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G瀕臨破產,我是特別有感觸。世界第一大保險公司,竟栽在倫敦的子公司手中,怎不令人唏噓。

十五年前,我寫過一本書《南山人壽蛻變之路》。這是在南山鼎盛時期,「台灣壽險界教父」郭文德擔任副董事長、梁家駒任總經理(現為中國平安保險執行長)、林文英任執行副總經理掌業務兵符。

透過這本書的寫作,我得以看到這家在上海租借地誕生的小保險公司,如何在戰亂中崛起,甚而稱霸世界。當年,美國人史達(Cornelius Vander Star)因為參加世界大戰因緣,被遣至亞洲,戰後以一萬美元在上海起家,成立產險公司。這位冒險家直到共產黨占據中國大陸,才將公司撤到香港,最後落腳紐約。當年他深耕中國,從胡適是他的好友,胡適死後AIG還捐錢成立紀念館,即可看出人脈之廣。

比起世界級的保險公司,AIG的發跡晚了半世紀,但因為海外布局得很早,所以國際版圖的擴展,特別亞洲部分,是其他公司望塵莫及。也因此,大膽布局、後來居上,成為世界保險公司的龍頭。

雖然花無百日紅,雖然我看到太多商場起落,但怎麼也沒想到,AIG帝國會有崩盤的一天。不禁問道:紅花被誰吞噬?

AIG、雷曼兄弟、衍生性金融商品……,巨人走過漫長歲月,最後被人性中的自大與貪婪吞噬。

貪婪,是商業社會中進步的動力,也是最後滅頂的殺手。

我們試圖剝開貪婪故事的一層層外衣。看看裡面包裹了什麼?

這期《商業周刊》,我們獨家突破摩根大通前交易部門副總裁何佩玲。這是外商投資銀行前高階主管首度出面揭發連動債不為人知的內幕。她說:「他(交易員)的工作是賺錢,而且是不管別人死活的賺錢,」設計連動債的都是投資銀行天才中的天才,只要客戶有一個帳戶,「就可以一直玩他,玩到他沒有東西可以玩為止。」他們買遊艇、買七、八十萬元的名表、收集豪宅。年薪百萬美元的比比皆是。

這些高薪的背後,我們看到不少弱勢而無知的投資人買了連動債,想的是多賺一點利息,他們不貪多,以為買到可以保本的商品,沒想到血本無歸。有人甚至自殺。

紅花,終究被貪婪吞噬。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1091期 2008-10-16

一個交易員的告白

投資銀行專門包養數學鬼才,他們到處套利;
30%的收益,投資人只分到7%,還要承擔所有風險……
這是由外商投資銀行、國內銀行、理財專員串起的超完美騙局。
她說:「交易員的工作是賺錢,而且是不管別人死活的賺錢……」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