(微克/每立方公尺):52.2

■台灣左營
年平均值(微克/每立方公尺):42.2

■中國深圳

年平均值(微克/每立方公尺):32.5

■台北永和
年平均值(微克/每立方公尺):25.9

■韓國首爾
年平均值(微克/每立方公尺):25.2

■新加坡
年平均值(微克/每立方公尺):17.0

■日本東京
年平均值(微克/每立方公尺):15.8

■台東關山
年平均值(微克/每立方公尺):11.5

註1:城市挑選主要以鄰近亞洲國家及台商較多城市為主。
註2:依WHO標準,PM2.5大於25微克/每立方公尺即為「不良」,且1年不能超過3天;美國環保署則將PM2.5小於12微克定義為「良好」的綠燈。

資料來源:綠色和平2014年《年度城市PM2.5排行榜》、環保署、世界衛生組織
整理:蕭勝鴻

空污嚴重、能見度低,肺腺癌越多——高雄市能見度與女性肺腺癌發生率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1429期 2015-04-02

要命的空氣

PM2.5全台追蹤報導-
你的每一口呼吸,都在吸進一級致癌物

為什麼小孩的感冒一直都好不了?
為什麼肺癌成為台灣第一大死因?
大台北、台中空氣不如曼谷,台南和高雄比深圳更糟!
》一張圖告訴你,為什麼你逃不過空污魔掌
》7招教你杜絕PM2.5入侵
》全台76個地區,空污排名一次曝光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