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期間,我去了英國近三個月,因而缺席。這是我第三次到大不列顛,對於大英帝國的千年文化,有莫名的好奇,於是有這趟旅程。我在劍橋與倫敦待了近兩個月,繼之,搭火車往北到各城市與鄉間、小島。沿途所見,將於未來六週的「總編輯的話」分享。

對於英國人,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信任。我因為有國際學生證,所以在旅行時,不論參訪古堡、教堂等門票都可買學生票。奇妙的是,那張學生證幾乎沒被掏出來。我只要如此說,售票員就相信了,連抬頭看我一眼都不需要。儘管我的年紀不再花樣年華,但從南到北,走遍英國,沒有人要我拿出證明,沒有人懷疑我會說謊。我屢試不爽,覺得奇怪極了:為什麼英國人這麼相信人?

英國社會假設:多數人是誠實,只有極少數人會惡意騙人。事實上,整個社會行為也是如此,因此他們不浪費資源管理例外,不需要把每個人當小偷(當然被抓到,會被重罰)。

這與台灣社會非常不同,我們基本上假設,騙子處處,所以,就算你「一○○%像學生」、「滿頭銀髮」也必須透過證件才能取得優惠。於是,檢查證件是被社會認可的慣性。就算你是學生,忘了攜帶學生證,抱歉還是要成人票。於是,誠實的人必須隨時、不厭其煩的拿證件證明「我沒說謊」。

我從小到大,被檢查習慣了,到了英國,變得不習慣。

台灣社會,因為誠信行為不足,信任基礎不夠,檢查慣性也就不得不然。如果這代表,台灣人比英國更習於投機、說謊?

這是很讓人感傷的。

我回台北那天的飛機上,讀到讓人震驚的新聞,陳水扁先生召開記者會承認:「做了法律不許可的事,」這位前任總統說:「我的良心告訴我,不能夠繼續欺騙自己與欺騙別人。」

陳水扁涉及洗錢事件,我不置喙。

但是,前第一家庭的價值觀,屢屢挑戰誠信,是我最為痛心處。這期封面故事,我們由另一個新聞人物切入扁家庭:黃睿靚。

黃睿靚,四年前,還沒沒無名的一名女孩,卻傳奇的被捲入權貴與洗錢風暴中。 相關文章,由主筆林瑩秋與記者曾如瑩等聯合採訪報導。巧合的是,如瑩是黃睿靚的國中同屆校友。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1085期 2008-09-04

鋼琴與囚室

她出身鹿港的書法世家,從小立志當演奏家,指尖磨破了都要彈;但同樣的手指,在戴上「總統之子」的婚戒後,29歲的人生,開始變調……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